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59章 赴港
  “香港可不比这里,过去了别傻缺似的跟人犯愣。还有,万一真有啥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当天的庆功宴因为我的兴致不高而草草收场,第二天上午10点,刘建军就开着车到了我家,把通行证和机票交给我之后又叮嘱着道。

  “你看我是那种二愣子吗?”我接过通行证和机票,背起旅行包问刘建军道。我素来不是那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授人以柄的人,真要把我惹恼了,我更喜欢玩阴的。阴到你哭,然后人家还会说我无辜!

  “我也觉得你不是,不过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时难。该注意的地方还是要多注意一下,比如上街不要提着大包小包的,省得跟人起争执!”刘建军没少在网上看新闻,对于香港那边的情况是门儿清。虽然主流媒体一再强调港人欺负内地游客是偶发事件,可是偶发也是发生了不是么!再说了,我去你那儿消费,给你创造利益。你特么还不待见我,这是马铃薯配麦片粥吃多了,脑塞了还是怎么地?

  “知道了,低调做人对吧?”有感于刘建军发自内心的关心,我决定接受他这个建议。

  “我说,你够资格参加人大会吗?”上了刘建军的车,我忽然问他道。

  E`正Ug版aZ首●m发W

  “额,暂时不够资格!你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了?”刘建军将车向郊区方向开去,嘴里答着我的话道。

  “你努力吧,等哪天够资格了,去交个提案啥的。”我将车窗摇下来一点,呼吸着窗外清新不到哪里去的空气对他说道。

  “啥提案?你一封建迷信的残余,居然也知道提案?”刘建军闻言在那开着玩笑道。

  “提一提关于通行证的事情呗,你看哈,香港是中国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咱们的地盘儿。去亲戚家串个门,还得办通行证,多麻烦不是?这也体现不出一家亲的感觉来呀!”我琢磨着对刘建军说道。

  “你特么真是拿着卖花圈的钱,操着人大会的心!”刘建军有些啼笑皆非的冲我翻了个白眼道。

  车上了高速,一路疾驰而去。等进入江城市区之后,我忽然记起一事儿来。拿出手机,我就给顾翩翩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我要去香港治疗香港脚,过几天就回!

  “噗,算你乖,还记得我说的话!去吧,注意安全!”不多会儿,顾翩翩就给我回了一条短信。她知道我没事是不会出门折腾的,一旦决定出门就肯定是有事要办。她没有问我到底是什么事,只是在短信里叮嘱着我注意安全。短短一句话里,不仅包含了信任,同时也饱含了关心。

  “跟女朋友发信息通报行踪?”刘建军眼神贼尖贼尖的问道。

  “必须的!”我将手机揣回兜里说道。

  “哪个?”这厮问了一个让我牙痒痒的问题!

  “开车不许闲聊!”我冲他竖起中指,磨着牙说道。

  说起江城的交通,实在让人很是蛋疼。进城没多会儿,前头就堵了个严实。刘建军一边收听着交通台,一边开着GPS在大街小巷里左突右穿。花费了近三个小时,才把我送到天江机场!

  “得,我就送你到这儿了,知道怎么坐飞机吧?”将车停住,刘建军替我将车门打开之后说道。

  “滚!”我背起包,向候机大厅里走去道。

  “对了,记得帮我办理一个港澳漫游。快着点儿啊,我到了要打电话!”走没几步,我又停下脚步回头对刘建军说道。

  “老子欠你的?”刘建军咬牙道。

  “别忘了。我去维多利亚港洗脚去了,白白了您呐!”我回过身,背对着刘建军挥挥手说道。

  在一片国语夹杂着粤语的扯淡声中,飞机终于在香港降落了!下了飞机,我就按照昨天打来的那个号码回拨了过去。刘建军办事的效率很高,电话很快就被人接通,证明他已经帮我办好了港澳漫游。

  “边个!”电话里传来一句粤语。

  “那个......”一时间我搜肠刮肚的在那思考着,应该怎么和人交流的问题来。

  “程先生?”一听我说的是普通话,电话那边的男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是我,我到香港了!”我闻言连忙回答道。

  “你在哪里?我现在来接你!”人家听我已经到了,很热情的说道。我回头看了看机场大楼上写着的那几个繁体字,将地址告诉了他。

  “你先找个地方喝点什么休息一下,我到了给你打电话!”人家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程先生,我到了,你看见一辆白色丰田了吗?那就是我的车!”当我蹲在路边吃下第三支冰棍之后,就接到了人家的来电。

  “我就在你对面,那个吃冰棍儿的人就是我!”我一边咬着手里的冰棍儿,一边起身向几米之外那辆缓速移动着的白色丰田走去道。

  “你好程先生,我叫宋豪峰,是颜小姐的朋友。”车里的的男子扭头看见了我,连忙熄火下车迎上来说道。

  “能说说她有什么麻烦了吗?”我伸出手和宋豪峰握了握问道。

  “我们车上说吧!”宋豪峰替我把车门打开,然后示意我上车道。

  “其实,准确的说,我是颜小姐的房东。后来接触过一段时间,发现她这个人很有个性也很有想法,于是才慢慢变成朋友的!”上车之后,宋豪峰在那说道。

  “房东?她租你家的房子住?”我一边和宋豪峰搭讪着,一边透过车窗留意着路边那些比较有特点的建筑物。这个宋豪峰是谁,是干什么的,我一无所知。现在的我较之以前要成熟多了,成熟的代价,就是不再那么相信人。那些建筑物,是我用来当作参照物的。这样一旦有事,我就能凭着它们,找到正确的路线。

  “不是,她是租我家的铺子做茶楼的生意!”宋豪峰耸耸肩解释道。

  “好吧,相信我们以后有机会讨论她的创业史的。现在,我想你应该告诉我的是,她到底有了什么麻烦!”我丝毫没有闲谈的雅兴,于是我打断了宋豪峰的话,追问起颜品茗的情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