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6章 杀人者谁
  “忙什么呢?”从江口镇回来后的几天里,我的心情一直不好。我脑海里始终会想起那个孩子,还有他体内那道专为寻仇而来的魂魄,当然也会想起那个一心疼爱着孩子的小少妇。孩子可怜,魂魄可叹,女人可悯!我拨通了刘建军的电话,想找他聊几句。

  “忙案子呢,昨儿我们市的大企业家王建设被人杀了你知道吗?”刘建军在电话里郁闷道。死了一个大企业家,他身上的压力是可想而知。不提大企业家的人脉关系,单单就是造成的社会影响,都够刘建军这个局长喝一壶了!只是这个大企业家的名字,我咋觉得这么熟悉呢?我暗自纳闷着!

  “王建设?是不是做房地产开发的那个王建设?”我脑子里忽然有了映象,赶忙开口问刘建军道。

  “我去,连你个卖花圈的都知道他的大名了!就是他,昨天在家被人捅了,还没等救护车到就死家里了。好家伙我们出警之后你是没看见,他家那个年轻媳妇儿,还在跟闺蜜打电话,说什么这回她发达了什么的!”刘建军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那不挺正常的么?他一糟老头子,人家年轻姑娘凭什么跟着他啊?真特么以为有忘年恋呢,都冲钱去的!唉对了,凶手逮着没?”我在电话里和刘建军搭着话道。

  “凶手杀人之后根本就没离开,你肯定猜不到是谁!”刘建军在电话里卖着关子道。

  “是谁?”我追问道!同时心里在想,这王建设的仇家还真不少。鬼没弄死他,这回被人弄死了!

  q看r正X=版章6L节$上Yu

  “他的儿媳妇!”刘建军一句话出口,顿时把我惊得愣在了当场。那个宠溺着孩子的小少妇?居然是她?她敢杀人?我心里无论如何不敢相信王建设是她杀的!

  “没想到吧,现在凶手正做医学鉴定呢!”刘建军在电话那头又道。

  “什么医学鉴定?”我接着问他道。

  “疑似精神病患者。等结果出来之后,要真是那样的话,王建设可就算是白死了。”刘建军答道。

  “精神病?”我纳闷着,前几天看见那个女人的时候,她不还好好儿的吗?怎么这才几天工夫,就成精神病了?

  “是啊,抱着个死掉的孩子,神神叨叨的!说什么不待见她的孩子,现在孩子没了,大家都别过了什么的!”刘建军在电话里叹息了一声道。听他说到这里我才明白过来,孩子体内的魂被拘走了,孩子自然就活不成了。小少妇那么疼爱她的孩子,肯定是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才造成了精神失常的。王建设自打那孩子出生之后,估计没少欺负她们娘俩。又是逼她离婚,又是骂孩子怪胎孽种的。小少妇一疯,心里的恶念没了道德的压制,自然就会想到啥做啥。

  “唉!算了,你查案吧!我出门溜达溜达去!”小少妇疯了,杀了王建设。虽然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恐怕这辈子也只能在精神病院里待着了。一念至此,我的心情又抑郁了起来。

  “我出去溜达几天,你不是想把品茗小筑盘回来吗?卡里有400万,自己去折腾去吧。”我从钱包里摸出一张卡,拍颜品茗手里对她说道。从王建设手上弄了500万,我给了张道玄100万,把他乐得屁颠屁颠的。剩下这400万,我决定先借给颜品茗了。

  “别光想着自己溜达,有时间呐,还得多跟翩翩妹子联系才是。你这没心没肺的性子,当心人家哪一天被人拐跑了,到时候可没后悔药儿吃啊!那个,钱算是我问你借的。以后生意走上正轨了,我再慢慢还给你!”颜品茗走过来替我整理了一下衣裳说道。

  “不着急,实在还不上,欠债肉偿也是可以的!”有了美人儿的温言软语,我的心情豁然开朗了一些。挑了挑眉毛,我没正经的对她说道。

  “好啊,我没问题啊,就看你有那个胆子没。我可还记得,翩翩妹子那儿还有一把小剪刀儿的呢!”颜品茗闻言拧了我一把,然后拿眼瞅了瞅我的裤裆说道。不得不说,这结过婚的女人就是比没结婚的来得火辣。起码在言语上,人家是来得肆无忌惮!

  经颜品茗这么一提醒,我顿觉甚有道理。于是我改变了远游的想法,决定去江城和顾翩翩好生勾搭一番去。带了些现金,揣了张卡,我连包儿都懒得背就那么出发了。

  坐上了前往江城城际列车,33分钟之后我就抵达了目的地。不得不感叹一句,如今的交通真的是十分的发达和便利了。曾经记得我的养父对我说过,在他年青的时候,有一次去帝都办事,回来的时候只买到了一张站票。一天一夜,整整在火车上站了一天一夜才回到这个小城来。回来的时候,小腿都站肿了。

  “那个啥,上课呢?”下了城际列车,我直接坐电梯准备搭乘地铁去找顾翩翩。去之前,我给她打了个电话。

  “没呢,在图书馆看书。”电话里传来顾翩翩轻柔的声音道。

  “那行,你接着看!”我想给顾翩翩一个惊喜,并没有告诉她我已经来了江城。说完这句,我就把电话给挂了!

  “死人,臭东西,拽什么嘛!”顾翩翩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咬牙切齿着一跺脚道。

  “怎么了翩翩?”坐在她身边的胖妹被吓了一大跳,赶忙凑过来问道。

  “那个死东西居然敢比我先挂电话!”顾翩翩银牙咬得嘎嘣作响道。女神都是骄傲的,对于我这种不解风情的行为,一贯都是深恶痛绝之!

  “不能轻饶了他,下次见他,务必要他请我们吃大餐!我要奶油焗蜗牛,把奶油舔干净了,把蜗牛都扔了,狠宰他一顿出出气!”胖妹挥舞着拳头,在那里同仇敌忾的说道。说完,还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嘴角!

  “去你的,你就惦记着大餐!”顾翩翩闻言轻笑了一声,推搡了胖妹一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