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6章 风水轮流转
  “为什么非要她来做这个祭品呢?”我看了看身边的颜品茗,问宋豪峰道。

  “因为她是熊猫血!而里面的那位,也正好是熊猫血。所以只有颜小姐的血液,才能唤醒门后边那个一直在沉睡的看门人。”宋豪峰指了指颜品茗,又指了指我们身后的那道石门说道。

  “难怪当时租你铺子的时候,你会问我要健康证明,原来你是要看我的血型!”颜品茗这个时候恍然大悟了!

  “只怪你运气太不好,那么多铺子可以租,却偏偏选中了我这一间。或许,是我的祖先在冥冥中保佑我吧。几百年时间过去了,我的先辈一直没有找到身怀熊猫血型的人来打开这道石门。以至于多少代人,眼睁睁看着地下有数之不尽的金子,却要过这种艰难的生活。祖先显灵,到我这一代,终于让我遇上了你。”宋豪峰眼含着热泪在那里激动着道。他还年轻,有了钱他就能肆意人生了。他仿佛看见自己正躺在迪拜的庭院里,享受着那些阿拉伯女郎们的服侍。

  “门后头那位……”我想问他,那个所谓的看门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是当时追随我祖先的一位食客,具体的说,颜小姐身上的这个咒,就是从他手上传下来的。当时为了获取我祖先的信任和器重,他主动将这道咒交给了我的祖先。”宋豪峰抬手看了看表,然后对我说道。

  “然后等地宫挖好之后,他又自愿留了下来,替你的祖先看守门户?他还真是忠心耿耿!”我哂笑一声说道。愚忠的人有,但是愚到这种地步的人,还真不多见!

  “不,是地宫挖好之后,我的祖先杀了他。因为另外一个食客告诉我的祖先,炼制一具僵尸来守门,比任何的机关都要来得稳妥。而且那个食客还告诉我的祖先,他有一种秘法,可以保证这具僵尸不会伤害到今后前来开启地宫的人。”宋豪峰摆了摆手指对我笑道,脸上的笑意似乎在为我猜错了结局而展开。

  “这个秘法关乎于她身上的血液对吧?”我似有所悟般看了看颜品茗道。

  “聪明!只要将颜小姐的血液涂抹在身上,让我带有那种特殊血液的味道,那么里面的看门人,就不会对我造成威胁和伤害。当然,在这之前,我得把颜小姐的血液通过那条地沟输到门后边去。因为根据族谱的记载,看门人现在应该正跪在门后,头顶上压着一根巨大的门闩才对。只要颜小姐的血液通过那条地沟流进门后,然后接触到看门人的身体,他就会起尸。”宋豪峰从身上摸出一把薄如蝉翼的手术刀,又指了指石门对我说道。

  “起尸的时候,看门人会站起来。然后借助他起身的力量,将那道门闩顶开。这样的话,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然后你再进去,想办法将里面的黄金运出去。是这个意思吧?”我瞬间明白了地宫里机关的关键所在。

  “你真是一个聪明人,辛亏我将你诓到这里来了。要不然颜小姐失踪之后,你肯定会来找我的麻烦。对了,忘了问你,颜小姐有跟你提起过我吗?”宋豪峰用手指夹着手术刀,说着话走到颜品茗跟前,忽然停下脚步问我道。

  “没有,在你打电话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有你这么个人存在于世上!”我看着宋豪峰手里的手术刀,把身上的锁链挣得叮当乱响道。

  “我真是多此一举!早知道,就不自作主张把你喊来了。不过也好,看你跟颜小姐关系不错,待会做一对同命鸳鸯也好。”宋豪峰一拍额头有些懊恼道。

  “喂,你挣不开的。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正在我拼命挣扎着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

  “什么交易?你特么还没死呢?”我又挣扎了几下,眼瞅着宋豪峰就要去割开颜品茗的手腕了,在心里急切的对那个声音说道。那个声音我很熟悉,正是之前被令牌收押了进去的十八。

  }c正)版9首(c发

  “你不回地府交令,我始终会在令牌里关着。做个交易怎么样?你放我出来,我帮你解决了这小子?”十八不紧不慢的在那里说道。他知道我会答应他,因为现在除了他没人能够救我和颜品茗了!

  “成交!”我一咬牙,决定赌这家伙言而有信!

  “怎么把你放出来?”我挣了挣身上的锁链,心中急切的问道。

  “心里想着令牌,然后默念一声赦就可以了!”十八也察觉到了我的急切,当即没有多说废话,将怎么操纵令牌的方法告诉了我!

  “赦!”我努力使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脑子里勾画着令牌的模样,心中默念了一声赦!

  “噗!”一道黑影令牌里冲天而出,随后一道剑光闪过,削断了宋豪峰拿着手术刀的右臂!

  “你……啊!”宋豪峰只觉得身上一轻,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右臂已经齐肘而断。直到一股鲜血飙到石门上,顺着石门滴落到地沟里,他才吃痛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

  “风水轮流转,呵呵呵!”我看着断了一臂的宋豪峰,快意地大笑道。

  “没有她的血做引子,里面的僵尸会毁了这里的,混蛋!”宋豪峰左手死命掐住断臂上的创口,控制着失血的速度对我怒吼道。

  “关我屁事!喂,快帮我们把链子解开!”我无视宋豪峰的愤怒,扭头看着持剑而立的十八喊道。

  “风水轮流转,呵呵呵!”十八转过身子,用剑尖指着我笑道。

  “砰,砰砰!”就在这时,石门内忽然传出几声巨大的撞击声。不几下,石门就已经龟裂开来。又几下,石门砰地一声被撞得四分五裂。隐约间,从门口蹒跚着走出一只衣衫褴褛的僵尸来。

  “要么把我身上的锁链解开,要么你去干掉那家伙。两条路你选一条,不然大家一起死!”急切间我决定再赌一把,刚才十八不是说释放他只需要默念一声赦么?我决定接下来他要是想反悔,我就念一声缉试一试。

  我的念头乍起,就见令牌从腰间钻了出来,随后悬浮在半空打起了旋儿。一条条锁魂链,此刻正从令牌中窜了出来直奔十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