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25章 百鬼夜行
  当天下午,街道上满是当地驻军和武警,他们配合着电视台和广播向市民们宣讲着今晚全城戒严的通知。面对着市民们的询问,他们统一的回答是:上级部门决定在本市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反恐演习,还请市民们19点之后不要出门,以免造成误伤。戒严会持续到明早6点后,到那个时候,全市生活会恢复正常。

  “今晚在家不要出门,茶楼待会关门今天就不要营业了。”从电视上看到了滚动播出的通知之后,我起身对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嘱咐道。刘建军和相关部门已经为我创立了条件,剩下来的事情,就轮到我去做了。

  “怎么个情况?你老爹火急火燎的让我来帮你!”回到楼上,我拿起了供奉在三清像前的金钱剑。刚把它缠到腰间,身后就传来了十八的询问声。

  “就来了你一个?”我回头看着身后呈虚影状出现的十八问道。倒不是说他的能力不足以帮我完成这次的事情,而是人手太少了。加上他,我们也才两个人。7平方公里的面积,让我们两个人从何查起?

  “看这形势恐怕是的!说说吧,到底什么事情?”十八左右看了看,然后耸耸肩问我道。

  “我怀疑,有鬼祟从其他地方的鬼门关看守人手上逃脱了。眼下怕是进入了这个城市,昨天一夜之间,本市就死了8个人。现在受人之托,我决定把他们给找出来!”我往兜里塞了两沓道符,简单的把事情对十八说了一遍。

  “天下鬼门众多,有漏网之鱼也不奇怪。”十八闻言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只是我的帮手实在太少,到现在才你一个,7平方公里的范围,我们怎么找呢?”想起这个问题来,我有些挠头!

  “尽人事!”十八倒是比我豁达得多,闻言在那笑道。

  “也只有如此了!”我看着面前的三清像,轻叹一声说道。

  “你大晚上的还出去?”吃罢晚饭,我准备出门。顾翩翩坐沙发上问了我一句。

  “有事要办,晚上不要出门,窗户上我都已经贴好了道符。待会我走之后你们把门关好,把这个贴门楣上就行了!”我指了指茶几上的那张道符对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说道。

  “你这......自己小心知道吗?”两个女人都是曾经跟我经历过一些事情的,见状顿时就明白了我晚上出门是去做什么。两人这次没有互相顶牛,而是一致的在那担心起我的安全来。

  “没问题的,我有帮手!”我指了指身边站着的十八对她们说道。只是两女看不见十八的存在,还以为我是在故意搞怪在逗她们。

  “参见大人!”打别墅出来,顺着门前的小路转了个弯,从小路两旁窜出来上百个身穿袍服,腰悬锁魂链,身背断魂尺的差役来。这些鬼差齐刷刷跪倒在地,大声唱道。这个时候我顿时明白了,为毛人们都想当官,这特么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免礼!诸位是......”我回想着电视剧里的情节,故作矜持状略一抬手对众差役说道。

  “我等皆是缉查司探子,此番是受上命来助大人一臂之力。”一差役闻言抱拳应道。

  “甚善,那今日,还需诸君多多出力才是!”我闻言心中大喜,一抬手对众差役说道。

  “当以大人为马首是瞻!”差役们齐声应道。看看人家多会说话,当以大人为马首是瞻,啧啧啧!爽!

  “如此,请诸君与某进城,今夜势必尽拿宵小,扬我缉查司威名!”我踌躇满志的站在路当间儿说道。如果此时有人从此经过,一定以为我是一个挡道儿的精神病!

  “喏!”众差役闻言又是一阵齐声应喏。

  “你们百人分拆为四队,以二十五人为一队。分布城内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由外向里搜索。十八,咱俩就负责城中心位置了。大家记住,遇到反抗之徒,无须宣讲律法,当场格杀!我会在城中心,等候诸君的佳音!”带着众差役来到空无一人的城市街道上,我止步对他们说道。

  “大人放心,我等晓得如何办事!”四队中各站出一个领头的差役来对我拱手说道。

  、m

  “城中心是最繁华的地方,也是最复杂的地方,咱俩分头行事吧!”等众差役化为道道阴风散去,我才转身对十八说道。

  “也好,若是有事,你只需大喊三声十八我就会来帮你!”十八紧了紧背后的三柄长剑对我说道。

  “好!”我点点头,手扶着腰间的金钱剑向路边一小巷中走去。

  小巷中的路灯发出惨白色的灯光,照亮着有些坑洼不平的窄路。路旁都是三五层楼高的老式建筑物,此时人们还没有睡,俱都窝在家中看着电视,想从电视新闻当中打听一点本市戒严的最新消息。偶尔有孩子不听话想要出门,很快就会被大人们呵斥外加敲爆栗给拉扯了回去。

  路边的屋檐上向下滴落着滴滴的积水,房屋的墙皮上斑驳地张着一些绿色的青苔。水滴滴落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声滴答滴答的声音。

  “啊!”猛然从一幢房屋的二楼传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我心头猛然一惊,循着声音就跑了过去,心中不停的暗暗祈祷着:千万等我来,千万别出事!

  这是一幢老式的筒子楼,厕所在楼梯道的拐角处,每两层就会有这么一间两个蹲位的小厕所为人们提供着排泄的地方。厨房是住户们自己搭建的,就在各自房门旁的过道上。过道中悬着一盏30瓦的小灯泡,为进出的人们提供着微弱的照明。

  “啊!”又是一声喊叫声传来,尖锐的声音回响在过道中,让人心里一阵发紧!

  “怎么回事?怎么了?”邻居发出的喊声,惊动了左邻右舍,他们纷纷打开房门走出来互相探究打听着!

  “嘭!”我不顾那些住户戒备的眼神,一脚将房门踹开!

  “神经病,你特么踹我家门干嘛?”屋子里一对小夫妻正在做着爱做的事情,男人听见门响,一把用毯子裹住自己和老婆的身体回头冲我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