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0章 鸠占鹊巢
  “那我有什么好处?”听完张道玄的叙述,我将手里的烟蒂掐灭了问他道。他是为了那100万,我为了什么呢?就凭他喊句师兄,我就白给他帮忙?刘建军那是交情在那里摆着,可我跟张道玄又有个什么交情!

  “额!我分师兄10万?”张道玄闻言伸出一根手指来说道。

  “事情我去办,你在旁边看着。完了我得10万,你得90万?慢走,不送!”我一挥手对张道玄说道。

  “要不,20万?”张道玄咬了咬牙,又竖起一根手指来说道!这件事他要能拿得下,决计是不会来找我的。问题是他现在拿不下,还想占酬金的大头儿,当我傻么?

  “赶紧走,再不走别怪老子关门放狗了!”我起身冷笑一声道。

  “别,师兄说个数吧!”张道玄闻言颇为心虚的冲屋里四下看了看,半晌没见着有狗出来,这才凑我跟前说道!

  $@永{久(免费看小d说!,

  “这100万,九一分成,我九你一。干,我们就出发。不干,你哪儿来的还回哪儿去!”我冲张道玄竖起一根手指说道。颜品茗想把品茗小筑盘回来,现在手上的钱又不够。我琢磨着这一回,一把帮她把资金给挣到位咯!唉,我就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额!”张道玄闻言有些不乐意!

  “我去帮你把问题解决了,你还能落下10万。我要是不去,你没准一分钱都落不着。要不,你自己去解决了,我半毛钱都不要你的!”见这货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我抬手把他往门外推着道。

  “别,别,就依师兄的。我一你九,我一你九!”张道玄转念一琢磨,是我说的这个道理。他这就等于是跑个腿就干得10万,这生意做得。于是连连在那点头,将我的条件应承了下来!

  “是这100万,我九你一!”我又重申了一遍!

  “这100万......师兄,你别告诉我,你还想讹人一笔!”张道玄这回听明白了,贼眉鼠眼的凑到我身边悄声问道!

  “怎么说话的呢,什么叫讹人一笔?我是明码实价,想要一劳永逸,就得多出点钱。要是只想解决这次的麻烦,100万就够了!”反正有钱人的钱不挣白不挣。再者说来,如今的有钱人,哪个敢说自己的钱上没有染尘埃的?我凭劳动挣他们的钱,理所应当!

  “说漏嘴了说漏嘴了,你我师兄弟二人,今日便大展神通,挣它个盆满钵溢!”张道玄闻言一副了然的模样,冲我挑了挑眉毛说道!

  “是我今日大展神通,挣它个盆满钵溢,关你吊事?”我很严肃地纠正着他道!

  “是是是,师兄大展神通!”张道玄丝毫没有觉得尴尬的冲我挑起大拇指说道。恍惚间,贫道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荣登九五,此刻身边正站着一个阿谀奉承的大太监一般!

  “师兄要是方便,现在咱们就出发?”可劲儿的拍了我一通马屁,完了张道玄才开口说道。

  “等我一会儿!”我闻言让他等在一楼客厅,自己则是麻溜儿的上了二楼。推门进了颜品茗的房间,把事情大致对她说了一遍。完了回房收拾了一沓道符,带上金钱剑和令牌之后这才转身下楼跟张道玄出发。

  “哈哈哈,王老板,我把我师兄给请来了!”租了辆的士,一路疾驰着直奔江口镇。等我觉得自己的腰间盘都快突出的时候,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下车之后,张道玄凭借着记忆,带着我沿着郊区的小路七拐八绕的找到了王建设的家。推门进去,他就在那洋洋得意的喊了一嗓子!

  “我公公不在家......”喊声刚落,打里头就走出一抱着孩子的少妇来。只是这句词儿,听在贫道耳朵里,怎么就觉得那么暧昧?

  “这个,你男人呢?”张道玄瞅着少妇怀里的孩子,眼神缩了缩,紧接着往后退了两步问道。

  “他跟我公公一起出去了,两位在院子里坐一下吧,他们马上就回来了!”少妇伸出手指,逗弄了一下孩子道。孩子是丑,也长得不像人样。可怎么说,都是她的孩子。哪里有做母亲的,嫌弃自己孩子的道理?

  “要不,师兄咱们在这里等一会儿?”张道玄抬头看了看天色,完了指着葡萄架下的藤椅对我说道。

  “那就叨扰了,我们在这里等等!”闻言我对那少妇笑了笑说道,同时不露声色的瞥了她怀里的孩子一眼!孩子的眼睛和我对视着,露出了嘴里的尖牙。那根小舌头,甚至还在嘴唇上舔了一下。

  “孩子饿了!”我看着那个孩子,冲他冷笑了一下,然后对少妇说道。

  “我的小祖宗,知不知道妈妈很怕给你喂奶呀?”少妇闻言脸色变了变,然后轻轻颠了颠襁褓里的孩子对他说道。

  “那你们在这里坐一会儿啊,我回房去给孩子喂奶!”有心不喂,可是却心有不忍。少妇最终还是决定抱孩子进屋喂奶给他吃!

  “你去忙!”我嘴里说着话,手上对那个孩子做了一个捏死他的动作。我已经可以肯定,这不是普通的鬼上身了。这个孩子,应该在还是胚胎的时候,就被恶鬼占据了身体。如果不是他长得太过异样,我想没人能够发现这个孩子其实已经被恶鬼鸠占鹊巢。嗯,用玄幻一点的词语来解释,这就是所谓的夺舍!

  “小乖乖,不许再咬妈妈了听见没?他们都说你是怪胎,可是妈妈不这么认为。不管你长得再丑,也是从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妈妈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快吃吧!”走进屋内,小少妇将衣襟解开,轻声对怀里的孩子说道。

  “啊!”孩子看着她,然后一口咬到了眼前的凸起上。小少妇疼得打了个哆嗦,然后掩嘴控制着不让自己的呼痛声传出门外!一滴滴血液,伴随着奶水流入孩子的口中。孩子吧嗒着满是利齿的嘴,吃得很是香甜!他每吸一口,小少妇都会抽搐一下。不几口的工夫,她的额头上已经疼得满是汗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