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20章 夜谈
  “我又来了!”我没有理会那个导游,只是默默跟在队伍后头向山上爬去。在半山宾馆的位置,我买了一些火腿肠和面包,还有矿泉水。此去之处人迹罕至,我可不想把自己饿死在上头。

  …最&I新章=*节、c上5?…t

  “你可真慢!”等我到了地方,就看见十八正坐在一处倒塌了茅草屋前对我说道。肖云,我看着眼前已经面目全非的茅草屋,忽然想起了这个名字。不,应该叫他唐霄云才是。吴国大将唐咨将军的后裔,守护天门的最后一人。只不过比起他的本名,我更习惯喊他作肖云。

  “我在这里找到了这个!”十八翻手从身上摸出了一方金印扔了过来说道。

  “大将军印?”我记得,这方印是肖云的。看来他们祖孙最后的献祭之前,他将印绶留在了茅草屋里。

  “镶金的,印归你,赶明折现成金元宝烧给我。”十八看来真是穷疯了,无时无刻不在想金元宝的事情。

  “上回烧给你的,都花完了?”我将拳头大的将军印揣进兜里问他道。

  “喝了几次花酒,你懂的!”十八恬不知耻的对我说道。

  “不如我给你烧两个美人下去?”我对他提议道。

  “算了,家花没有野花香,我还是习惯喝花酒。”十八的回答让我叹为观止。

  “当心得花柳!”我不无恶意的对他说了句!

  “我又不是人,得不了那种病!”人家一句话让我对鬼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尝尝?”在十八的帮助下,我勉强将一间没有被火焚烧殆尽的茅草屋收拾了出来。抱了几捆野草铺在地上,我半靠在墙上拿出了一根火腿肠对坐在门口的十八示意道。

  “味同嚼蜡!”十八对人间的食物嗤之以鼻道。

  “我倒是忘了,等着啊!”我撕开火腿肠的包装,三两口吞进肚去。然后转身从包里摸出一捆线香来,拆开几支后对十八说道。

  “这个还不错!多来几支!”十八回头看着插在地上的线香,吸了吸鼻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个鬼门,什么时候开啊?”到了夜里,我躺在草堆里看着十八的鬼影子问他道。

  “我怎么知道,估计也就这几天了吧!”十八将背后的三柄长剑解下来靠在门口说道。

  “那个,我老爸在下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说实话,我对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心里半点底都没有。我只有通过不停地找十八说话,来缓和心中那股子紧张的情绪。

  “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吧!”十八以一种不确定的语气对我说道。

  “钟馗绸缪此事多年,此时牵一发动全身,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够从劫难中全身而退。我不能,你不能,甚至双王和钟馗也不能。”十八轻抚着剑锋低声又道。

  “你的意思是说,是死是活,全靠运气了是吧?”我将衣裳的口袋里塞满了道符然后问十八道。

  “是气运!”十八纠正着我道。

  “钟馗就是你先前所说的那个大人吧?好好儿的做他的鬼王不好吗?干嘛要折腾这么多的事情出来。”我将口袋的扣子扣好,站起身来跳了几下,确认道符不会洒落出来问道。

  “此事无关对错,只是立场不同而已。双王想维持现状,而鬼王则是想励精图治进行一番改革。两种不同的观念碰撞在一起,总会迸射出一些火花的。说起来,鬼王大人只不过是想要恢复人间千多年那般的信仰而已。可是斗转星移,人心会变,又岂是他一己之力就能达成的?”十八轻叹一声道。

  “听你这么说,你还是比较赞同钟馗进行改革的?”我点了一支烟,走到十八身边坐下问道。

  “赞同如何,不赞同又如何。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狱长,我只想安稳的过我的日子。再等一个机会,托托关系看看能不能投胎做人罢了。至于其他的,让他们去争吧。谁占上风,我给谁卖命,就这么简单!”十八倒是毫不避讳的对我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其实他这种想法,也代表了大数人和鬼的想法。跟风,是最稳妥的一种处世之道。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在鬼界,都是如此!

  “唉,这特么我算不算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这事儿跟我有蛋关系?”我靠在门框上,看着漆黑的夜空长叹一声道。

  “想要获取,就要付出,谁让你老爹立功心切,想藉此帮你改一改命格呢?所以呀,你就算为了给自己改命也要豁出去弄这一回了。”十八笑了笑说道。

  “我没觉得我的命有什么不好!”我琢磨了一下对十八说道。现实中我的命也确实算不上很差,除了出生就被亲人抛弃之外,其他的事情我倒也是顺风顺水的。甚至于现在还住上了别墅,还有一个长相上佳的女朋友,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你怎么知道你的命好?和牌桌上打牌似的,先赢钱的人往往都是最后输钱的那个。你的命要真那么好,你老爹又何必为你奔波劳碌呢?”十八侧过头来看了看我,然后拍拍我肩膀说道。

  “妈蛋,让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真不好!早知道会这样,我当初死也不会学道啊!”我将烟蒂踩灭在脚下,挠了挠头皮说道。我被牵着鼻子走,我的父亲同样也是这样。卷入了这个漩涡,我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了。

  “一切都是注定的,就算你不学道,也一定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参与到这件事里来。想想也没什么不好的,多少人日夜想见鬼都难得一见。你现在都能跟我坐在一起聊天了,知足吧你就!”十八罕见的跟我开了一句玩笑道。

  “活见鬼,活见鬼,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吧?”我伸手从身下拔出一根野草叼在嘴上,咬牙切齿的对十八反问道。

  “今夜估计是没事了,你睡吧,我出去转悠一圈!”捱过了子夜零点,天门附近毫无动静,十八起身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