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03 神极雷威
  “有些话我稍后我们稍后再说,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趁她病要她命。不然等她缓过来了,咱俩谁都跑不了!”我还想问十八一些问题,却被他一抬手被拦了下来。匆匆对我说完这句,他一抖剑身化作一团虚影就向十七袭去!

  “十八,在下面待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就凭你,还想觊觎我这十七的位置?”妖尼十七一手捂住鬼气四溢的伤口,抬手一指点向十八刺来的剑身冷笑道。不知道为什么,听十七这么一说,我心里居然隐隐有种解气的感觉!原来十八,也就是在我面前才能得瑟啊!

  “叮!”一声,十七的手指点在十八的剑身上,将他的长剑荡开。随后又一指点向了他的胸前。

  “铛铛铛!”十八见状撤剑横胸,十七一连三指,指指点在他的剑身上。长剑发出三声脆响,嘡一声被折断。而十八也是接连后退几步,身上鬼气一阵翻涌,看样子是被十七给伤了!

  “十八!”尽管十八这张嘴很让我觉得可恶,尽管他也曾经伤过顾纤纤。可是他也曾经救过我,而且现在我跟他之间还有着一个共同的对手。见他负伤,我连忙上前几步搀扶了他一把。

  “老妖婆厉害得紧,被我捅了三剑还这么能打!”十八反手扶住我的肩膀,站稳了脚跟喘息道。

  “想跟你的女伴从这里全身而退,唯一的办法就是打败她或者杀了她,我一个人不是她的对手。虽然你能耐不大,可也算是聊胜于无了。咱俩联手,看看能不能对付她!”十八的那张嘴,永远是那么让人讨厌。特么啥就叫聊胜于无啊?我有那么弱吗我?听了十八的话,我心头一阵不爽。

  “特么你练了多少年,我才练了多少年?有能耐你去和人单挑去。”我一把甩开十八搭在我肩头的手掌说道。这货真是太不会聊天了,有这么糟痞人的么!

  “算了,人不和鬼计较。我大人有大量,说吧,怎么个联手法?”发泄了一句,转念一想现在不是跟十八扯淡斗嘴的时候,我随即问他道。

  |O&X永tB久#免Y7费看小}说l

  “待会我去缠着她,你抽冷子下黑手,下黑手会吧?你可得快着点儿,我顶不住她多一会儿。”十八手一抬,一柄新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掌心之内。一甩剑身,他冲向了正在趁机疗伤的十七说道。

  “唉唉?还没商量好呢,你特么着什么急啊?”我从怀里摸出十几张六角形道符来,一边砸向十七一边对十八说道。为今之计,也只是硬着头皮和人刚正面了。

  “你们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十七的疗伤被十八打断,盛怒之下冲手下那些小尼们大喝道。

  “速战速决!”十八闻言大喝一声,手中的剑光一盛,剑招较之刚才又凌厉了几分。对付一个十七就让我们焦头烂额了,要是再被她手下的那些鬼尼们缠上,我和十八的下场也只有鹿死她手了!

  “铛铛铛,铛铛!”十八连刺5剑,剑剑被十七用手掌格挡了下来。剑锋和手掌接触,发出一阵金铁交鸣之声来。

  “飞天欺火,神极雷威,上下太极,周遍四维。翻天倒效,海沸山摧,六龙鼓震,令下速追,急急如律令!”情况紧急,已经由不得我多加考虑了。我咬破舌尖,喷出一口心头血,兜手将血雾尽数纳入掌中,就在那里沾血凭空画起欻火神雷咒来。和十七纠缠下去是死,用欻火神雷咒和她同归于尽也是死。左右是个死,我不如拉她做个垫背的。

  “轰隆隆!”漆黑的夜空中忽然闪过一道雷柱,将夜空映照得异常明亮。雷柱在空中扭曲着,仿似在寻找着什么。片刻,它扭动着身躯,埋头向这座城池一个猛子扎了下来。

  “你特么召了个什么东西下来了?”十八双手持剑,倾注了全身的力量将十七逼退了两步回头冲我吼道。神雷的威压,让他有了一种随时都要魂飞魄散的感觉。不仅他是如此,十七也同样如此。她退后几步,抬头向空中看去,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起来。

  “特么早叫你别逼人太甚了,把爷逼急了,要死一起死!”我双手不断地向十七甩出道符,甩开大步引导着天上的神雷向十七逼近过去道。此刻我就是一根引雷针,神雷随着我移动的方向,在半空中不住地调整着攻击的方向!

  “明王不动!”十七见势大骇,举手投足将欺近过来的十八击退,随后双手合十高声吟唱了一句!不动明王咒一出口,顿时将我和十八控制在原地寸步难行。此时天上的神雷已经冲到了城池的上空,调整了一下方位,对着我的头顶就扑了过来。十七顾不得许多,几个纵身就向远处遁去,留下原地那些鬼尼们仰天发出声声惊骇的鬼叫不管!

  “官人,入梦!”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眼看着神雷即将沾身,顾纤纤运起最后一点法力,把我拉进了梦境的空间。

  “唉,唉,带上我!”十八的头发已经被神雷灼烧了大半,见状伸手急声道。

  “进来!”就在我即将消失在原地的那一瞬间,我一伸手将十八给拉进了顾纤纤的梦境之中!

  “轰隆隆!”神雷失去了指引,化作一道硕壮的雷弧绕着城里游走了一圈,也不知道毁坏了多少房屋建筑过后,一仰首冲上半空,幻化为一个硕大的青龙龙头,最后一猛子扎到了我最后立足的地方!

  “我去,你到底召出个什么东西来了?”就算已经躲进了顾纤纤的梦境空间之中,十八也对刚才经历心有余悸。他摸了摸头上被烤焦了的头发,喘了几口气问我道。

  “多少年的老鬼了,连个尼姑都打不过,非得逼贫道用杀招,你也真是够够的了!”我没有回答十八的问题,只是轻搂着虚弱至极的顾纤纤鄙视着他道。

  “你,好吧,老子欠你一命!”十八有心驳斥,却发现自己无从驳起,忍下这口气后对我说道!

  “话说,你没啥吊事跑这里来干嘛?还有,上回你在维多利亚港是怎么脱身的?”我搂着顾纤纤,嘴对嘴给她渡了几口阳气,帮她稳定住伤势之后问十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