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47章 追踪
  “你小子心里有抵触情绪,有怨气。认为我刘建军不够朋友,大半夜把你叫到局子里来审对不对?这事我刚才就说了,我为什么要叫你来?就是为了证明你的清白。现在把话说清楚了,不就没事了么?”刘建军我答得如此干脆,在那里挠挠头对我说道。

  “没事了?没事我回去睡觉了!”我拿定主意,这次就算他说破大天去,我也不掺和这些闲事了。

  “或许你认为是在管闲事,因为我们是警察,这是事情本应该就是我们来做。而你只是一个与此事无关的人对吧?你自己看看录像,难道你真的认为这件事不是你份内的事情?你是个道士,职责就是降妖除魔,替天行道。这件事光凭我们是解决不了的,还要死几个人你才肯帮我们?”刘建军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在那里吼道!只是尼玛,说话归说话,要不要这么上纲上线?

  “你激动个毛线你激动,那么多人你不找,你咋死盯着我不放?特么别人有事儿就想起我来了,我特么有事儿又该去找谁?谁特么能伸手帮帮我?”我一把甩开刘建军的手冲他说道。顾纤纤的事情,我用自己寿终正寝的条件,外加通灵之后损失的三年阳寿才保住了她平安。虽然人是平安了,可是和我却阴阳两隔。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没事充什么滥好人?连自己的身边的人都保不住,我还有什么资格去充大头蒜?这个念头打顾纤纤离开我之后,就一直盘桓在我心里。今天被刘建军这么一激,我终于爆发出来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以为我愿意总是把你扯到案子里啊?我也不想,我也想让你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生活,不掺和到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里头来!可我特么上哪儿找跟你一样的人去?对了,你刚才说你有事儿?啥事儿你说,我能帮的一准帮你!”刘建军吼了一半,忽然放缓了语气问我道。他反应过来了,我肯定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在一个人扛着。

  “跟你说也没用关键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吧,总会解决的!”我有些颓然的对他说道。这事儿跟他说真不管用,他有很多办法对付罪犯我承认。可是随便一只小鬼,就能让他焦头烂额这也是事实。

  “是那方面的事情?那我真帮不了你。你们不是有协会么?你怎么不去那里求援?”刘建军琢磨过来了,转念间在那里帮我支着招道。

  “协会?协会只负责开会,这事儿他们也无能为力。”我耸耸肩对刘建军说道。不是有句话说么,高手在民间,协会那边更多的是从事理论学习的地方。况且就我这样的野道士,根本就没有加入协会的资格!

  “你真找不到那东西?假如这两起案子真是它做的话,任由它这么祸害下去,后果很严重的!”刘建军闻言也无法可想了,伸手拿过茶壶,给我倒了一杯茶问道。

  “我是找不到,但是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端起茶喝了两口,想了想对刘建军说道。

  “相生相克?谁能克制那东西?”刘建军现在只想尽快把那个疑似狈的家伙找出来,然后跟尸体上遗留的爪痕进行比对,确认案子是不是它做的。听我这么一说,赶紧问我道。

  “狗哇,你们不是有警犬么?去牵两条小七小八,霹雳什么的过来。到现场嗅嗅味道不就是了。”我将杯中温度适宜的茶水喝完,将茶杯放回桌上对他说道。

  “然后呢?”刘建军挠挠头又问道!

  “然后?然后你们跟着狗走啊,这还要我说......”我闻言有些无语的冲他翻了个白眼道。

  “额,不是。我是问你,找到那东西了之后该怎么搞?”刘建军有些讪讪的说道。现如今但凡遇到点诡异的事情,他就全指望上我了。

  “这东西应该不是鬼,要说起来应该属于怪的一种。得得,你们跟着狗,我跟着你们总行了吧?”我见刘建军确实心里确实没底的样子,摆摆手说道!

  “好!那宜早不宜迟,等天亮了人一多。就算牵狗过去闻味儿,也闻不出什么了。咱们现在跑一趟怎么样?”刘建军是个说做就做的人,见我答应帮忙,赶紧趁热打铁道。

  “走吧走吧,对了,这件案子跟我没关系了对吧?跟我家那两位也没关系对吧?别三天两头来问,很烦的知不知道?”我拍拍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向门外走了两步忽然站定了问刘建军道。

  “抓着真凶你们就没事了!”刘建军这小子学精了,生怕我待会出工不出力,闻言说了这么一句!

  a更新I@最0*快~上K=

  “就这儿了!”决定了行动的计划,剩下的事情就是按照计划来执行了。刘建军很快就抽调了两条警犬过来,然后亲自带队赶往了案发现场!

  案发现场就在我和狈相遇的那条街对面的一处工地里,看形势是才打好地基,准备起房子!等我们到那的时候,现场除了留守的警察之外,还有工地的老板和死者的几个工友。这些人被警察拦在案发的那间活动板房外头,现在正窃窃私语着。

  “警察同志,你们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一见来了一群警察,本来情绪还算稳定的老板带着那几个工人一把扑到刘建军面前嚎了起来!死人没关系,关键是在他工地上死的,而且还是他的工人。他嚎不是为了死去的人伤心,而是在心疼自己要出多少钱,才能把死者即将到来的那些家属给摆平!

  “得得,你也别嚎了,该干嘛干嘛去。案子我们会抓紧侦破,你们在这里围着也于事无补!都散了吧,散了吧!”刘建军见状跟他们交代了几句,然后示意警察把警犬牵屋里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尸体早已经被运走,现场只留下了一滩腥臭的血迹。警犬绕着屋子溜了一圈,完了冲血迹斑斑的床铺上吠了两声。一个警察走过去,戴上手套仔细地检查起床铺来。半晌,从毯子一角找到了两根毛发。

  “应该是那东西不小心留下的,给警犬闻闻,看看能追上不能!”刘建军看了看那两根黄黑相间的毛发,断定不会是死者遗留下来的,然后对属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