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18章 幕后之人
  “据报道,昨夜天津某港口发生特大爆炸事故,爆炸中心方圆千米之内的物品全部被摧毁。这是从现场发回的画面,可以看见我们的消防员正冒着生命危险,向随时会发生的二次爆炸的事故现场突进!”电视里一阵地动山摇,爆炸声呐喊声此起彼伏,就如同在播出一部好莱坞战争大片一样。可是我知道这不是电影,这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不,应该是事故!

  旅游回来已经半个多月了,半个月来我就天天陪着顾翩翩在小城里过着安静的生活。当然偶尔有时候也会不得安宁,就比如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同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又或者是两人同时往我碗里夹菜的时候。不过今天不同,我们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没有和往常那样的打闹。

  “据了解,此次爆炸事故起因是在仓库中堆积了大量的危险品,本台会对本次事故进行持续报道。”电视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有人知道现在到底有多少伤亡。

  《5最新“(章.Y节!H上

  “这会死多少人?”半晌,颜品茗和顾翩翩同时开口问道。

  “不知道!”我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却觉得今天的茶水格外的苦涩。

  “大王,计划顺利开始了。只是,此番是不是有伤天和?毕竟那些只是区区凡人!”与此同时在阴司鬼王殿,一个鬼吏边替鬼王钟馗打着扇子边在那轻声问道。

  “人间再无信仰,善恶颠倒。既然这样,本王不如索性让它彻底颠倒过来!”钟馗轻抚着手中的逍遥扇对幕僚说道。

  “只是阎烈和阎双那边,大王又该如何交代?”幕僚闻言又问道。

  “本王手持告天之旨,他们兄妹又能奈我何?况且阴阳颠倒之后,他们的权力不是更大了么?本王无意跟他们争夺阴司之主这个位置,想必他们也不会太过为难本王吧?平常的小打小闹,我也就罢了。真要是不识进退,闹将起来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他们没那么傻!”钟馗刷一声打开逍遥扇,半遮着脸面说道。

  “大王高见,不过对于双王兄妹,还是小心为上才是。小的前段时日,可是探听到他们已经在安排人手搜集大王的罪证,想要对大王动手呢!”幕僚将手中折扇一收,卑躬屈膝的在那说道。

  “一群跳梁小丑而已,何必在意。自玄宗敕封本王为驱魔大神,巡狩天地人三界以来,本王一贯勤勤恳恳,不管是人间还是阴司,提及本王哪一个不由衷赞叹?真到了兵戎相见的那一天,我倒要看看是站在他们那边的人多,还是站在本王这边的人多。”钟馗轻摇了几下逍遥扇说道。

  “大王说的是,当年人皇玄宗颁旨之时,可是上告过天帝的。天帝虽然没有做出明确答复,可是也没有驳回不是?这就是默认了大王巡狩天地人三界的身份了。要是这么说起来,大王有心做这阴司之主,也不过是手到擒来之事呢!但是大王仁义,多年来任劳任怨,甘心屈居在这鬼王殿之中,小的们无不敬佩有加!”幕僚一拱手,退后两步一个长揖及地说道。

  “通知本王所属,七月十五鬼门大开之日,众鬼齐从鬼门踏入人间。通知本王所属士卒,严防双王派兵来袭,若真到了非动手不可的地步,让他们不要留情!”钟馗啪一声合上逍遥扇,起身说道。

  “喏!”幕僚闻言,高唱了一声喏,随后转身退出殿外。

  “近日所属来报,那位的麾下调集频率似乎频繁了起来。还有,昨日阳间出了惨案,似乎也跟他有干系。”阎王殿中,我的老爸拿着一本册子正站在阶下禀报着。殿中座上,端坐着两个相同装束的男女。女的就是之前跟老爸许诺过保我不死,赏我善终的那位。而男的,则是她的兄长。此二人也就是钟馗口中的双王,哥哥叫阎烈,妹妹叫阎双。他们才是地府中掌管鬼事的当家人。男管男事,女管女事。

  “不管他所为何来,滥杀无辜这一条罪过也是跑不掉。要怪就怪玄宗的那一道旨意,才让他逐步坐大和我们分庭抗礼!今日之乱,玄宗也脱不了干系!”阎烈一拍座椅扶手怒道。

  “事已至此,发怒也解决不了问题。兄长,当务之急是要阻止他在人间发动众鬼横行。其他的事情,我们慢慢再和他理论便是。”阎双侧身安抚着哥哥道。

  “十八地狱的典狱长们,有多少站在他那一边,又有多少站在我们这边?真一你查清楚了吗?不查清楚,这些人本王不敢乱用啊!”阎双安抚住哥哥的情绪,回身问我父亲道。

  “双王执掌地府日久,人心依附,又岂容那人翻天?目前来看,除了明目张胆投靠那人的十七之外,余者大多还是效忠于双王的。”父亲从怀中摸出一本小册子来呈上去道。

  “十七,好胆!来人,派缉查司拿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看押起来。等此间事了,本王再和他们算总账!”阎烈闻言,又是一阵怒火中烧!

  “只是,拿了十七,那她的空缺由何人顶替?毕竟狱中之鬼,都是穷凶极恶之徒。”父亲一拱手问道。

  “真一你可有中意的人手?”阎双开口问父亲道。

  “属下建议,是不是可以由十八暂且顶替上去,此人虽然先前被那人蒙蔽,做过一些不利于双王的事情。不过经过属下的劝说,早已经幡然悔悟。”父亲向双王推荐了十八。

  “缉查司的老七和老八,你查了没有?”既然要动用缉查司,那么黑白无常的立场就要先摸清楚。阎双可不想到时候他们来个临阵倒戈!

  “谢必安,范无救二人虽然对外宣称中立,不过对于双王的旨意还是能遵照办理的。我想此二人,无非是不想参加到这次的事件当中,省得日后得胜的一方会找他们的麻烦。”父亲微微一笑道。

  “这是对我们兄妹没什么信心啊!只要不站在那边就没问题。第一战,就让缉查司的人先动!他们不想参与进来,可本王偏偏要安排他们打头阵。”阎烈闻言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