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22章 阴兵灭鬼门关
  “呛啷啷”锁链一阵乱响,将剩余的鬼卒捆到一起。顾纤纤又是一个漫天花雨放了出去,这一次除了那些手中有盾的刀盾兵逃过一劫之外,阴兵再度倒下了一批。而我也趁机打出了手中准备已久的道符攻向了那些落单的阴兵。

  “可恶!”鬼将被十八缠得脱身不得,只有眼睁睁看着自己麾下的阴兵一个接一个的倒在我和顾纤纤的联手攻击之下。

  “喝啊!”鬼将大怒之下将长刀舞得水泄不通,一时间居然将十八逼得连连后退。

  “一剑化三清!”十八和我同时用出了一剑化三清,只不过他的目标是鬼将,而我的目标则是身前的鬼卒!十八双剑同时使出这一招,一时间六朵剑花将欺身上前的鬼将笼罩其中。剑刃打在鬼将的甲胄上发出一阵叮当乱响,将他迈步前袭的节奏完全打乱了。

  “十八闪开!”我三朵剑花撂倒了三个贵族,随后一抖手向那鬼将头顶扔出一枚道符。

  “噼啪!”十八闻声迅速后撤了两步,道符飞临鬼将的头顶,我暗道一声吒将它引爆了。一道电弧正霹在鬼将头上,将他霹得一阵鬼气翻涌定在当场!

  “乾坤一掷!”趁着这个机会,十八一个转身将手中两柄长剑倾尽全力对着鬼将的咽喉处投掷了过去!

  “风卷残云!”鬼将大骇,拼尽全力将两柄长剑磕飞。抬头一看,眼前却是失去了十八的踪影。

  mJ)

  “你中计了!”十八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随后鬼将就觉得咽喉处传来一阵疼痛感。他低头一看,却发现剑尖穿透了自己的咽喉出现在自己眼前。

  “我忘了你还有第三柄剑!”鬼将咽喉处涌出一团鬼气,他单刀拄地挣扎着说道。

  “各为其主,你别怪我!”十八手中一使劲,将长剑从鬼将的后颈处拔了出来道。随着长剑拔出,鬼将化为几缕鬼气消散在空气之中。

  “将军!”众鬼卒得见主将战死,纷纷悲戚的呼喊着。

  “将军身陨,我等回去也是陪葬的命,不如拼死完成任务,或许还能有转机!”一个鬼卒举盾于胸,挥动长刀砍向了缠绕在身上的锁链道。

  “拼了!”众鬼卒闻言纷纷有样学样,挥动手中的兵器劈砍起身前的锁链来!

  “漫天花雨!”顾纤纤见状第三次施展出了漫天花雨,想要将这些鬼卒们一网打尽。

  “噗噗噗!”鬼卒们举盾向天,意图防住那些花瓣的袭击。盾牌一抬,身前顿时空门大开。十八趁此机会伙同我冲了进去,手中长剑此起彼伏地施展开了一剑化三清,不多会工夫就将这些鬼卒们打了个魂飞魄散!

  “轰隆隆!”阴兵灭,鬼门关!那道如同人眼般的洞门缓缓合拢,似乎像是从未开启过一般。

  “也不过如此嘛!”我将金钱剑收回腰间说道。

  “这只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想必其他地方的鬼门也大多如此。我们的实力,鬼王大人已经了解了。可是他们的实力,我们却还是一无所知。下一次来的,恐怕就是让我们难以抵挡的狠角色了。”十八收回长剑插于身后,遥望着前方的鬼门说道。

  “狠角色?难道鬼王会亲自上来不成?”我走到十八身边问他道。

  “鬼王?对付咱们用不着鬼王亲临。他只需要出动麾下的游击将军就足够了!”十八闻言摇头苦笑道。

  “游击将军又是什么鬼?那刚才那个又是什么将军?”我闻言追问道。

  “刚才那个,给游击将军提鞋都不配,他只是一个百人将而已。至于游击将军,等你见了他,自然会知道他是什么鬼了!”十八现在很擅长玩冷幽默,侧身看了我一眼,他眼神深邃的看向前方说道。

  “咱们这边呢?咱们这边就没狠角色?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总不能就让咱们仨在这里玩命,其他人却在那隔岸观火吧?”我现在最想知道的不是对方有多狠,而是自己这边有多狠。

  “这个,得看上头是个什么安排了!”十八心里也没底。狠人有,可是就看双王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是韬光养晦示敌以弱,然后伺机后发制人。还是倾巢而出以硬碰硬?这个问题恐怕眼下除了双王自己,谁也没有答案!

  “得,问你算是白问了!这边没事了,我应该可以回家了吧?”我耸耸肩问十八道。父亲交代下来的任务就是守住天门山,眼下天门已关,看样子在一定时间里是不会再度开启了。我可不想成为肖云第二,死守在这个地方。

  “近期内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了,你回去之后要勤加修行,可不敢有半点懈怠。对了,金印你拿了,可别忘了把折现的金元宝烧给我!”十八伸了个懒腰对我说道。

  “真不要我给你烧两个美人下去?”我问十八道!

  “家花没有野花香!”十八固执的这么认为。

  “那个,刚才你那招乾坤一掷,以前怎么没有见你使过?要不然,左右现在无事,你教教我呗?”我挑了挑眉毛问十八道。

  “那个,地府事忙,此间事了我就先告辞了。记住,别忘了折现的元宝!”十八故作不知的对我说道。

  “唉?唉?你特么走那么快干嘛?把刚才那招乾坤一掷教给我再走!你妹妹的......”说完十八就化作一团虚影消失无踪,只留下我一个人站在茅草屋前跺着脚叫骂着。

  “官人也知道要努力修行了呢,妾心甚慰!”顾纤纤兀地出现在我身边,撑起纸伞幻化出一片桃花林来说道。

  “道法自然,只要心中有道,何时何地都是修炼。话说大半夜的,你弄出这么多花儿啊树的出来作甚?”我抬手作捻须状说道。

  “意境,意境,官人你真是俗不可耐!”顾纤纤白了我一眼,然后撑着伞挽起了我的胳膊,就那么依偎在我的肩膀上说道。

  “好吧意境!”我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就那么陪着她静静地站在桃花林中体会着所谓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