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07章 刑讯逼供
  “你为什么要在半夜,离开住宿地下山?”把我和顾翩翩带到了审讯室,人家直接就开始审问上了。

  “看你这话问的,我住得不舒服肯定就要走咯。我是消费者唉,住店住得不舒服提前离开不犯法吧?”我坐在椅子上,双手拇指在那绕着圈圈说道。

  “你住在哪里,喜欢怎么住和我们没关系。可是房东死了,这件事就和我们有关系了!”人家也不和我着急,只是起身扔给我几张照片说道。照片上房东趴在地上,浑身皮肤呈现出一种青灰色,手边还有一杆土铳。我看着照片中房东的尸体,眼神不禁缩了缩。这货死了?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房东死亡的消息。

  “而且据导游反映,当晚这个房东可就接待了你和顾翩翩两个人。半夜时分你们俩离开了寨子,独自下山准备返回市内。却无奈那个时间所有的班车都停运了,你们只有在山脚等到天亮。然后去市集上吃了点东西,乘坐第一班班车回到了喷水池,入住了一家高级酒店。需要我说出你早餐吃的是什么吗?”负责审问的警察似乎胜券在握的样子问我道。

  “接着说,你脑洞够大的,想过兼职写写小说挣点稿费吗?”我耸了耸肩对人说道。好多事情我不能说出来,说出来人家也不会信。况且房东的死亡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不能随着警察的节奏往下走。这些人惯于挖坑,一不小心我就会掉坑里去。掉进去再想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不配合他们的询问,尽量拖延时间,等刘建军为我想办法脱身!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你和顾翩翩,也只有你们才有机会杀死房东。杀人之后,更是想连夜逃离现场。我们的政策你想必是知道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人家对我宣讲起政策来。

  “你不要妄想否认,在现场我们还发现了你们的行礼。里面有你们之前的车票还有机票的存根,还有加入旅行团时填写的表格复印件。”人家调查取证的工作做得挺细,说话间,从文件夹里抽出几张纸来一一摆放到我的面前说道。

  “是,这些东西是我的。不过警官,你似乎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我将那些证据归拢到一起,放回警察的面前对他说道。

  “什么?”警官闻言颇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反问道。

  “我为什么要杀那个房东,我的作案动机是什么?当然谋色是可以排除了,我没那么重的口味。那么是图财?你觉得我像是那种穷得连寨民都不放过的人?既然你们怀疑我杀人,那么总得给我一个杀人的理由吧?”我摊开双手,追问起对面的那个警察道。

  “或许是你在那里住得不舒服,然后因为服务质量的问题和房东起了争执,然后一怒之下杀人离开。”等人家把话说完,我不得不鼓掌佩服起他的脑洞和联想力来。反正现如今人家就是认定了人是我杀的,不管怎么说,最后都会把问题绕到我的身上来。

  “那么,土铳又怎么解释呢?你们看过我的行李,也看过里面的车票存根什么的。你认为,那么一支土铳,我能带上飞机,然后扛着它参加旅行社,最后进了寨子杀人?”我接着问人家道。

  “寨民们是少数民族,按照相关规定,他们是可以配土铳等打猎工具的。你就地取材,夺了土铳行凶也不稀奇!”警察敲了敲笔录,有些不耐的对我说道。以往那些人,进来之后要么痛哭流涕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那个,要么就是沉默寡言一言不发,再要么就是找关系打电话。像我这样进了刑警队还有心思和他们侃侃而谈,甚至可以说是在推敲案情的嫌疑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只是我表现得越是镇定,他心里就觉得越烦躁,因为这样让他有一种挫败感!

  “那么,发射的弹丸你们找到了吗?死者身上有弹孔吗?土铳上面有我们的指纹吗?他的死亡原因到底是什么?你们的法医官恐怕还没有给你们一个准确的结果吧?”得亏往日没少帮刘建军的忙,对于这些套路我也算多少有些了解。

  “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你们就把我们当杀人犯来审,这恐怕不符合办案程序吧?”我抬抬手,亮了亮腕子上扣着的手铐再问他道。

  我这一连番的发问,导致的后果就是人家恼羞成怒的将我按倒在桌上。然后在我胸前垫了一本书,拿起榔头在上面砸了十几二十下!

  “不要刷嘴皮子,那样只能让你自己吃亏。聪明的话,就把作案的经过说出来。我们算你是自首怎么样?那样的话,你顶多被判个无期。然后花点钱,无期转有期,有期再弄个保外就医。三五年工夫你也就出来了!这样对你,对我们都好!”人家将胳膊架在我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道。

  “别欺负我不懂法,你们只负责抓人,最后怎么判决,得听法院的。想蒙我把事儿担下来,没门儿!我没干过,我不承认!”我咳出几口血沫子来,看着眼前的警察笑道。

  “不招是吧?喂他喝水!”人家彻底失去了耐性,转身拿过几瓶矿泉水和一个漏斗来摔到桌上对陪同审问的同事们说道!

  “这么做,不合适吧?法医验尸的结果还没出来......”有一个年轻的警察过来试图阻止道。每个警察,在刚进这一行的时候,应该说都是怀有一腔热血想要为民除害的。只不过到后来,有的真的是在为民除害,而有的则是成为了那个害!

  “我干警察的时候,你特么还在读阿喔额呢。怎么做事情我要你来教?”见同事们没人上前帮忙,负责主审的那位干脆自己动起手来。

  “咳咳咳!下回再灌水,麻烦先把漏斗洗洗,上头一股子油腻子味儿!”人把漏斗塞我嘴里,拧开水瓶盖子给我灌下去几瓶水。趁着人家转身拿水的时候,我咳嗽了几声对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