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3章 求上门来
  “果然出事了?师兄真乃神人也!”一个多小时过后,等一溜儿警车呼啸着停到四合院门口的时候,窝在草丛里睡着了的张道玄才被惊醒了过来!见状心知这是王家出事了,嘴里低声说了一句。等到警察进了院子过后,这才拍拍身上的灰尘和草屑,施施然凑过去想要看个究竟!

  最%新B章节L上◇*Hu

  “出去出去,瞎凑什么热闹!”张道玄想摸进院子看个仔细,还没等他进去,就被站在院子里录着口供的两个警察给轰了出来。

  “这段时间尽量不要离开本市,有了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还有,尸体我们需要带回去做进一步检查!”张道玄站在院子外头百无聊赖的溜达了近一个小时,就看见法医抬着一具被白布单蒙起来的尸体上了上了运尸车。之后,就听见有警察在那里嘱咐着王建设道。

  “好,好!”儿子死了,这让平常擅长言辞的王建设也词穷起来。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握着面前警察的手,嘴里连声答应着。

  “张道长?你......”送走了警察,身心俱疲的王建设这才看见候在一旁多时的张道玄!

  “贫道师兄昨日察言观色,便得知贵府上会有祸事发生。有心帮王老板你破解一二,却无奈被你逐之门外。唉,人的命,天注定。贫道告辞了,王老板还请节哀顺变!”张道玄绕着王建设左右度了几步,然后抬手捻须道!自始自终,他都没有多说废话,只是稍加提点了一句昨日如何。更没有如同旁的神棍那般趁机毛遂自荐,这货已经深谙欲擒故纵之术了!

  “昨日是我考虑不周,张道长还请留步!”经过张道玄的这一句提点,王建设又联想到昨天说的那句话来!有的事情,不是你想算就能算的,不把事情解决了,你送不走他!这句话现在再度浮现在王建设的脑海当中。他心里不知道到底是有什么事情不能算的,可是家中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他感到了害怕!

  “你家里有养什么动物吗?”他又想起了刚才验尸的法医问他的话!

  “这不像是人为造成的伤口,看起来倒像是啮齿目动物撕咬而成的。你看,现场只有很少的血迹存在。可是死者体内却没有血液存在了,那些血去了哪里?”这是两个法医在商讨案情时所说的话,此时也回荡在王建设的耳边。

  “肯定是那个孽种,肯定是他!”王建设伸手拦住了张道玄,嘴里哆嗦着连声道,他想起了自己的那个孙子。

  “还请道长悲天悯人,仗义出手。帮我除掉那个孽种!”王建设紧紧抓住张道玄不放,口中恳求道。昨晚死的是自己的儿子,那么今晚会不会就轮到自己了?这个怪种为什么要害王家的人?一时间王建设是心乱如麻!

  “实话实说,上回请我来,我是自认为不是那个妖孽的对手,这才返回去请我师兄前来替天行道的。好不容易,我费劲唇舌才请他出山相助。王老板倒好,不问缘由,拿出2000块钱来就要赶人。我师兄是何等人物?那是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您这2000一出手,不是在打他的脸吗?此事,恐怕这回我是无能为力了。奉劝王老板一句,您还是尽早另请高明吧。这迟则,恐怕要生变啊!”张道玄闻言心中暗笑一声,然后捻须做那矜持状道。

  “急切间,让我去哪儿另请高明啊?还请道长救我!”人生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是人死了,钱没花了(liao)!王建设如今的心思就如同这般,他才50多岁,按照平均寿命来算,也还有20好几年好活呢。只要能让他活着,哪怕付出再多的钱,他都愿意!

  “这个,奈何我道行远不及我师兄,唉!爱莫能助,爱莫能助!”张道玄面露难色的轻轻拂落王建设的手掌摇头惋惜道!

  “快,快备车,我要进城!”王建设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司机打了个电话道。

  “道长,慈悲慈悲,还烦劳带我去拜见贵师兄,我有话当面和他说。当然,贵人不能贱用。道长只管带我去,成于不成我是听天由命!这些钱你拿着,权当我给观里的供奉了!”王建设打完电话,转身跑进房里拿出一捆人民的币来塞到张道玄怀里说道。

  一捆钱砸怀里,当时张道玄就觉得手中一沉。拿眼扫了扫,这怕不得有十来万上下。不动声色的摸了摸怀里的那捆钞票,他心道:跟着师兄,果然大有钱途!这一晚上的蚊子,没白喂!

  “如此,贫道便再勉为其难一次吧!”双手抱着那捆钱,张道玄脸露悲天悯人状道。

  “王建设儿子死了,他来找你了!”趁着车还没来,张道玄借口要去方便,溜进厕所就给我发了条短信!

  “知道了!”我正坐在沙发上欣赏着颜品茗在那里练瑜伽呢,就听见短信提示音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我随手回了三个字。然后把手机扔沙发上,继续全神贯注的欣赏着眼前的层峦叠嶂,波涛起伏!

  “师兄,师兄?王老板前来拜访!”近两个小时之后,我刚吃完午饭,就听见张道玄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昨日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今日我特地前来负荆请罪来了!”到底不愧是在商场上打滚的人,虽然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可是不知情的人,绝对从他面相上看不出端倪来!王建设见我开了门,冲我一鞠躬说道。

  “王老板客气了,请进吧,上茶!”我闻言伸手虚扶了一下,然后将他让进屋里。待到他和张道玄落座之后,我才颐指气使的在那里喊了一声!

  “爷,你的茶!”稍过片刻,颜品茗边托着托盘端上来三只盖碗。等先后给王建设二人上过茶之后,最后才腻着声儿将盖碗放到我的手边!哎妈,这女人太特么给面子了!我心中一阵暗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