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44章 狈
  “我没吃饱!”从刘建军家出来,已经是晚上10点了!夏天的这个点,正是人们纳凉烧烤喝啤酒的好时候!饭桌上许海蓉不停在那说着死者,尸体,内脏什么的。让顾翩翩觉得很是倒胃口!一出小区,顾翩翩就挽着我的胳膊在那里娇嗔道。颜品茗闻言也随之在一旁附和着连连点头!

  “走,我请吃炒面!”我指着路边一家炒面摊对两女笑道!

  “只要你觉得好意思,你请我们就吃!”颜品茗冲我撇了撇嘴说道。

  A◇看正版、章I节,上

  “算了,去茶餐厅吃吧!”小城有家茶餐厅,档次虽然大众化,可是胜在味道尚可,分量十足!所以当地的居民,但凡是请客吃饭,那里都会是首选的位置。据说老板是一对夫妇,早在90年代的时候夫妻两就双双下岗。当时靠着一张桌子,四条板凳做夜市。渐渐发展到现在拥有一幢5层楼,近100张台面的规模。这对夫妻在小城当地,也成为了励志的典范。

  当然人红自然是非多,人生总不会那么一帆风顺的。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人眼红人家挣了钱,仿佛人家挣钱就跟抢了他的钱一般。全然不知人家付出过多少努力和时间,恨不得人家窝头咸菜,他家锦衣玉食才好!

  面对此类人,那老板总是一笑置之。最多说上一句:没人绑着你,觉得这一行赚钱,你也可以来干!我卖饭,你掏钱吃,天经地义!而老板娘则是个火爆性子,和老板不同,遇到这样的人她会直接丢一句:你又不是我儿子,想撒娇卖乖回家找你妈去,老娘这里不伺候!别以为所有人都有义务哄着你,出了你家大门你屁都不是!不过有人黑就有人捧,日复一日,夫妻俩的生意就这么做了下来。

  来到了茶餐厅的门前,就看见一楼大厅是人声鼎沸。汉子们在那里高声喧哗着拼酒,而女士们则是坐在一边窃窃私语着。偶尔会发出一阵笑声,谁也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在笑些什么!

  “先生您几位?”虽然生意火爆,但是迎宾小姐依然面带着笑容向我招呼了过来。

  “三位,有空座么?”我看着已经爆满的一楼大厅问人家道。

  “三楼还有空座的,三位上面请!”妹子走到电脑前头看了看入座率,然后回头答道。

  “嗝,貌似我这个暑假,胖了几斤的样子!”三个人,点了份汤,又吃了点串什么的才算把五脏庙填满。走出了茶餐厅,顾翩翩打了个饱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开学之后,你就可以和胖妹相媲美了!”我摸了摸她的直发,在那里打趣道。

  “哎呀,说起胖妹,我们把她给忘了。放假之前说好了要去找她玩,请她吃大餐的!完了完了!”顾翩翩见我提起胖妹,这才想起来放假的时候和她的约定。

  “离你开学不是还有段日子么?要不咱两过几天过去一趟?”我宠溺的捏了捏顾翩翩的下巴对她说道。她真心朋友不多,胖妹是其中一个。既然她很在乎和胖妹之间的友谊,那么我陪她走一趟又算得了什么?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出去溜达溜达,没准还能发生点什么呢?一念至此,我眉开眼笑起来!

  “猥琐!”颜品茗伸手拧了我一把说道!

  “昂?”我从YY里清醒过来,回头看了她一眼不解道。

  “你的笑容看起来很猥琐,说,心里是不是在打什么鬼主意?”颜品茗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边相伴而行的顾翩翩,挑了挑眉毛问我道!

  “额,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敛去脸上的笑容,道貌岸然的对她说完这句,径直向家的方向走去!

  “救命,救命!”正走着,忽然打路边一巷子里传来一阵呼救声!然后一条黑影迎着我就冲了过来,隐约间看起来似乎是一条狗的模样!它的嘴里,好像还叼了个什么东西。

  “一剑化三清!”见那畜牲来势凶猛,我一把将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挡在身后,随手抄起路边的一把扫帚一抖手打了过去!

  如今养大型犬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这些人很少会把狗给栓上,就那么任由它们在城市里横冲直撞。看那狗的样子,颇有些狗急跳墙的态势,我担心它会对顾翩翩她们造成伤害。

  “狈!”扫帚毕竟不是宝剑,打在狗的身上将它扫到了墙角,却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丫呲牙对我吠了一声狈,而不是汪!

  “呜哇!”它一张嘴吠了这声,一直叼嘴里的东西就掉地上了!借着路灯不算明亮的光线,我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个婴孩儿。孩子受了惊吓,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发出哭声!

  “狈!”长得身材像狗,面相却狡诈得和狐狸相差仿佛的玩意绕着我左右窜着,吐露着嘴里的尖牙对我再度吠了一声!

  “这玩儿是不是狼狈为奸里的那个狈啊?”我瞅着这货色厉内荏的样子,一边用扫帚逼着它不让它上前,一边侧过头问身后的顾翩翩道!

  “这个,或许是吧?!”顾翩翩手里轻拉着我衣服,从我背后探出头来看了那货一眼说道。说实话,她也不确定眼前这东西是不是那个狈,毕竟很多东西咱们也仅仅从传说里听过,或者在书里了解过一点。真正的狈,相信见过的人不会太多!

  “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一个身穿睡衣的少妇从巷子里追了出来,看我们把那东西堵住了,连忙出声央求道。

  “待会我把它拦着,你来抱孩子,可以吧?”我拿着扫帚向面前那个东西逼近了过去道。

  “谢谢,谢谢!”少妇见我愿意帮忙,连声在那里道着谢。

  “狈!”那东西似乎听懂了我和少妇之间的对话,脚下连退了几步,站在孩子身前寸步不离的又吠了一声!

  “这特么都成精了?”我用扫帚撩拨着那货,想激怒它,让它对我发起攻击从而离开那个孩子。却不料它压根不理会我这茬儿,依旧站在原地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