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8章 代价不小
  “红尘世界,一片蒙蒙雾。觅道觅道,自寻我,走千步,问谁好,风里路,是我前途!......”骑在马上,一路向前疾奔着,我不由自主地在那里脑补起这首歌来。

  “何人胆敢策马狂奔?酆都城内严禁骑马!”不知道策马跑过了多少座山,多少条河。我的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座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偌大城池,守门鬼卒见我毫无下马的意思,拔出腰间佩刀对我抬手喝道。

  “缉查司办案,闲杂人等回避!”我灵光一闪,从腰间摸出父亲从黑无常那里抢来的令牌,高高举在手上长喝道。

  “参见大人!”众鬼差见到令牌,纷纷退向两旁,单膝扶刀跪地齐齐参拜道。

  “你们有谁知道程真一现在何处?”我一提马缰,骏马一个人立之后停了下来,随后我问这些跪倒一旁的鬼卒们道。要想给鲁胜利的孩子改命,有两个人绕不开。一个是十殿阎君之一,第一殿阎君秦广王辉。传说他专司人间夭寿生死,统管幽冥凶吉。第二个则是判官崔钰崔府君,想要更改生死簿上的生卒年月,非找他不可!我对他们是两眼一抹黑,心里琢磨着上次见父亲,父亲曾经说过他现在在阴司办差,没准父亲能够帮我这个忙呢?

  “回大人,程主簿此刻想必正在秦广王府上差!”有一个鬼卒似乎是认识父亲,闻言连忙抱拳答道。

  “秦光王府在哪边?”我心说这真是瞌睡遇上了枕头,父亲居然在秦广王府上当差,那么待会见到他,正好让他带我去觐见!奈何我对阴司冥界半点都不熟悉,只有硬着头皮继续问这些鬼卒们道。

  “大人向东行数千里,自会见到秦广王府邸!”鬼差虽然心中犯疑,却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我的问话。

  “多谢!”我一拱手,调转马头就向鬼卒所指方位策马而去。

  “希律律!”一阵疾奔,直到我看见一团亮光在头顶泛起,这才遥遥看见一座城池出现在远处。我知道时间已经过了一天,这应该是鲁阿姨帮我点燃了蜡烛。我用马鞭使劲在马屁股上抽了一下,骏马发出一声嘶鸣,奋蹄向远处那座城池飞奔而去。

  “秦广王属地,谁敢放肆?”策马接近城门,一队巡城鬼卒发现了我的存在。列阵举枪挡在我身前之后,一个百夫长模样的鬼将出列大喝道。

  “缉查司办事,速速带我你见你们程主簿!”我一摸腰间令牌,将它高高举起喝道。我不知道黑无常身上这块令牌到底有多管用,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只有再度拿它出来试试了。

  “参见大人!”百夫长看见我手中的令牌,一个单膝跪地抱拳道。看来我又赌对了,父亲给我的这道令牌,权势不小!

  I1正…版!n首发3

  “免礼,速速带我去见你们程主簿,我有要事!”我将令牌收回腰间,一提马缰对那百夫长说道。

  “喏,大人这边请!”百夫长起身,走上前来牵起马匹的缰绳抬手虚引一下道。

  “老爸!”过不多时,百夫长便将我引到了秦广王府邸门前。出世令牌说明来意之后,门卒不敢怠慢,一溜小跑着就带我进了王府。一通七拐八转,我终于来到了父亲办差的地方。推门进去,我看着正伏案疾书的父亲喊了一声!

  “你小子怎么下来了?”父亲闻言一抬头,然后扔掉手中的毛笔问我道。

  “这不是有事么,父亲跟秦广王关系怎么样?混得熟不?能说得上话不?”我坐到父亲刚才坐的椅子上,左右扭动了几下身子问他道。阳间无爹可拼,我这是准备来阴间拼爹来了呀!只希望父亲和秦广王关系不错吧!

  “怎么?在上边惹事了?”父亲第一反应就是我惹祸跑他这里来躲风头来了。

  “我是那种惹事的人吗?再说了,在上头惹事了,跑您这儿来也不顶事不是?是这么个情况......”我起身翻看着房间书柜里的那些书,嘴里把鲁胜利家的事情对父亲说了一遍。

  “你是该你管的也管,不该你管的也管。知道阴阳有别,知道通灵是要付出代价的吗?混蛋,我养了你20年,你几时见老子为人通过灵的?”父亲听完,一巴掌甩我脸上喝骂道。这是父亲第一次打我,也是我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额,要付出什么代价......”关于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手摸着被扇得生疼的脸颊,我向后退了两步问父亲道。

  “一天一年,一天一年你知不知道。下来一天,你就会减少一年的阳寿!那家人和你有亲,还是有故?还是欠了人家天大的人情必须要还?啊?世上就你一个道士了?都死绝了?要你充这个大头蒜?”不问还好,一问父亲拿起桌上的鸡毛掸子对着我就是一通狠抽。一边抽打着我,嘴里一边呵斥着。

  “事出有因嘛,再说下都已经下来了......”我站在那里,也不敢躲避父亲的抽打,嘴里弱弱的辩解着道。我知道他是心疼我,一时气急了才会这样的。

  “踏马的,气死老子了。刚才你说啥来着?再说一遍!”父亲抽打了几下,见我不躲,一把将手里的鸡毛掸子扔到桌上问我道。

  “就是想问问您,跟那秦广王说得上话不的。要是能的话,能不能带我觐见一下。事情错都错了,我下也下来了,阳寿少也少了。再不把人家的事情办好,不是白少几年阳寿了么!”我走到父亲身后,替他拿捏着肩膀说道。

  “哈哈哈,老程,你家公子可比你会说话。办事也知道走个捷径,也知道变通。嗯,这一点比你强多了!”不等父亲说话,打门外进来一个身穿蟒袍,腰缠玉带,头戴金冠,面若冠玉的人来。一进门,逮着我就是一通夸!

  “还不快见过秦广王?”父亲对来人一躬身,拱手为礼的同时瞪了我一眼说道。

  “小子见过秦广王,祝秦广王万寿无疆,祝秦广王永远健康!”我闻言连忙后撤半步,跟在父亲身后躬身拱手为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