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68章 断子绝孙
  “啊,还是回家舒服。算你有心,把我的房间保持着原样!”离开了香港,我带着颜品茗回到了小城。一进别墅,她就急匆匆跑到二楼推开自己以前住的房间倒在床上说道。殊不知,我是压根都没对房间进行过打扫,当然也就和她离开之前是一模一样的咯。

  “那是,说了这间房留给你,当然要保持原样了!”我闻言连忙恬不知耻的在那里答道。想要和美女搞好关系,有时候就必须说些口是心非的话。

  “看在你表现不错的份上,姐姐我决定给你一个奖励。说吧,想要什么?”颜品茗从床上翻身起来,伸手抚了抚身上的裙子问我道。

  “这个,还是不用了吧!”我眼神鬼鬼祟祟的瞅着她腿上的黑丝说道。

  “说吧,想要什么奖励,只要姐姐拿得出来!”颜品茗走到我眼前,在那里转了个圈儿说道。那飘逸的长发和翻飞的裙裾,还有那双结实的大长腿,无一不令我心驰神往。

  “那个,真的可以么?”我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湿湿的,一伸手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纸巾,团了团塞住鼻孔跃跃欲试道。

  “噗嗤,你想要什么小坏蛋......”颜品茗瞅着我鼻孔里的那团纸,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随后逼到我身前,一手越过我的脖颈,撑在我身后的墙上问我道。哎玛,这是准备和贫道玩壁咚的节奏了咩?我心如鹿撞的想道!

  “师兄,师兄?师兄在家吗?”就在贫道准备让颜品茗称心如愿的档口,打楼下传来一连串的喊声。

  “你妹妹的,谁啊?”我拔掉塞住鼻孔的那团纸巾,看了看上面沾染的淡红,一咬牙转身向楼下走去道。

  “我,是我。师兄都住上豪宅了啊!真不错,花了不少钱吧?”来人正是从未联系过的那个张道玄!等我将玻璃门拉开,他便窜了进来四下里打量着说道。

  “你怎么来了?”我皱了皱眉头问他道!对于这个半桶水的神棍,我素来是敬而远之的。

  “我早上吧先去了师兄的那间铺子,完了隔壁那个干洗店的老板告诉我你好几天没开门了。完了再一打听吧,才知道师兄住这儿了。好家伙,我又不会骑车,这让我一通好走!”张道玄东扯西拉着,走到沙发边上一屁股坐下去自顾自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你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有事说事,别在这儿瞎耽误工夫!”我坐下来,掏出一支烟点上后对他说道。

  “既然师兄这么热心,那我就说了!”张道玄搓了搓手,坐在那里赔笑着道。我X,什么就是我热心了?我深深感到了张道玄脸皮的厚度!

  “这不是,几天有人给我介绍了一活儿么!”张道玄开口在那里说着,说话间还不停拿眼瞅着我的脸色!

  “啥活儿?你给人弄砸了吧?”我看着他冷笑一声问道。就凭这货的那两下三脚猫功夫,弄砸了不稀奇。成功了才是出乎意料的,我始终坚信这一点!

  “我也知道我这两下子,师兄瞧不上眼!可是这回,师兄我给你说,这回的我遇上的东西可不一般!我思来想去,实在是没招儿了,这不才来麻烦师兄,看看你能不能抽个时间帮我这个忙么?”张道玄有些心虚的看着我道。

  “怎么个不一般?说来听听?先说好,帮不帮的另说啊。我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忙得很!”说实话,我对张道玄的事情真心不想掺和。只不过人家都进来了,我也不好再将人家往外赶。考虑了一下,我决定先听听他接的活儿,到底是怎么个不一般。

  “也就是熟人托熟人给我弄的这档子破事儿,说是他一朋友的儿子,结婚好几年没孩子。这好不容易怀上了,却生出个不健全的婴儿来。听医院的人说,那孩子就跟没足月的胚胎一样,浑身都畸形着。”张道玄喝了口水,接着说道。

  “是不是那家的孕妇,在怀孕的时候吃了什么药物导致孩子畸形了?又或者,孩子压根就是没足月就生出来了!毕竟现在好多人,都会选择一个黄道吉日来生产,也不管孩子到底是不是在肚子里养足十个月了!”我闻言在那猜测道。这事儿不少见,曾经在2000年世纪之交的时候,就有很多孕妇选择了提前把孩子剖腹产出来。为的仅仅是想让孩子的生日在2000年的1月1日那一天。

  当时还有很多报纸在那报道,说有多少世纪宝宝出生了。殊不知,早产儿打出生那天起,身体里就会埋下一些隐忧。从科学上来说,是孩子的脏器没有发育完全。从玄学上来说,就是孩子投胎的时辰还没有到。曾经有一篇课文叫做拔苗助长,当然现在改成揠苗助长了。大家都学过,道理也都明白。可是到最后,还是有不少人在干着这样的蠢事!

  “我当时也是这么跟人说的!可人家说,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人家打怀孕起,就按时去医院进行产检。生孩子也是按照预产期来的,压根就不会存在什么早产的问题!还有,孕妇怀孕期间,连个感冒都没得过,更别说吃药了!”张道玄放下手里的水杯,将身子凑到我跟前说道。

  “那得找医院检查啊,找你有个屁用?”我扔了一支烟给张道玄说道!

  看p^正)版z章0(节%上f!

  “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啊!可人说什么?人说那孩子生下来三天,就会说话了。说得最多的,就是那句:断子绝孙!”张道玄接过烟,点着了深吸一口道。

  “我当时一听,这不是鬼上身了么?按理说小孩子出世的时候,元气未散,寻常鬼魅哪里近得了身的?这都上身了,这得跟人有多大仇,多大的怨呐?于是我就跟着那朋友去看了看!”张道玄说到这里,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你去看了之后呢?”听到这里,我对张道玄的事情有了点兴趣!

  “我去了之后......”张道玄手一哆嗦,一截烟灰掉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