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7章 授法
  “顾纤纤?”趁着顾翩翩去帮我打开水的时候,我在心里轻喊了一声。

  “官人我在!”脑海里,传来了顾纤纤那熟悉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习惯了在心里和她进行交流,也习惯了她的存在。

  “你伤势如何了?”我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些问她道。

  “勉强能够寄居在官人体内,只不过怕是有些时日不能帮到官人了呢!”顾纤纤在我脑海中答道。被十八破了梦境,反噬给她带来的伤害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只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养着。

  “你好好儿养伤,等恢复了再说。”我听出顾纤纤声音里的虚弱感,没有再和她多说。只是嘱咐了她一句,随后也闭目养起神来。

  在接下来几天,顾翩翩对我是极尽温柔。当然,进步最大的当属她削苹果的技术。几天之后,她削的苹果已经能够剩下多半个,而不是光剩个果核了。对此我个人表示很欣慰!

  “我回去上课了,以后有事不许瞒着我。任何事都不许,听见没有?”我的伤势经过几天的调养,已经有了很大的起色。起码现在我可以自己下床上厕所,也能溜达出去找小护士们闲扯那么几句了。而顾翩翩的假期也即将结束,临走的那天,她很严肃的在那里警告了我一句。

  “谨遵懿旨,恭送娘娘回宫!”我闻言刷刷甩了两下袖子,一个千儿扎了下去说道。美人儿嘛,总是要想办法哄一哄,逗一逗的!

  “起克吧,本宫起驾了!”顾翩翩用手在我脸上拧了一把,然后拎着小坤包儿离开了病房。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送走了顾翩翩,我百无聊赖的独自在医院里捱过了一天。每当这种时候,也就是我最想有家,有家人的时候。晚上在医院食堂凑合了一餐,我早早便蒙头睡了。恍惚间,我似乎听见了父亲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老爸?”我在心中喊了一声!

  “别打岔,专心听老子说的话。你特么实力太差了,就连地府中一个不入流的典狱都差点搞死你。从今天开始,好好儿给老子练功。不过你要是想早点下来陪着老子,不练也行!”老爸的声音在我耳边训斥着我道。

  “好,老爸你说,我听着呢!”我闻言收敛心神在那答道。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老爸顿了顿,接着在我耳边念叨起来。

  “额老爸,你是准备让我修炼九阴真经?”我听着听着,就觉得这段话似乎在那里听过。细一琢磨,我打断了老爸的话道。

  “昂?特么的,都是你小子打岔闹的。害你老子我记岔词儿了,从头再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老爸听我这么一说,立马儿反应了过来。随后,迅速从九阴真经回到了道德经上。接下来,我一整晚都在老爸的督促下,修行着道法。一直到天蒙蒙亮,修炼才暂告一段落!

  “老子不可能天天来盯着你,你自己用点儿心。接下来每天阴阳相交的时候,记得修行刚才我教给你的那些东西。一定要刻苦修炼,帮助别人的前提是首先要保证自己能安然无恙,明白吗?别有事没事不务正业四处惹祸!”老爸打了个哈欠,在我耳边叮嘱着道。

  “知道了老爸,就是你不说,我也准备等伤好之后勤加修炼的。”我在心里对老爸说道。第一次是范无救让我没有还手之力,这一次是十八差点要了我的命,要不是那块令牌,我想我现在怕是头七都过了。有了这两次的经历,我真心觉得自己的道行太浅。遇上孤魂野鬼还可以应付,真遇上地府中那些稍有道行的角色,我这两下子根本不够看!

  “老子走了,对了,你丽姨娘对那套房子很满意。”老爸闻言语气缓和下来说道。

  “老爸要是短缺个什么,尽管托梦给我。”

  “你是老子的儿子,老子不会跟你客气的,走了!”

  “老爸!”我猛地睁开眼睛,嘴里轻喊了一声。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依然在医院里。

  “刚才是我在做梦?”我从床上翻身下来,拉开窗帘看着朝阳自言自语道。不过随后我就知道不是梦,因为我感觉到我的伤,一夜之间好转了许多。胸前的伤口,甚至已经开始发痒了。伤口发痒,代表着它在开始愈合。而之前我身上的那种酸痛无力的感觉,也已经消失无踪。

  “果然是老爸给我托梦了!”我看着冉冉升起的朝阳,嘴里喃喃道。

  “每天阴阳相交之时,记得修行我刚才教给你的那些东西。”我的脑海中回想着老爸的叮嘱,心中则暗自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勤学苦练,起码下次再遇上十八这种对手的时候,要有一拼之力。

  “道生一,一生二......”我双手抱元守一,双脚与肩同宽。双目微闭着,面朝朝阳呼吸吐纳起来!阴阳相交之时,就是朝阳升起,月亮尚未落下的那一段时间。此时太阳东升,而月亮还挂在西边还没有落下去,正合老爸嘱咐的阴阳相交之说。我决定从这一刻开始,努力修炼。

  不知不觉,我就站在窗前修炼了一个小时。等我睁开双眼,结束了今天早上的修炼之后。隐约间觉得自己身上的伤势,仿佛又好了半分。这种立竿见影的效果,让我心中一阵狂喜。

  R永久免费看;小#j说G$

  “昨日那篇功法,教给令公子了?”地府中,崔钰含笑问老爸道。

  “多谢崔府君,那篇功法已经教给犬子了。他日若有缘再见,我必让犬子对府君以师礼相敬!”老爸对崔钰深深一揖道。

  “我与令公子有缘,区区一篇功法,又哪里值得真一你如此郑重?”崔钰摆手笑了笑,将身子往旁边一让,不受父亲这一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