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2章 断子
  “你别这样儿啊,你还年轻,拿着钱再找一户人家儿。找个老实男人,再生一个孩子,总比养着这个怪物要好!”王建设的儿子将头埋得低低的,嘴里对这个陪了自己三年多的女人说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个女人是他当初卯足劲儿追到手的,走到今天这一步,他也不想。可是不想归不想,在现实面前,能不低头的又有几个人呢?

  “这话是你这个当爹的该说的吗?孩子长得再丑,也是我们的孩子。外人怎么嘲笑他都没关系,因为嘴长在别人身上。可是就连你都说他是个怪物,你让他以后还怎么做人?”小少妇抹掉了眼泪,抱着孩子走到这个目前还是自己丈夫的男人跟前呵斥着他道。

  她怒了!自打有了这个孩子之后,公公和那个年龄是自己姐姐的婆婆对他冷嘲热讽,她忍!今天自己的老公要跟她离婚,她也忍。可是为了这个孩子,她怒了!她还不到20岁,可现在的她,居然有一种沧桑的感觉!

  “你,我也是为你好!”男人面对着发怒的女人,退缩了!打小儿,遇事只要有人持有不同的意见,他就会退缩。后来随着他的生母和父亲离婚之后,就更是如此。20好几的人,甚至连每天穿什么衣服,干什么,都还要看父亲王建设的脸色来决定。他想过反抗,可是事到临头,却依然一如往常那般继续退缩着。

  他这20多年,唯一一次自己拿主意的事情,就是跟眼前这个女人结婚。却不曾想,到了最后,他依然摆脱不了那个退缩的魔咒。父亲要求他离婚,他也反抗过几回。可是今天,他的父亲拿家产继承权来要挟他,他再一次选择了退缩,选择了听从父亲的意思。

  “你走吧,谢谢你的关心。我们娘俩今天还在这里借住一晚上,明天天一亮我们就走。什么时候去民政局,你给我打个电话,我不会为难你!可是我要劝你一句,身为一个男人,脊梁要直,骨头要硬。要不然,这辈子你都只能活在父辈的阴影下边!”女人抱着孩子走回床边,轻轻晃动着襁褓对身边的男人说道。

  “你休息吧,我去隔壁房睡了。”男人动了动嘴唇,想要说点什么。犹豫了半天,最终只是从嘴里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等妈妈跟爸爸离婚了,妈妈就要去上班挣钱养活你了。到时候你在托儿所要乖哟,如果有阿姨和小朋友欺负你,你就跟妈妈说知道吗?”女人抱着自己的孩子,泪珠再度滴落下来说道,说完之后将脸贴着孩子的脸摩挲着。孩子才多大,就算在外面挨了欺负,想必也不知道告诉自己的吧。女人的脸上挂着泪珠暗暗想道!

  “妈妈!”孩子伸出舌头来,轻轻舔去了女人腮边的泪水,嘴里喊了一句!女人对他的情感,他知道!可是想到王建设,他心里又是满满的恨意。有时候,他甚至想过放弃报复,就乖乖给这个疼爱自己的女人当儿子算了。可是每当想起那段往事,他却心有不甘。

  “睡吧,妈妈没事。儿子要快快长大啊,长大了要有出息。让那些看不起你,耻笑你的人看看,当初他们的狗眼是多么的瞎!”对于怀里的这个孩子会说话,女人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将孩子放到摇篮里,她轻轻晃动起摇篮对孩子说道。

  “断子绝孙!”孩子随着摇篮的晃动,缓缓闭起了眼睛。他知道,自己不装睡,这个全心对自己好的女人是不会睡的。过了约莫一个多小时,等女人睡着了。他轻轻挣脱了襁褓,从摇篮里爬了出来,嘴里低声恨恨道。

  孩子在地上蹑手蹑脚地向门口摸去,轻轻将门打开之后,顺着开启的门缝钻到了门外。时间已近夜里11点,四合院里一片漆黑,大家都睡了!他走到自己那个便宜父亲的门前,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然后才顺着半开的窗户爬了进去。

  “就从你开始吧!”走到床边,孩子一个纵身跳了上去,看着熟睡中的男人露出一嘴的利齿狞笑道。断子绝孙,先断了你的子!孩子嘴里的利齿咯嘣作响着,张嘴一口将向男人的咽喉咬去。

  “额,啊,唔!”睡梦中的男人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一阵生疼,睁眼一看就发现一个黑影正趴在那里使劲撕咬着自己的喉咙。他发出一声喊,挣扎着想要按亮屋子里的灯。孩子一抬手,用手掌死死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嘴里一用力,撕断了他的喉管使劲吮吸起那喷溅出的血液来。

  “嗝!”几分钟后,孩子打了个饱嗝,从男人那已经开始变冷的尸体上爬起来。扯过枕巾擦了擦嘴,这才跳下床去拨开门闩走了出去。来到院子里,他用阴冷的眼神看了看王建设住的那间房子。然后才蹑手蹑脚的回到摇篮里,把襁褓扎好后,呼呼大睡起来!

  “儿子,儿子起床了!”第二天一直到日上三竿,王建设都没见儿子出门。等到吃饭的时间,他走到门前敲了敲门喊道。手才一碰到房门,门就露出了一道门缝来。

  +Bv首发f

  “这孩子,睡觉都不关门的吗?”王建设心里暗道一声,推门就走了进去。

  “来,来人!”几个呼吸之后,就看见王建设连滚带爬的从屋里跌撞了出来。他惊慌失措的站在院子里高声喊着。不多会儿,他的那个嫩妻和抱着孩子正准备离开这里的儿媳妇就从各自的屋里赶了过来。

  “怎么了这是?锅里还炒着菜呢!”嫩妻腰系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对他不满地瞪了一眼道。

  “儿子,儿子没了,儿子没了!”王建设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起来道。他就这么一个独苗儿,哪曾想昨儿个还好好儿的,过了一夜就没了呢?

  “别进去,快报警!”见眼前的两个女人想进屋看个究竟,他一把拦住她们说道。儿子的死状太骇人了,他怕吓着了自己的那个嫩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