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48章 狼狈不相离
  警犬在毛发上嗅了两下,打了一个喷嚏,似乎毛发上的气味刺激到它了一般。原地打了两个转儿,摇了摇头后警犬迈开四爪向门外奔去!一见警犬动了,一众警察呼啦一声全都跟在了后头向前跑去!

  “快,上车。”眼瞅着跟不上警犬的步伐,刘建军赶忙招呼着警察们上了警车。一溜5-6辆警车闪着警灯,跟在前头迈步疾奔的警犬后头向城郊方向开去!

  “汪汪!”警犬带着警察们来到了位于城郊的一个三岔路口,这才放缓了脚步。稍事休息了一下,有警察上前给警犬喂了点食物和水补充体力之后。它低头在地上嗅了嗅,对着一个路口就吠了两声!

  “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刘建军问身边的警员道。

  “应该是往沙窝子乡去的吧?那边丘陵密布,去年我跟朋友去钓过鱼,那路别提多难走了!”警员听见刘建军问他,略微辨认了一下方位说道。沙窝子乡,顾名思义这里遍地是黄沙。不管是丘陵,还是田地里,含沙量都是极高的。这里的农作物除了稻谷,就是红薯花生了。

  种别的,品相不好之外,味道也是酸涩无比。所以这个地方,算是小城所属乡镇中比较贫穷的一个乡了。虽然历任村支书也想过很多办法想要让这里富裕起来,可是到了最后都是虎头蛇尾的不了了之。要么就是想的办法不对症,要么就是自己成为了先富裕起来的那一批人。总之,沙窝子乡还是那么贫穷!

  “让警犬上车,这么跑下去,别把狗给累死了!”借着车头大灯的灯光,刘建军看着舌头拖老长的警犬对属下们说道。

  “开一段距离让警犬下去闻闻,只要方向不错就行了!”等饲养员下车把警犬弄上车后,刘建军又嘱咐了一句。

  “这路,也没人修修!”亮着大灯沿着越来越窄的砂石路向前开了一段距离,在警车底盘第三次被刮到的时候,驾驶员终于忍不住开口抱怨了起来!也得亏是后半夜,乡里没车进出。要不然就这条勉强能容一辆车单行的砂石路,错车都没地方错去!

  “现如今乡里的路都是由各乡自筹资金修建了,这地方穷,能把这条路修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开慢点,别急!”刘建军将车窗摇下来,掏出香烟一人扔了一支说道。

  “不是有财政补贴么?”司机点燃了香烟随口问了一句,问完就知道自己白痴了!

  首:{发…X

  “呵呵!”果然,一车的警察全都笑了起来!

  “好吧,刘局将就点啊,前头可能会更颠!”看着车灯下那坑洼不平的砂石路,司机嘴里吧嗒了一口烟,然后紧握方向盘在那提醒了一句道。

  “前头进不去了,咱们把车停这儿步行吧!”警车左摇右晃的又往前行驶了约莫半个钟头,看着已经变得只有不到一米宽的砂石小路,刘建军皱皱眉头对属下们说道。

  “那边有个山坳,我们把车停那边去。”司机左右看了看,找到了一处勉强能停几辆车的山坳对刘建军请示道。

  “行,你们几个司机就别跟着了,留在这里看着车!其他人,牵上警犬步行!”刘建军打开车门跳了下来,稍微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直的身体对所有人说道。

  “山路走得惯么你?”我跟在刘建军身后,上下跳跃了几下活动了一下身体,完了在那问他道。

  “走得惯么?你小子也太小看人了。打我们这辈往上数,哪个不是从农村进城来的。我告诉你,小时候我背着书包上学,一气儿翻几座山不带喘气的。这也是后来,进了城上了班,身体素质反倒是差了一些!”刘建军放缓了脚步对我说道。

  “那是,你走慢点儿。山路不比平路,咱别一口气把劲儿使完了!”我瞅着刘建军健步如飞走在前头,又提醒了他一句道。天知道那个狈藏在哪座山丘里了,照他这么走,不出一小时就得歇菜!

  “你小子顾着自己吧,可别掉队了!”刘建军不以为意的在那里回了我一句。

  “呜...汪!”走到天色放亮,已经有些精疲力尽的警犬忽然弓起身子,冲着一处山丘低吼了起来。诸位在路上溜达的时候一定要留意,一旦有狗冲你摆出这个姿势,就代表它要准备对你下口了。

  “注意,扇形排开,向上搜索。”刘建军见状,明白了警犬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当即从腰间拔出手枪,拉动套筒把子弹上膛之后对众警察说道。

  “嗷呜!”随着警犬不停发出的吠声,打山顶上忽然传来一声悠长的狼啸。

  “有狼,大家小心一点,一旦有危险直接开枪击毙!”刘建军闻声对警察们嘱咐了一句。到这个时候,基本可以肯定夜间和我遭遇的那个东西就是狈了!因为有句成语叫狼狈为奸,这两种生物,几乎是形影不离的。

  “嗷呜~呜!”又是一声狼啸声传来,似乎是在警告着人们不要再靠近了!

  “冲上去!”耳听离狼啸的地方又近了一些,刘建军喊了一嗓子,随后率先向山顶冲了过去。

  “你特么要是在电视里,就是一炮灰连长!”我在后头一跺脚,冲这货喊了一句紧跟在他后头也向山顶跑动了起来!

  “瘸腿了啊?吓老子一跳!”等跑到山顶,我瞅着趴窝不动的那条瘸腿老狼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说道!老狼的前肢似乎被猎人下的夹子给夹断了,因为得不到医治,伤口处已经长出了蛆虫。它瞪着赤红的眼珠子看着我们,伸出舌头舔了舔已经开始腐烂的伤口。

  “狈!”就在我们准备向老狼围过去的时候,打身后传来了一声鸣叫!

  我回头一看,就看见夜里准备叼走孩子的那玩意正在我们身后。让人惊叹的是,它那有些短小的前肢正捧着一块用水冲洗干净了的肉块,像个人一般站立在那里。

  “这是,狈去猎食,取了肉回来喂狼的意思?”刘建军前后看了看,然后在那里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