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14章 都不容易
  “来来来,为了今天咱们的死里逃生,大家走一个!”要么说东北人在酒桌上就是豪爽呢。万小新等菜上来之后,拧开瓶盖就给在座的几位旅友把酒给满上了。不等人举杯子,她已经端起酒杯一口给闷了。

  “这个,我酒量浅,我意思意思行吧?”同桌的一男旅友看着满满一杯白酒,面露苦色的对万小新说道。

  “那不成,王庆林咱们今天也算是朋友了。第一杯怎么地也要干了,之后我就不再劝,你们随意喝怎么样?”万小新走到面露苦色的王庆林身前,端起他面前的杯子硬塞他手里说道。

  “我也干了,大家出门在外能够遇到就是缘分。”另外一个女孩子犹豫了一下,一鼓作气将杯子里的酒喝光了说道。

  “你们俩还是大老爷们呢,还不如我和李丁男两个姑娘家来得爽快。喝不喝的就一句话,喝了咱们就是哥们儿,不喝连朋友都没得做!”万小新见陆大广和王庆林两人还在那里犹豫,顿显东北女汉子的风采在那吆喝道。

  “得得,出门在外少喝点酒。怕了你了,这杯我们干了!”被万小新逼得没办法,陆大广和王庆林两人不得已端起杯子做两口把酒喝干了道。

  “成,这杯酒下去,咱们就是哥们儿了。东北人说话算话,我就不再劝你们了,咱们各自随意喝!”万小新竖起拇指对这两位说道。

  “自我介绍一下,名儿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了。赶明儿,啥时候你们去东北,一定一定记得去找我。我家是开馆子的,到时候酒肉管够!”万小新打了个酒嗝,夹起一筷子菜扔嘴里说道。

  “说呀,到你了陆大广,你是干嘛的呀?”等吃了几口菜,把酒气给压下去之后,万小新用胳膊肘顶了顶身边的陆大广问道。

  “我要说了,你们可不许笑话我!”陆大广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好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来。

  “笑话你啥呀就笑话你,赶紧的,别墨迹了!”万小新给自己的杯子里斟满酒,又找老板娘拿了一瓶,回身催促着道。

  “我是个城管!”陆大广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职业。

  “哎呀妈呀,你是城管呐?我咋瞅着不像呢?城管个儿顶个儿不都牛B哄哄,凶神恶煞的么。咋那队伍里,还有你这样儿的人呢?不像,你太斯文了!”万小新瞅着身边的陆大广啧啧有声的说道。

  “城管只是个职业,都是混饭吃的好不好。”陆大广嘴里嘟囔着,伸出筷子去夹菜。家里为了给他谋这个职业,没少跑路,没少花钱。只是越干,他心里越觉得不得劲。24-5的人了,连个对象都没处。好几个姑娘一听他是干这个的,掉头就走。前段时间好不容易遇上个不嫌弃他职业的姑娘,两人的感情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可是头一回去姑娘家见未来的岳父岳母,就被人给哄了出来。

  “我们家养老姑娘,也不会把闺女嫁给城管!”他始终记得未来岳父在门口咆哮的这句话。直到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姑娘之前一直没跟家说自己是干嘛的。也怪自己,没跟人姑娘串联好口供就那么秃噜出来了。

  “我爸是卖猪肉的,整天就和你们打交道打最多。我一直不敢告诉他你是干嘛的,就是想等结婚后,既成事实了再说。现在可好,你嘴咋那么快呢?”姑娘将他送到楼下,低声在那埋怨起来。

  “那,那我过几天等你爸消气了再来!”陆大广将被未来岳父扔到门外的礼物塞姑娘手里说道。他是真喜欢这个姑娘,一心想讨他做老婆的。家里的父母知道他今天去见未来岳父岳母,不知道多高兴。眼下事情弄成这样,他真不知道回去该怎么和家里人说。

  “别来了,还来啥呀?除非你不在城管干了,不然咱俩的事儿成不了。我爸靠卖猪肉养活着我们一家子,这么大年纪了,整天儿在外头和你们打游击,他容易吗?”姑娘将礼物还给了陆大广,嘴里轻声说道。

  ?p、首O发/¤

  “可是,维持市容的整洁,也是我们的职责啊!再说了,不是划定了区域让你爸他们卖菜了么。”陆大广看着眼前的姑娘,嘴里弱弱的说道。

  “是,你们是尽职尽责了,可是我们家的饭碗就给砸了啊。划定了区域,那么屁大点的地方,容得了几个人?多余出来的人怎么办?难道要我这一把年纪去外边打工?说得多轻巧的事情,知道自古以来啥最重要不?不是面子工程,而是老百姓的肚子。”姑娘的爸爸走出来,看着和自己闺女纠缠不清的陆大广说道。

  “所以说,只要你在现在的单位干一天,那咱们就会对立一天。你都要来砸我们家的饭碗了,还想我把闺女嫁给你?你自己琢磨琢磨可不可能吧小伙子!”姑娘的爸爸将姑娘拉回屋里,完了又出来对站在门口不走的陆大广说道。

  “嗝,就为了我是城管,这门亲事给吹了!”回想着往事,陆大广不知不觉喝下去半瓶白酒。他打了个酒嗝,摆着手在那对万小新她们说道。

  “要说招人恨,你们也确实是招人恨。你就非得在那里头上班?换个工作不就得了么!”万小新把酒瓶从陆大广的手边拿走,完了在那劝着他道。

  “不是那么容易的,就跟她爸卖猪肉一样,他不容易,我也不容易。为了这工作,我已经让家里操了太多的心了。眼瞅着我就是25-6的人了,我不能再让他们为我操心不是?我也是人啊,我特么也是人啊。我也不想做恶人,可是特么上头一句话下来,谁敢不动?成绩都是他们的,罪过都是我们的。都是,我们的!”陆大广打着酒嗝,借着酒劲把心里憋屈着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都特么不容易,活着就特么是在遭罪!”或许是受了陆大广的感染,王庆林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喝下去红着眼珠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