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30章 危机重重
  “什么?近乎全军覆没?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数十支队伍,就没有一支成功的?”听完汇报,钟馗一脚将跪在身前的小校踢倒在地怒喝道。他知道人间有修道之士,他也没打算所有的队伍都能成功。可是现在汇报给他的消息,居然是一支成功的队伍都没有,这个结果对于他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他需要在人间造成恐慌,然后再由他出面收拾残局。迫使那些没有了信仰的人,重新拾回信仰。当然这个信仰的对象,必须是他钟馗。只有让人们处在极度的恐慌之中,等他出面收拾残局的时候,人们才会对他感恩戴德,信仰有加!现在事情出了岔子,并没有按照他计划中的那般顺利进行。这让钟馗很是恼火!

  “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以至于每一处鬼门都有阳间的修士在那里把守。偶有冲出重围的,也被人随后尽数歼灭。此次我们损失不小啊大王!”小校从地上爬起来,以头抢地痛哭流涕道。

  “有多少支队伍冲出去了,又有多少支队伍别人歼灭了?他们又是被何人在何地歼灭了?这些你们弄清楚了么?”钟馗一撩袍服下摆,瞪着周围战战兢兢的属下们问道。

  “这个…尚未可知。不过大王,我们很快就能查清楚的!”有幕僚迟疑了一下,还是出班答话道。

  “那还不赶快去查?都愣在这里等饭呐?”钟馗冲诸属下大声怒吼道。

  “是,小的们这就去查,这就去查!”众鬼见钟馗怒了,慌忙作了鸟兽散!

  众鬼出动,真要查一件事还真不难!很快,他们就把钟馗那些问题的答案给找出来了。而我的名字,赫然被他们写在了情报的第一行!

  “程小凡?”这是我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鬼王钟馗的眼中。他看着长长的情报,嘴里轻声疑问道。

  “回大王的话,据属下探听来的消息,这个程小凡已经多次坏过我们的计划了。此子修为算不上高明,可是却偏偏好管个闲事。加上有人相助,居然也成为了鬼王大计之中的一刻拦路石。如今想想,真真是可恨得紧!”幕僚走到钟馗身边,指着我的名字对他说道。

  “嗯?世上还有这么个趣人?如能为我所用……”钟馗想对我进行利诱拉拢。毕竟和打打杀杀比起来,他更喜欢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个…大王,恕我直言。想要此子为大王所用,恐怕是不可能了!”幕僚一见钟馗对我起了招揽的心思,连忙在那说道。

  “何出此言?”钟馗闻言有些不解。凭他驱魔大神,巡狩天地人三界的鬼王身份,居然还有人是他拉拢不来的?

  、2正Q版t首hN发{

  “大王休急,且听我慢慢道来!”这是文人幕僚的通病,自古以来就是如此。每每说到问题的关键处,都要卖一卖关子。秀一秀自己的存在感!

  “愿闻其详!”钟馗知道自己幕僚的毛病,虽然心中不耐,可还是按捺住性子在那说道。

  “大王可知,这程小凡之父是谁?”幕僚过足了秀存在感的瘾,这才刷一声打开折扇度步说道。

  “是谁?”钟馗暗自握了握拳头,忍住弄死这个幕僚的冲动问道。

  “双王麾下幕僚,程真一!此子,正是那程真一遗留在阳间的独子!所以我说,大王想要拉拢那程小凡,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目的!”幕僚啪一声合上折扇,走到钟馗身前拱手道。

  “居然是程真一的儿子,这父子两个,可真的让本王欲除之而后快啊!”提起我的父亲,钟馗顿时打消了拉拢我的念头。

  “大王所言甚是,这对父子,似乎是天生就是来跟大王做对的一般。大王若想打开局面,杀鸡骇猴的话,属下建议干脆从他们身上动手。大王,是该表明自己态度的时候了。”幕僚在那里出着馊主意道。

  “行大事者,不讲小仁小义啊大王!”见钟馗沉默不语,幕僚又进一步躬身道!

  “程真一有双王庇护,眼下本王还动他不得。不过若是他的儿子出了意外,想必也会让他方寸大乱,无法专心为双王出谋划策了吧?”钟馗沉思片刻,方才开口说道。

  “那是必然的,此事宜早不宜迟,大王准备何时动手?”幕僚闻言赶忙问道。和父亲在双王那边风生水起不同,他在鬼王这边就太不显山露水了。他决定利用此事,让鬼王对他重视起来。

  “游击将军何在?”钟馗返身坐回座上大喝一声。

  “末将在此!”一阵甲胄撞击声传来,随后打殿外走进来一个无头将军。进得殿内,他单膝跪地抱拳大声应道!

  “程小凡,去把他抓来!”钟馗对游击将军下令道!

  “大王,为何是抓而不是杀?”幕僚闻言不解道!

  “投鼠忌器比孤注一掷更对我有利!”钟馗看了看幕僚,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来说道。

  “大王英明!”幕僚暗道一声失策,然后拱手在那阿谀道!

  “如此,末将告退!”无头将军等钟馗作出了最终的决定之后,这才起身抱拳向殿外走去!

  “马来!”出得大殿,无头将军一伸手大喝一声!

  “踢踢踏踢踢踏…”随着他的一声喝,一阵清脆的马蹄声由远至近而来!不多时,一匹浑身裹在火焰之中,通体黝黑的战马就奔驰到无头将军的身边!

  “希律律!”一声马嘶过后,无头将军已然执蹬上马!

  “驾!”无头将军端坐马上,略微辨认了一下方位,随即一夹马腹打马而去!

  “来,美人儿给爷续杯茶!”我丝毫没有察觉危机临近,此时正端坐在品茗小筑里看着风景调戏着美人!

  “你也就只敢在我店里这么说,回家怎么就怂了呢?”颜品茗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提着茶壶走过来低声道!

  “你这真是应了句老话!”我瞅瞅她手上的茶壶说了句!

  “什么?”颜品茗问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