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4章 酒店惊魂
  “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们两位能够协助辨认一下尸体。”李超对顾翩翩和胖妹两人说道。警察说话都这么说,协助配合之类的词儿,只是想让你心里不那么抵触而已。其实人家只要开了这个口,剩下的事情你不配合也得配合了。

  “于小翠!”等顾翩翩和胖妹到了刑警队太平间里之后,法医抽开冻柜,拉开裹尸袋的拉链露出了里面那具呈现出青灰色肌肤的尸体。胖妹一眼就看到了那只纹在女尸胸前,触须纹成字母Y字形的蝴蝶。她轻捂着自己的嘴唇喊了一声。

  “你确定?”李超闻言追问道。

  “确定,因为小翠身上的这只蝴蝶,触须和别人的不一样。这只蝴蝶的触须,纹的是她姓氏的第一个字母!”胖妹紧挽着顾翩翩的胳膊,脚下向后退了一步说道。

  “调出于小翠的DNA,跟死者的进行比对。”李超闻言马上对身边的法医说道。现在基本上能够将死者的身份确定下来了,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要开始排查于小翠在死亡之前。都去过哪里,都跟什么人接触过。李超有理由相信,杀害于小翠的嫌疑人一定在那些人里头。

  “24小时给你结果!”法医点点头答道。

  “调取于小翠的照片上传到所有人的手机里,调取江大到大酒店之间的全部监控,调取大酒店周边的全部监控。我要清楚的知道,这个于小翠都去过那里,都跟哪些人进行过接触!”李超将顾翩翩和胖妹两人送出刑警队大门后,折返回来对所有刑警命令道。

  “经理,今晚上又轮到咱俩值班了。有事儿上天台啥的,你别喊我,喊我也不去!”一转眼,又轮到了维修工跟那个值班经理值夜班了。维修工在家很是缓了几天,又去庙里烧了香拜过佛,这才觉得整个人好了一些。到了酒店,找着了值班经理他就在那里打着预防针道。

  “放心吧,前两天消防的上去切割管道的时候,酒店早就趁机把蓄水池还有进出水管道给检修过了。”值班经理拍拍维修工的肩膀对他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维修工闻言心里顿时觉得一松,只要不让他再上那个天台,让他干啥他都没意见!

  “导演,我的角色你啥时候给我安排呀?”夜里十来点钟,一男一女从酒店外头相拥着走了进来。正在前台检查着工作的值班经理,隐约间听见那女的说了这么一句。

  “下部戏就给你安排,放心吧,我啥时候说话不算数过?只要你今晚......”说着话,那导演伸手在傍身的女人身上摸了一把。

  “讨厌!”女人得了男人的承诺,这才喜笑颜开的在那里逢迎起来。

  “开一间房!”男人走到前台对前台妹子说道,然后丝毫不避讳众人的眼光,伸手拦住身边女人的蜂腰在那里调笑着。

  “先生您好,这是您的房卡!”前台妹子对于眼前的这种情况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迅速帮客人办理好入住手续后,将一张房卡还有单据递了过来说道。

  “1308,走,我们上去!”男人低头看了看房卡上的房间号,搂着女人转身向电梯走去。

  “02,04,06到了,就这间了!今晚可不许和上次那样,玩一半说不玩了!”男人将房卡贴在门锁感应上,直到门锁发出滴一声后,打开房门走进去说道。

  “怎么会呢,今儿都依着你还不成么,我先洗个澡!”女人等房间里的灯亮起来,才走进去腻着声儿说道。

  N永vC久F)免{…费看小说

  “快去,我去床上等着你!”男人返身把房门关上,又把暗锁给锁好之后,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你急什么呀,一晚上长着呢。”女人白了男人一眼,将衣服褪下来走进卫生间说道。

  女人走进卫生间,把门关好之后往浴缸里放起了水。从架子上拿起一件浴袍穿好,开始对着镜子卸起妆来。她对自己的姿色很有自信,丝毫不怕卸妆之后会把人给吓着。她坚持认为自己缺少的只是一个出镜的机会,只要有了机会,她觉得自己不会比幂幂呀,冰冰呀,薇薇呀她们差!

  “还大酒店呢,这热水来得真慢!”女人往脸上抹着卸妆水,伸手往浴缸里摸了摸在那里抱怨道。

  与此同时,腆着大肚子躺在床上正百无聊赖的调着电视节目的导演听见一声门响。扭头向卫生间方向一看,只见看今晚的女伴正充满着魅惑地向自己走来。

  “挺快的嘛,快上来,我给你准备了这个玩意儿!”男人从枕头下边拿出一个大小如蝉蛹,颜色粉红,一按开关发出一阵嗡嗡声的物事来冲女人招手道。

  “你好坏!”女人解开身上的浴袍爬上床来欲拒还迎道。

  “今天很热情嘛,早这样你的角色早就给你安排了。嘶,别用牙咬!”男人躺在床上,任由女人在那里伺候着自己。他闭着眼睛,很是惬意的对女人说道。

  “啊!”一阵酥麻过后,紧接着就是一阵疼痛感传来。男人睁开一看,自己身边的哪里是带进来的那个女伴?分明就是一个混身肿胀,披头散发的女人正趴伏在自己身下。此时那个女人嘴里正在不停地嚼着什么,他向腿间一看,玩意儿已经被这女人齐根咬断,断口正呲呲地往外飙着血。

  “爽不爽?哈哈哈哈!”女人抬头,将嘴里嚼个稀烂的东西吐到男人脸上问他道。问完,仰头发出一阵大笑。随着她的笑声,她身上的皮肉一块一块地往床上掉落着。

  “救命,救命!”男人吓得连喊着救命,一个滚身翻到床下,顾不得腿间血流如注的就往门外跑去。

  “救命?谁来救你?谁会来救你?”女人缓缓从床上起身,满头黑发兀地无风飘舞着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我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男人将暗锁打开,使劲扭动着门上的把手,却发现身前那道门怎么也打不开。又惊又痛之下,他回身贴在门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