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39章 还阳
  “叮叮叮!”马儿刚跑开,黑压压一片箭簇就射在我的身上。有护身咒护身,这些箭簇果然对我造成不了伤害。箭尖打在我身上,发出一阵叮当乱响过后纷纷跌落在地。

  “想要拿我,凭你们还远远不够!”我回头拔剑直指神射营众鬼喝道!

  “再射!”神射营大将闻言怒道!同时将手中那支早就蓄势待发的箭簇对着我射了过来!

  “大风,大风!”神射营众将搭箭拉弓,这一回更狠,他们齐齐从箭壶中抽出三支羽箭搭上了弓弦。拉了个半月后,一个齐射对着我就射了过来!六百多支羽箭遮天蔽日就冲我疾射了过来,看这架势不把我留在这里他们是誓不罢休了!

  “砰哒!”一支箭簇势大力沉地射向了我的面门。急切中我向后一个仰卧,箭簇横空而过,带起了一道强劲的气流。

  “咦?”一箭射空,神射营大将讶然一声,随之又往弓上搭了一支羽箭!

  “咻咻咻!”不等我从地上翻身起来,六百支羽箭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冲我覆盖过来。瞬间将我埋进了箭堆里,只露出了一个人形躺在其中。

  “将军!”见我躺在地上半天不动,有鬼卒大喜道。

  “过去看看!”神射营大将缓缓将松开弓弦,对身后士卒们吩咐道。闻言十几个鬼卒出列向我躺倒的地方走了过来。这要是把这小子留下了,想必回去鬼王大人的赏赐一定少不了吧?他们在心中开始憧憬着钟馗的奖赏起来!

  “乾坤一掷!”等这十几个鬼卒迈步前来,而他们身后的那些同袍们也放松了警惕观望的时候。我忽然从地上翻身而起,将手中金钱剑对着箭阵就投掷了过去。金钱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剑影,将挡在它身前的几个鬼卒打为齑粉之后直奔神射营大将而去!我紧跟在金钱剑身后,一探手抓住了剑柄,任由它那股疾冲之力带着我向前冲去!

  “鼠辈!”神射营大将见状喝骂了一句,反手从身后箭壶当中抽出三支箭簇搭上弦,拉弓就朝我射了过来!三支箭簇呈品字形向我窜来,金钱剑去势凶猛,一气儿将它们斩落尘埃之后继续奔那大将而去。

  “保护将军!”见势不妙,大将身边几个亲兵拔刀举盾护卫在他身前吼道!

  “一剑化三清!”眼看剑锋逼近,我紧握剑柄手腕一抖就是一个一剑化三清向那大将攻了过去。我的功力较之阎烈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能幻化出三清来,而我却只能幻化出三道若隐若现的人影来。三道人影先后向那大将扑了过去。劈斩开了挡在他身前的那些刀盾亲兵之后已是强弩之末,只在大将盔甲上留下了几道浅浅的印记便消散不见!

  “北斗转太虚!”我握住剑柄脚尖往地上一点,止住了前冲的态势过后顺势打了个转儿。剑锋过处,地上凸显出北斗七星的印记。七道闪电先后向那大将击落了下来!

  “镇狱之术?你从哪里学来的?”大将见状连连向后撤退着,反手摸出一支箭簇搭上弓弦喝问我道。

  (更新O最B!快4a上☆

  “正气八方!”我见他有些乱了方寸,紧接着使出了正气八方。周遭丈余范围内顿时被那个大大的八卦给笼罩在内,数十道剑气冲天而起切割向范围内的所有敌人!

  “噗噗噗!”大将来不及射出手中那一箭,长弓便被穿梭的剑气给绞了个寸断。天上雷弧闪耀,地上剑气纵横。一时间将那些没有来得及撤向后方的鬼卒们杀倒一片,而他们的将军此时也是衣衫褴褛,身上伤口纵横。护体的那身铠甲,早已经被那些剑气给切割成了碎片散落一地!

  “嘶律律!”就在余者仓惶后退,神射营阵型大乱之际。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我身侧传来,再然后一声嘶鸣响起。我回头一看,却是丽姨娘送我的那匹骏马又回来了!

  “好马儿,回头我多给你烧些好吃的下来!”我翻身上了马背,摸摸它的脖颈说道。马儿一个人立,载着我奋蹄冲过了大乱的敌阵向前冲去。

  “快些,前边就有出口了!”我头顶那一道亮光指向了一处涟漪波动的镜像,我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在马背上说道。连番使出一剑化三清那四招,我的身体已经有些透支了!刚才对敌时精神亢奋还不记得,此时脱离险境之后,我才觉得浑身酸痛无比。看来这招式,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起码以我现在的道行,连贯着用上两次已经到了极限!特别是乾坤一掷和正气八方,让我的精神现在处于了一阵极度萎靡的状态!

  “踢踢踏踢踢踏!”马儿载着我冲进了涟漪,我心神松弛之下,眼前一阵发黑的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恍惚间,我似乎回到了家中。我长吁一口气,任由灵魂坠落进自己端着着的肉身之中!

  “我勒个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睁开酸涩无比的双眼之后,身体里传来的那一阵酸痛让我一阵呲牙咧嘴!我想活动活动身体,等血液流通之后再起身去沐浴一番。可是想归这么想,关节却依旧僵硬无比的定在那里。只要一动,就跟要骨折似的传来一阵疼痛感!

  “那个啥,家里有人吗?”不得已,我只有保持着盘膝打坐的姿势在那里出声喊了一句!

  “咦?我似乎听见他的声音在说话!”楼下客厅里,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正在那里喝着冷饮吃着水果,看着肥皂剧!顾翩翩恍惚间似乎听见了我的喊声,随后将电视的音量调小了许多对身边的颜品茗说道。

  “你是太想他了出现幻听了吧?他不是说要在屋里待7天么?这才第三天,早着呢!”颜品茗将茶几上的葡萄皮归拢了一下,伸手扫进垃圾桶里说道!

  “那个,活的给我来一个!”我等了半晌,也没听见有人回应我。咬牙强忍着身体里的酸痛感,再度冲门外喊了一声。

  “咦?难道真是他在喊我们?”这回颜品茗也听见了我的喊声。拍拍手站起身来向楼上跑去道!

  “等等我!”顾翩翩闻言紧随其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