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9章 与父相见
  “免礼免礼!刚才,你说有事要去觐见我?现在我来了,有什么事情直说无妨!”秦广王对我出乎预料的客气,一摆手示意我坐下,然后含笑问我道。这是怎么个情况?难道说我老爹跟这个秦广王,交情已经好到了这个地步?我闻言反倒是不急着说事了,反而在那里琢磨起来。

  Q永;久免费看a小3B说+^

  “犬子不知利害,在阳世答应帮人更改命格,更是不知死活的擅自通灵下界。还望府君高抬贵手,帮他一次!”父亲用眼神隐晦地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别说话。而他则是替代我将来意向秦广王说了个明白。

  “你这个父亲不称职啊,在世时这些忌讳都没同他讲?”秦广王闻言皱了皱眉头说道。父亲在世是干嘛的,秦广王一眼就能看穿。加上父亲在他这里已经当差了不短的时日了,他对父亲就更是知根知底。在他看来,这些性命攸关的东西,是应该耳提面命时常叮嘱我才是。不过现在看来,似乎父亲并没有把这里头的道道对我讲清楚,又或者是压根就没同我讲过。

  “惭愧,本来也没指望着他能有多大道行。小时候教他那些手段,也只是怕他今后被邪祟所侵而没有丝毫防备的手段。谁料想这小子如今居然这么胆大包天,什么事情都敢接,什么事情都敢干呢?”父亲闻言有些羞惭的拱手说道。

  “想要帮人更改命格,光我同意了不行,这事儿还得经过崔钰。他那一关,无论如何是绕不过去的。毕竟他才是阴司冥府的总判,生死簿判官笔都在他手上。他不落笔,谁都改不了命格!”秦广王看了看我跟父亲,缓缓在那说道。阴司法令执行起来,比阳世更加严格。该谁的职责就是谁的,也别想推脱,但是也别想过界。打声招呼,递个纸条就能替代规矩的事情,在这里行不通。所以就算秦广王贵为第一殿的殿主,也不能越俎代庖去干本应是崔钰干的事情。

  “这事儿需要两位长辈大人点头,小子我是知道的。崔府君那里稍后再想办法,只要您点头了,小子这事儿不就成功一半了么?”我闻言抢在父亲前头对秦广王说道。说话时我没有称呼秦广王的官职,而是用了一个长辈大人来替代。这也是我有意为之,并非不懂规矩。我只是想借用这个称呼,看看能不能将自己和这个阴司大能之间的距离拉近那么一点点。

  “哈哈,你这小子比你爹油滑多了。这样吧,你能说动崔钰,老夫这里自然水到渠成。你若说不动他,那么你找老夫也没用。”秦广王闻言哈哈一乐,抬手指了指我笑道。

  “如此说来,长辈大人是答应了?”我打蛇随棍上的问道。都是牛掰的人物,不趁他高兴的时候把事情定下来,回头人不认账怎么办?我在心里如是想道。

  “答应你了,你下来一次不容易,这回还折了阳寿。我再不答应你,你爹不给我好好办差怎么办?哈哈哈,好了,你们父子如今相见甚难,本王就不在这里打扰了。稍后王府会送一桌酒菜去你府上,就当我给这孩子接风洗尘吧。”秦广王说完,起身走出了门外。

  “老爸你在这里混得不错啊!”等秦广王走后,我冲父亲嘿嘿乐道。事情一下子解决了一半,这让我感到很高兴。虽说接下来去找崔钰才是关键,可是事在人为嘛,总会有办法的。

  “不错个屁,你老子我现在是谨小慎微的做人。知道为什么人家对你这么客气不?那只是想卖你老子一个好罢了!知道为什么人家要卖你老子我的好不?算了,老子不跟你说了!”父亲敲了我一记爆栗,不露痕迹地看了看我刚才挨揍的地方,见没有什么大碍后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只不过很久不见,他如今居然学会了吊人胃口这一招,真是环境造就秉性啊!

  “老爸你就说说呗,还有啥话是我这个做儿子不能知道的?”我实在被父亲说的这半截子话给勾得不要不要的,于是上前给他捏着肩膀卖着乖道。

  “时机不到,你就别打听了。待会我们父子好生喝一杯,明日老子带你去见崔钰,看看他能不能卖给你爹我一个面子!老子说起这事儿就来气。老子多聪明一人,怎么就有了你这么个缺心眼儿的儿子呢?”老爸说着话,又在我头上敲了一记爆栗道。

  “不是说行善积德么,不是还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你儿子我这是在做善事,没准到时候补回来的阳寿,比折损的还多呢?”我嬉笑着在那对老爸说道。

  “你做个屁的善事,你这是逆天改命。这要搁在过去,你这就属于是触犯天条,是要被送去投畜生道的。知道朱罡烈么?没准他就是你的榜样!”父亲气不打一处来的对我说道。

  “朱罡烈?知道啊,不就是喝高了,想跟嫦娥约的那个天蓬元帅么?唉?不对啊,那不是西游记里的故事吗?老爸我读书少,你可不许骗我!”我闻言对父亲说道。

  “你知道个什么,真以为传说就仅仅是传说了?传说传说,有人传有人说的,才是传说。很多事情,都不是无的放矢的儿子。你没见过的,并不代表他就不存在。再者说了,真让你去写本小说。那些你没见过的东西,就算你脑洞再大,也绝对写不出来。说话,写文章,都要有一定根据的。真以为那姓吴的是在瞎扯淡?未必啊!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能分得清楚呢!”父亲将肩膀挪了挪,好让我按得更舒服一些。闭目享受了片刻,才开口说道。

  “不是在说我的事情么?老爸,咱们怎么扯朱罡烈身上去了!”我细琢磨了一下,忽然觉得和父亲的谈话似乎有些跑题了。随即开口,将话题重新引回正题道!对于那只猴子还有那头猪,我没什么兴趣去了解真假。我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鲁胜利他儿子的事情能不能圆满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