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01章 又见十八
  “噗!”众女尼的齐喝声凝聚成一道音波,猛然撞击在我的胸前。我猝不及防之下被撞得倒退了几步,然后张口吐出一口淤血来。

  “佛门清静地,难容俗世人。这里不是你该停留的地方,速速离去!”女尼坐在软辇上看着我作慈悲状说道。

  “将我女伴还来我们马上就走!”我朝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按住腰间的金钱剑对那女尼说道。

  以为这里是什么好地方不成?只要将顾翩翩还给我,谁还稀得留在这座破城里。我缓缓按照父亲传给我的功法沿周身运转了一遍,片刻胸前的伤势便不药自愈了。感受着金钱剑身上的灼烫,我在心中想道。

  )V

  “你那女伴与我佛有缘,就留在城内做一名与世无争的比丘吧!”女尼闻言双手合十对我浅笑道。

  “你这是不肯交还我女伴的意思了?”做比丘?这妖尼居然想把顾翩翩强留下来做尼姑?简直是痴心妄想。就算今天我打她不过,也势必不能让她称心如愿。若我就这么认怂离去,恐怕今后再也找不到顾翩翩的下落了,除非我能够再次遇上这座会移动的城池,并且找到这个尼姑!

  “苦海无涯,当知回头无岸,阿弥陀佛!”女尼展颜一笑,撤回一只手掌来向我一挥道。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才是,怎么到了你这里却成了回头无岸?果真是个妖尼!”我拔出金钱剑迎着女尼的掌风一剑劈砍了下去道。金钱剑的剑身触及到女尼的掌风,发出一道刺目的金黄,而后掌风便被这道金黄抵挡了下来。

  “有点道行,既然不愿离去,那便留下来当本座身边的一个执灯沙弥吧!哈哈哈哈!”女尼长身而起,将缁衣裹着的身子摆出一副慵懒的样子,随后一挥手对我长笑道。

  “拿下他!”笑声落地,女尼冲辇后那八十一名背剑比丘冷声道!

  “谨遵法旨!”众比丘闻言齐声应了一句,随后拔出身后的长剑,几个闪现之间就把我围在了当中!

  “你这妖尼直接过来动手不就行了?又何必指使属下前来送死。”我右手持剑,左手探手入怀摸出几枚叠成六角星形的道符对软辇上的女尼高声道。

  “就你这般蝼蚁,又何须本座出手。”女尼张臂伸了个懒腰,露出了缁衣领口里的那一抹雪白来对我不屑道。

  “归一剑阵!”众女尼一举手中长剑,脆生生娇喝了一声,随后便对我展开了进攻。八十一名女尼,此时摆出的阵式就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一般。莲花黑茎白叶,给人一种仿似站在水墨画之中的感觉。而我此时就在剑阵正中心的位置,彷如一粒莲子般被花瓣包围其中。

  “叮叮叮!”忽然莲叶一收,八十一柄长剑铺天盖地向我袭来。向上,有剑,向下,亦是有剑!急促之间,我进退维谷。唯有咬牙挥动手中金钱剑与尼姑们短兵相接,以硬碰硬!一阵剑锋磕碰之声过后,我身上已经多了十数道剑伤。要不是刚才以命搏命,拼着受伤荡开了其中一柄袭向胸腹之间的长剑,想必现在我已经成为了一只孤魂野鬼!

  “好久不见,你还是一如往常的弱啊。”就在我喘息着准备迎接女尼们下一波攻击的同时,我的耳边传来了一个调侃的声音。

  “十八?”听到这个让人厌恶却又时常想起的声音,我心中惊喜交加的暗道一声,随后准备环视左右将这货给找出来。

  “别找,我好不容易才混进来。现在听我说,我会尽力帮你从剑阵中脱身。不过最后能不能出来,可就全凭你自己的能耐了!”十八的声音再度在我耳边响起,阻止了我想要寻找他的念头。

  “归一剑阵,顾名思义是取自九九归一之意。这个剑阵,虚胜实,假似真。发动起来看似剑招连绵不绝,其实真正的杀招只是在那最后一剑上。我看你皮糙肉厚的,挨几剑也死不了。待会杀招发动之时,我会提醒你该怎么躲。然后只要干掉那个专门负责使杀招的鬼尼,这个阵也就破了!听明白没有?明白了就点点头!”十八的声音继续在我耳边响起,而我听完,则是遵循着他的意思在那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明白了他的话!

  “杀!”十八才一说完,就听剑阵内一女尼高喝一声,随后整个剑阵再度运转起来。和方才不同的是,这一次那八十一柄长剑幻化成的花瓣,没有向我合拢过来,反而是绕着我转起了圈圈。随着花瓣越转越快,我心头涌上一股想要呕吐的感觉来。

  “你特么还真是弱啊,撑住了,你可千万别晕。你一晕,杀招可就出来了!”就在我有些犯晕想吐的时候,十八那可恶的腔调又在我耳边响起。特么这小子每次见我,不损我几句就不舒服还是怎么地?我闻言张嘴咬破了舌尖,一口血雾喷上半空。随手打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几枚道符过后,顺手一兜,将那心头之血兜入掌中开始快速画起六丁护身符来。用心头血加上道力所画之符,可远比随口念咒效果来得更为强大。想要从妖尼手中救回顾翩翩,就要保证自己不死。我如是想道!

  “叮叮叮!”符篆画好,我反手将其拍在身上,符篆之威立时奏效。数十柄长剑随之刺来,在我身上发出一阵叮当乱响,却破不开六丁护身咒的加持守护之力。

  “咦?倒是比之前有些进步。这么看来,我倒是不用担心你会被这些鬼尼给玩死了。”见我临危不乱,居然能画起符篆和剑阵相抗,十八嘴中发出惊讶之声道。此时此刻,我很想撕烂了他的这张臭嘴!

  “注意了,杀招来了。别的你不用管,只需盯死了那柄刺向你脑后的长剑,破了它剑阵即破!”或许是见虚招对我无用,主导剑阵的女尼随即发动了杀招。也是归一剑阵每一次变化当中,那唯一的一招实招对我袭来。而十八则是适时的对我做出了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