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43章 大善
  “官人可是感觉好些?”等鲁胜利喊来几个人,把我抬进泡澡的木桶中去之后。挥散众人,我咬牙让顾纤纤帮我推宫活血。几日身体维持着一个固定的姿势,让我浑身的骨骼都僵硬疼痛不已。要是不尽快将身上的经络,肌肉,还有骨骼都松动开,没准会落下什么后遗症来。顾纤纤一边使劲给我推拿着,一边柔声在我耳边问道。

  “好些了。”我坐在木桶里,任由里面滚烫的热水将我的身体烫得通红,随着顾纤纤推拿的动作轻缓地活动着自己的身体说道。

  “水有些凉了!”不几分钟,我就感觉不到水的温度,只觉得汗毛孔里在往外渗着一丝丝的寒意,我知道这是在阴间沾染的阴气作祟。随着寒意的渗出,我的身体又逐渐变得僵硬了起来,似乎是要被冻上了一般。

  “鲁大叔,麻烦加一些热水!”我张嘴向守在房间外面的鲁胜利喊道。

  “哦哦,好好!”鲁胜利闻言连忙应着声跑向厨房,揭开锅盖开始往桶里舀起开水来。不多会儿,一桶滚烫的开水就被分次加到了我洗澡的木桶里面。加过了开水,我这才再次感觉到身体重新恢复了感知。并且那些热水,再度开始中和起从我体内渗出的丝丝寒意来。

  “鲁大叔,多烧些开水。要是赶不及的话,拜托你去村里跟大伙儿说一下,我这桶里的热水不能断!”刚刚还觉得有些滚烫的水,不到几个呼吸就变得只有些温热了。我抹去了脸上的水渍,对鲁胜利说道。

  “好好,家里还有一锅开水,我马上喊人帮忙烧!”鲁胜利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嘴里答着话就往门外跑去。很快我需要大量开水的消息就被村民在村子里传开了,最先抛下活计开始烧水的,是其余那几家丢过孩子的家庭。他们知道,要是没有我,他们的孩子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被人贩子拐卖掉。二是被人贩子拐卖的途中,不幸夭折。对于我,他们心中心存感激。

  在他们的带动下,很快半个村子的人都行动了起来。大家挑水的挑水,劈柴的劈柴忙了个不亦乐乎。唯一一家没有动作的,就是鲁慈他们家了。他的父母坐在门口,冷眼看着其他人在那里忙活着,嘴里念念有词着什么。如果有人凑近了细听,就会知道他们正在说:死了才好,死了才好!

  在我通灵的这几天,这起拐卖婴儿的案件已经基本上水落石出了。据杀死鲁慈的那几个人交代,这件事完全是因为鲁慈率先起意,然后召集他们做的。至于他们是怎么从人家家里成功盗取婴儿的,说起来也简单,下迷药而已。下迷药和偷孩子的事情,主要是由鲁慈来进行。

  因为他是村里人,不管是人是狗,都对他比较熟悉。就算有人见他进了屋,也只会认为他是来窜门聊天的,根本不会怀疑到他是来偷孩子的。等他踩准了点,才会让那几个同伙在村外接应。由他把孩子抱出村,再交由同伙转移。而他本人,则是回到村里,给人留下一个始终在村里的假象。

  案情大白之后,全村的人都对鲁慈的父母进行了口诛笔伐。这些天他们听得最多的话就是:养不教父之过!有娘生没娘管!大家说得没错,事到如今,他们根本没有觉得自己的儿子错了。相反他们觉得,是我多管闲事,才会让事情败露在人前,才会导致他们现在的这种处境。

  甚至于,他们将鲁慈的死,也归结到了我的身上。这得道德底线扭曲到何种程度才会让他们有这种想法?还是那句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什么样的种子结出什么样的瓜!总之现在在鲁家进,要说有谁希望我死,非他们莫属!

  一桶桶开水源源不断地送到了鲁胜利的家中,又由鲁胜利接连不断地倒进了我泡澡的木桶里。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我终于彻底驱散了体内的阴气。而身上的骨骼和经络,也被顾纤纤给揉捏开恢复了正常。

  “鲁大叔,够了!”我浑身乏力地瘫在木桶里,冲满头是汗的鲁胜利露出一个笑脸道。

  “够了?大师你别怕麻烦了我们。烧点水不算个什么,要是不行我们接着烧。”鲁胜利是个实诚人。闻言第一个念头,就是我怕给大家添麻烦,从而伤还没好就选择了凑合。他不知道我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在他看来,一定是我为他儿子改命的时候受了重伤。

  “没事真没事了,大叔你先出去,让我先把衣服穿好!”我冲满脸关切的鲁胜利摆摆手,示意自己真的没事,然后对他说道。贫道有两个毛病,一个是睡觉认床,二个是不习惯在同性面前展露身体。鲁大叔站在这里不走,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起身穿衣服。

  “你都这样儿了,让我来帮你穿吧!”鲁大叔丝毫没有觉悟的站在那里说道。

  “别,我不习惯!”我苦笑着看着这个实诚的大叔道。

  “哎呀,都是男的,什么习惯不习惯的!”鲁大叔说话间就准备撸起袖子过来帮忙。

  /更/新X(最快6上v…

  “就因为大家都是男的,我才不习惯!”情急之下,我脱口而出!

  “额,那好吧!”鲁大叔闻言愣了一下,随后挠挠头,转身走了出去。

  “就让奴家,来伺候官人出浴吧!”等鲁胜利走出门外,一直在旁边掩嘴轻笑的顾纤纤一挥袖子将门关上。随后轻移莲步走到我身前,美目流盼的透过桶里的水,看着我的下半......身,说道!

  “大善!”我闻言很习惯的对她说道。

  “孩子怎么样了?”一刻钟后,我在顾纤纤的侍奉下穿戴齐整,这才推门走了出来。一看聚集在堂屋里对我翘首以待的鲁大叔和一些乡亲们,我开口问道。

  “打昨天起,孩子就逐渐在康复。你看,现在能吃能睡的。”鲁胜利的媳妇抱着孩子送到我面前,笑眯眯地说道。

  “好好儿生活,也不枉我为你下一次地府,听见没有?”我伸出食指,在孩子脸上轻摸了两下说道!

  “咯咯咯!”孩子看着我,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似乎是在回应着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