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4章 暗算
  “颜小姐茶楼开得好好的,为什么要退租呢?”在街上转了一圈,大致把情况摸了摸之后,我又去菜场买了些菜,然后才晃荡着回到了颜品茗租住的家中。房门没锁,等我推门进去之后,就听见宋豪峰在那里劝着准备退租的颜品茗道。

  “我的身体状况你也是知道的,现在我朋友来接我回去了。所以我想放弃这边的生意,回内地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这几个月,真的很谢谢你对我的关照。”颜品茗不急不缓的在那里跟宋豪峰解释着。毕竟来港几个月,宋豪峰对她还是多有照拂的。

  “颜小姐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体?如果你的身体康复了,是不是就不用回内地了?”听起来,宋豪峰似乎并不想让颜品茗离开香港的样子。在香港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从来就不用担心铺面会租不出去的,宋豪峰这般挽留颜品茗,究竟图个什么呢?觊觎她的美色?不像,因为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对颜品茗本人并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那种企图。我轻轻将手里的菜放到脚下,轻手轻脚的换上了拖鞋猜度着。

  “程先生回来得正好,帮我劝劝颜小姐留在香港发展吧。你要知道,香港毕竟是个国际大都市,留在这边总比回大陆更好一些。”听见推门的声音,一直专注于劝说颜品茗留下的宋豪峰这才发现我已经进屋了。见状,连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对我说道。

  “不要用老眼光看待大陆,说起国际大都市,北上广哪一个也不比香港差。还有,她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干涉。是去是留,全凭她自己高兴。不过我很感谢她在香港的这段时间里,得到了你的照顾。不如,中午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吧。”我闻言笑了笑,弯腰提起放在脚边的菜对宋豪峰发出了邀请道。说起大都市来,我想国内很多城市其实在硬件上早就已经不输于香港了,香港目前唯一的优势,仅仅只是在于关税。等到哪一天国内的关税和它相差仿佛,也就没那么多人过去买东西了。到那个时候,才是香港最艰难的时候。

  “是啊,留下来一起吃饭吧!”颜品茗站起身,也随之对宋豪峰发出了邀请道。她是个知道感恩的人,初来乍到之时,也是多亏有这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她才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在这边站稳脚跟。就算今后两人之间不存在生意上的往来,她也很想把这份友情保持下去。

  “这个,好吧!”宋豪峰看样子还想再劝劝颜品茗,闻言考虑了一下,这才欣然答应了我们的邀请。

  “程先生会做菜?”见我把菜提进厨房,然后在身上系上了围裙,宋豪峰笑问道。在香港,男人是很少下厨房的。因为那边多少还保留着以前的一些男尊女卑的思想传统。

  “略懂,很快就可以开饭了!”我丝毫没有那种,男做女工,到老不中的思想觉悟。一边摘洗着的蔬菜,一边对宋豪峰说道。

  “颜小姐身体抱恙,不如今天这顿,就由你我二人来做。稍后让颜小姐做评判,看看我们两个,谁做的菜更和她口味一些如何?”见我在那里操持着菜肴,宋豪峰搓了搓手掌好像技痒一般提议道。

  “好,我先做两个菜,剩下的再由你来做。”我看了看食材,估摸着做出4-5道菜应该没问题,随即同意了宋豪峰的提议道。有人愿意替我分担做饭的任务,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程先生的菜闻起来麻辣味十足,从嗅觉上来说更像川菜一些。我做不来口味这么丰富的菜肴,只做了一道原汁原味的白灼基围虾,你们尝尝跟内地酒店里吃到的有什么不同?”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很快,麻婆豆腐,鱼香肉丝,白灼基尾虾三道菜就诞生在我和宋豪峰的手中了。把菜端上了桌,又从冰箱拿了几罐啤酒出来,宋豪峰指着那道基围虾对我们笑道。

  “嗯,鲜嫩滑三个字你全占了!就凭这道菜,你都能去内地开酒楼了!”闻言我剥好一只虾,也不和他们客套,扔进嘴里就品尝了起来。等虾落肚,我冲等待着评价的宋豪峰竖起手指来赞道。

  “程先生做得一手好菜,是四川人吗?”吃喝了几口之后,宋豪峰抬手看了看表,然后问我道。

  “不是,土生土长的湖北人!”我喝了口啤酒答道。

  “湖北,我就只知道有个江城,那里有个黄鹤楼。除此之外,就孤陋寡闻了!”宋豪峰举杯对我示意了一下,然后一口将杯中的啤酒喝干道。

  “你很少去内地吧?和我一样,我也很少离开家乡去外地。至今,除了一个道教圣地,一条长江,还有几处温泉之外,我对我的家乡其实也了解得不多。”我将杯子里的啤酒喝掉,然后自嘲的在那说道。

  “你是从小就住在香港吗?”我替颜品茗剥了一只基围虾,然后随口问宋豪峰道。

  iY☆永m久;免…费看小说

  “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不过我的祖籍,在天津!据族谱上记载,早在一六二三年的时候,我的祖先就已经在香港扎根了!”宋豪峰抬起腕子看了看表,然后耸耸肩对我说道。

  “豪峰你有事么?怎么老在看表?”这已经是开始吃饭之后,宋豪峰第二次看时间了。颜品茗是个很细心的人,见状出口问道。

  “哦,没事,习惯性动作而已!”宋豪峰闻言将手放到桌上笑道。

  “你祖上那么早就来香港了?那个时候,香港应该还是一个小港口吧?”我接着问宋豪峰道。

  “是的,那个时候,香港还仅仅只是一个港口。弗朗机人开着大船,带着金银珠宝来和大明做贸易。开设教堂,贩卖军火,基本上都是在这里上岸。我的祖先,当时是大明北镇抚司驻香港百户所的百户,专司巡查稽捕之责。”宋豪峰用筷子拨弄着桌上的菜肴,嘴里缓缓说道。

  “锦衣卫?”我闻言追问道!

  “锦衣卫!”宋豪峰对我笑了笑,然后起身说道!

  “时间到了,故事,我们下次再讲吧!”他抬手看了看表,然后对我和颜品茗说道。再然后,我就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就那么趴倒在桌上人事不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