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1章 论道
  “劳烦通禀崔府君,秦广王府上主簿程真一来访!”次日,父亲便领着我来到了崔钰的府上。在门前对门子说明来意,递上拜帖之后,我和父亲便站在门前等候起来。

  “吱嘎嘎......”盏茶工夫,就见得崔钰府邸中门大开。随后就见得一个头戴乌纱,腰围犀角,手擎牙笏,身着络袍。脚踏一双粉底靴的俊朗男子迎了出来。

  “程主簿别来无恙,过府一叙又何须递什么拜帖?快快请进!”来人对父亲一拱手,又对我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说道。

  “还不见过崔府君?”父亲微侧过半个身子,对我吩咐道。

  “末学后进弟子程氏小凡,拜见前辈!”从父亲那里得知崔钰很讲究礼仪,我很郑重的对他行了三礼三叩的大礼,嘴中自称弟子道。崔钰是谁?道教大能中有他一席之地。所以严格说来,我自称晚辈已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了。

  “免礼,进府吧!”果然如同父亲所说那般,崔钰对于礼仪很讲究。先前见我,只是微微点头致意。如今见我居然用极其隆重的道教三礼三叩大礼相参,态度顿时亲近了许多。

  “正厅奉茶!闭府门,来者不见!”引着我们向偌大的府邸里走去,崔钰嘴中连连对左右鬼仆们吩咐道。

  “喏!”左右鬼仆齐齐躬身应道。

  “贵客不登门,登门必有事。程主簿,你我之间就不必太多客套,开门见山可好?”等我们进了正厅落座,待得廊下鬼侍奉上茶水之后,崔钰看着父亲笑问道。

  “也好,那我可就开门见山了。丑话说在前头,这事可能要你崔子玉违背一次原则。你若觉得无妨,我再说。你若觉得不行,那我还是不说了。”父亲冲崔钰一拱手,当真就开门见山将话题引到了我的事情上。

  “法理不外乎人情,你且说说看?成与不成,总要先让我知道个原委才能做决定吧?”崔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父亲再度笑道。他也不说成,也不说不成,反正就是要父亲先说事儿。

  “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父亲闻言,只有开口把我的事情对崔钰说了一遍。当然中间尤其强调了我是如何心善,如何想着救人等等高尚的品德。

  “你是想给那个孩子,更改命格?”崔钰听完父亲的叙述,放下手中的茶盏转而问我道。

  “是!”话已经挑明了,我索性斩钉截铁的在那里回着崔钰的话。

  “倒也不是不成,你之前在阳世,也算积德不少。只需要从你德行之中,将之前结的善因划去,就可以给那个孩子改一改命格。只是这对于你来说,损失似乎大了些。还有,你的阳寿,至今日可已经少了三年了。你不觉得,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值得么?”崔钰翻看着手中凭空出现的生死簿,找到了我的名字看着记载问我道。

  “同为道门中人,我才劝你一句的。有的事情,不是你能管得了的。凡事要懂进退,量力而为!”崔钰将生死簿合上,和声细气的对我说道。

  “道门中人,更应心怀慈悯,迎难而上。若遇世事皆视而不见,抽身自顾,那又修得哪门子道?大道三千,道法自然,府君有府君的道,晚辈亦有晚辈的道。”我冲崔钰一欠身,拱手答道。

  “府君面前休得放肆!”父亲见我跟崔钰顶起牛来,一瞪眼对我说道。

  “无妨!”崔钰抬手轻笑道。

  “天道渺渺,人道茫茫。何为天,何为道?敢问天下人,何为道?何为无道?”崔钰接着对我发问道。

  “道即为道,不合道即为无道。道可道,非恒道。道罚天,天罚人,人罚心,心罚万物。天道渺耶?人道芒耶?何为道耶?吾即为道,道即为吾,又何来飘渺之说!”我起身冲崔钰深施一礼,然后背手说道。

  “话虽狂妄,但是甚合我心。修道之人,当要迎难而上。心中有日月,则处处有日月。心中有星辰,则处处有星辰。道在人心,心之所向,便是你的道!你所请之事,我允了!”崔钰抚掌赞道。末了,居然就这么答应了帮孩子更改命格之事。

  “晚辈,多谢崔府君!”我闻言,喜不自胜地对崔钰长揖及地道。

  “生辰推后一个时辰,此子命格已改,大富大贵不可期,寿终正寝则可待。不知你,可满意否?”崔钰一抬手,一支沾了墨的毛笔出现在他手上。翻开生死簿,用毛笔在上面勾画了两下之后,这才抬头对我笑问道。

  “满意满意,多谢府君仁义!”我连连在那应声道。那孩子从一个短命的命格,一笔之间就变成了一个能寿终正寝的命格,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做人当知满足,贪婪不可取。

  “今日之事,我卖了你一个人情。来日,这人情可是要还的!”崔府君将生死簿判官笔收去,回头看着我的父亲缓声笑道。

  正“&版k首%"发》

  “今日事已了,来日事再说!”父亲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

  “老爸,你真是一个小小的主簿?”事已办了,告辞崔钰出了他的府邸之后,我狐疑地看着静默不语的父亲问道。

  “多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回去找秦广王,看看能不能帮你把阳寿补回来。好不容易积攒点儿阴德,你可好,一次全祸祸出去了。”父亲闻言一个爆栗敲我脑门上,甚是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

  “你儿子心善,不就是阴德么?我很快就能攒回来的!”见父亲不想说,我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揉了揉生疼的脑门,对父亲嬉笑着说道。

  “事情办完了就赶紧回去,记住了,今后再要管闲事,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人情人家能卖我一次,可卖不了我第二次。”父亲背着手走在我身前,走着走着,忽然停下脚步很严肃的对我说道。

  “知道了老爸!”我知道父亲说的全是肺腑之言,搀扶起他的胳膊,我郑重地对他许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