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2章 影子来袭
  “嘘,她刚睡着!”我推门轻轻走进病房里,许海蓉轻嘘了一声对我低声道。

  “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我绕着病房走了一圈,撩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然后回头轻声问许海蓉道。

  “没有,都挺正常的!”许海蓉打了个哈欠,起身活动着腰身道。

  “我就在门外坐着,有事喊一声就行。对了,符你带着了吧?”我用手指了指门外对许海蓉说道。

  “在这呢,你去眯一会吧,我盯着她就行了!”许海蓉扬了扬手,将那张藏在掌心的道富亮给我看了一下说道。

  我推门出去,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闭目养起了神。随着护士们交接班完毕,医院里也彻底安静了下来。一道漆黑如墨般的影子,此时正顺着医院的通风管道溜了进来。通风管道连接着病房里的换气扇,它每经过一间病房,都会停顿下来透过换气扇窥视一下病房里的病人。

  “嘶~哈!”影子很快就找到了程蓓所住病房的准确位置,它趴伏在换气扇前端,看着下面病床上的程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眯起眼睛,似乎在回味着什么。少女鼻息里带出的阳气,撩动着影子内心里最原始的欲望。它化作几缕黑雾,从换气扇转动着的扇叶中间飘进了病房。

  许海蓉将手搭在床头,正低头在那里假寐着,忽然就觉得身上一阵发冷。她抬起头准备起身活动一下散散瞌睡,却猛然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一道影子。她对面前这道影子并不陌生,因为她在视频中见过它。

  “嘶~哈!”影子等着赤红的眼珠子,将脖颈伸得长长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陶醉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陡然间化为虚无。

  “小凡!”许海蓉眼前失去了影子的目标,情急之下甩起藏有道符的手掌,在自己身体周围不停挥动着,同时嘴里高声喊着我的名字。

  “砰!”我正在闭目养神着,陡然听到许海蓉的叫声,站起来一脚将病房的门踢开就冲了进去。

  “啪!”许海蓉运气不错,胡乱挥舞着手臂,也能打中隐匿起来的影子。一道雷光闪过,空气中发出一声脆响,影子显出身形跌倒在地。它有些惊恐地看了许海蓉一眼,顾不得身上被道符打中的地方正在往外溅射着黑如墨汁的汁液,一个转身再度消失不见。

  “在那里!”紧随我身后进来的刑警一指走廊的地上喊道。影子虽然隐匿了身形,可是从它身上溅出的那些汁液却出卖了它的行踪。走廊的地板上,一滴滴如同的墨汁的汁液正随着它的步伐往地上滴落着。

  w

  “天元太一,精司主兵,卫护世土,保合生精,华衣绣裙,衣冠青巾,青龙左列,白虎右宾......”我追出门外,双手快速掐动指诀,口中急急念起杀鬼降魔咒。

  “唉你们大半夜的喊什么呢?还让不让别人休息了?”就在我并指成剑准备祭出杀咒的当口,一个护士打着哈欠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挡在那里就呵斥了起来。

  “嘶~哈!”走廊里忽然响起影子的吸气声,再看那个护士,瞪大着双眼,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就那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道影子兀地从她背后穿出,然后冲我们回头一笑。护士死了,她的阳气和灵魂被这个影子吸了个一干二净。而之前许海蓉给影子造成的伤害,此时已经全然恢复如初。

  “你们回去守着程蓓,我去追!”上前几步将护士的尸体平放到地上,我一回头冲跟在我身后的许海蓉等人说道。一只幽魂而已,真要面对面的硬刚,它不是我的对手。可是麻烦就麻烦在,这东西会隐身,而且看起来智商也不低的样子。我怕它来个调虎离山,将我们都引开之后,再回头去杀掉程蓓。

  “好,小凡你自己当心!”许海蓉知道他们跟着也没多大作用,停下脚步说完,带着两个同事转身就往病房跑去。

  “兹兹!”向前追过了一条走廊,一拐角走没几步,我头顶的日光灯闪烁了几下,发出两声电弧声之后,彻底的熄了!

  “跟我来这套?”我见状冷笑一声,伸手拔出腰间的金钱剑护在身前。

  “开眼咒!”忽觉一阵阴风袭来,我脚下一点接连向后退了几步,口中急速念罢开眼咒,对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幽魂一剑就斩了过去。

  “嘶哈!”幽魂一口阴气喷出,捂着肩上创口转头逃逸而去,只留下一只断臂犹自在地上不停蠕动着。幽魂逃逸之后,走廊里的灯光也恢复了正常。

  “嘭!”正当我弯腰准备捡起幽魂的那只断臂的时候,它忽然剧烈地膨胀了起来,然后发出一声响,炸得汁液四溅!

  我抬起脚步,避让开那些溅得四处都是汁液,仗剑缓步向前走去。幽魂被我一剑砍掉了胳膊,此时应该是躲在某个地方伺机疗伤。从刚才它的表现来看,它有极强的自愈能力。不过自愈的前提,是需要活人的灵魂和阳气来作为支撑。

  “想要疗伤,就必须要杀人。医院里这么多人,这下麻烦了!”我顺着走廊向前寻找着幽魂的踪迹,心中暗自想道。除非能对幽魂做到一击必杀,不然凭借着它本身的天赋,逃跑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最让人头疼的,是它逃跑之后的事情。每伤它一次,只要让它跑了,就意味着接下来肯定有一个人会死在它手上。而要想在这么大间医院里找到它,又谈何容易?

  “纤纤,帮我把它找出来!”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我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低喝一声道。

  “官人可算想起我了呢!”顾纤纤撑着纸伞,莲步轻移地出现在我身边,似乎有些幽怨的对我说道。

  “快去!”我伸手在顾纤纤素臀上拍了一记催促道。这个节骨眼上,谁还有心思跟美人儿调.情?我抬手轻嗅着手指的余香,在心中暗自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