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6章 暗查
  连续吻了这么几次,一直到顾纤纤身体变得凝实了一些之后,我才头一歪,人事不省地昏倒在她身上。

  “醒了?”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听见耳边传来了刘建军关切的声音。

  “我睡多久了?”我觉得身上酸疼无比,掀开被子低头看了看缠在胸前的绷带问他道。绷带上隐约带有一丝血迹,略微动动身体,都会觉得伤口处有一种钻心的疼痛传来。

  “四天,而且你不是睡,是昏迷。昏迷了四天,胸前两处伤口,再深一厘米,就刺到心脏了。而且你失血过多,造成了身体极度的虚弱。这几天,光营养针都给你注射了好几瓶。”刘建军帮我把被子盖好,起身揉了揉有些憔悴的脸说道。他已经在医院守了我四天,他生怕我醒不过来。如果真是那样,他觉得自己会内疚一辈子。

  “风平浪静了吧?”我呡了呡有些干涸的嘴唇问他道。因为我不确定,除了那个十八之外,还有没有十七或者十六什么的人物溜上阳间。

  “没事了,案子也结了,大家无功无过。毕竟,最后我们交不出凶手来。”刘建军拿起暖瓶倒了杯水,试了试温度,插了支吸管到杯子里送到我嘴边说道。

  “没事了比什么都好,你说呢?”我咬着吸管,喝了两口水润了润喉咙对他说道。

  “是啊,只有和它们交过手,才明白它们的可怕。这种功劳,我一辈子不立都行。说实话,我真心再也不想和它们打交道了!”刘建军等我喝完水,将杯子放回床头柜说道。他自打认识我以来,我每次出手都是手到擒来。这就给了他一个错觉,鬼也不过如此。可是这次,连一向顺风顺水的我都差点没命,加上许海蓉事后的描述,鬼在他心里的定位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医生说,你且还得养上个把月呢。你的医药费,局里帮你出了,你就安心在医院养着吧。还有,昨天顾翩翩给你打了个电话,我告诉她你住院了。”刘建军顿了顿,接着对我说道。

  “你告诉她干嘛?”我闻言问刘建军道。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刚说到顾翩翩,我就听见她的声音从问口传来。她似乎对于我的这句话非常不满,走到床边气鼓鼓地看着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那个,你们聊,我局里还有个会,就先走一步了。等你伤好了,局里会给你颁发一个见义勇为的证书,完了还有一万块钱的奖金。”刘建军见状迈步向门口走去,走没两步,他又停下来对我说道。

  “我去,话说我帮你不少忙了,这次可算是没白帮。”我闻言在那笑骂道。

  “钱我不要,你到时候就把那证书给我就行。”想了想,我对刘建军说道。

  “要不要随你,反正到时候我给你送来,怎么花你自己去安排。对了,这是在你身边发现的。我估计是你的东西,还给你!”刘建军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我,然后一拍额头从兜里拿出令牌扔到了我身边说道。现如今象我这种只要证书不要钱的傻缺,真心不多了。所以也难怪他会觉得意外!

  “说吧,为啥受伤了不告诉我?”等刘建军走后,顾翩翩坐我旁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问我道。她削苹果的刀工很好,等把皮削完,苹果就剩下当间儿那核了!

  “那个不是不告诉你,而是我都昏迷不醒了,想告诉你也没办法不是?”偷偷看了看顾翩翩的脸色,我有些弱弱地解释道。

  “没说你昏迷的时候,我就问你刚才为嘛说那句话。什么叫你告诉她干嘛呀?”顾翩翩闻言气急了,看着手里那个只剩下果核的苹果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一抬手将果核砸在我身上委屈的道。

  “额,只是随口那么一问。你学习多紧张啊?我再把这事儿告诉你,你还能安心学习么?你看,就跟现在这样。你一听到消息就过来了,又耽误不少课时吧?”见顾翩翩急眼了,我惟有哄着她道!

  “要你管,我学习好着呢,耽误不了!”顾翩翩闻言似乎是接受了我的解释,重新又拿起一个苹果在那削着道!

  正p版}M首l发J_

  “让你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地府,赏善罚恶司,崔钰端坐在案几后头问底下一鬼差道!

  “回使君的话,目前小的只查明,似乎有第十八层地狱狱长十八参与其中。”鬼差闻言低头抱拳答道!

  “记住,赏善罚恶司不得有人参与其中。一旦让我发现,等着他的下场就是魂飞魄散。稍后将这个消息,传给程主簿。那个十八,胆子不小啊!如果证据确凿,本府不介意拿了他!”崔钰冷笑一声对众鬼差们说道!

  “回使君,那个十八,已经被程主簿之子给镇压了!”负责查案的鬼差见崔钰有心追究十八,一抱拳在那回道!

  “哈哈哈,这回,隐藏在背后的那家伙,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把这个消息,也传给程主簿知道。”崔钰闻言眼角闪过一道精光,随后哈哈大笑道。

  “看来,他真是准备孤注一掷了。他这又是图个什么呢?”不等崔钰的消息传到,父亲早已经拿着探子回报的消息逐字看了起来。看完消息,他一拍桌子道!

  “阿兄还是顾及旧情,所以一直对他多有忍让。只不过近百年来,他已是越来越过分了。人间有养寇自重,想不到如今阴间,也出了一个养鬼自重的人物!此事还请真一多加探查,一定要拿住他的真凭实据,我才好在阿兄面前参他一本!”一个黑纱蒙面,身穿黑底描金袍服的女子,坐在父亲对面细声说道!

  “此事我必查个水落石出!”父亲闻言,起身拱手一揖道!

  “如此有劳了,若是他日能功成,真一便是首功!”女子见状微笑着点头道!

  “首不首功我不在意,我就怕我那个儿子,会被牵扯其中!你也知道,他是个爱管闲事的人!”父亲轻叹一声道。

  “你用心办差,我今日允你,保他寿终正寝如何?”女子闻弦音而知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