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53章 夜探武侯坪
  “呱,咕咕咕!”靠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我不知不觉沉睡了过去,一阵夜枭的鸣叫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睁眼一看,太阳早已下山,一轮弯月取而代之的挂在半空撒下片片银辉。摸出手机一看,已是夜里9点。

  “我去!”我起身抖动着的身子,将不知何时爬上身的蚂蚁什么的小虫子一并抖落了下来。然后拧开水瓶洗了把脸,等自己清新一些之后这才探头探脑的从丛林里钻了出来,顺着林边山路回头向武侯坪走去!

  “呱,咕咕咕!”夜枭振翅而起,绕着丛林上空飞了一圈,随后没入夜色不知所终。我走到白天的那个路口,告示牌依旧矗立在那里。只是那个工作人员已经不见,恐怕是下山回家休息去了吧?我借着皎洁的月色,从告示牌旁边绕了过去。

  “这条路还真是难走!”深一脚浅一脚的顺着小路向前摸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居高临下看见下方一处深坑说道。下方应该就是武侯坪了吧?只要从这里下去,就有机会遇上我的父亲。想到这里,我打开了手机电筒。顾不得节省电量的问题,借助手电筒的光线直奔武侯坪而去。

  下到武候坪,我才发现这里有多大。夜色中我根本看不到这里的尽头在哪里。抬头看去,四周皆是高山,此时的我居然有种身陷囹圄的感觉。脚边尽是过膝的野草,夜风一吹发出阵阵刷刷声响。我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杈,一边向草丛里扑打着,一边向前走去。

  夏夜,正是蛇虫之类的生物频繁出没的季节,我可不想被它们咬上一口。只不过我想多了,一路小心翼翼走来,我居然没有发现这里有任何活物的存在。看了看手机,电量已经减少了一格,我将手机关上,平复了一下心情过后默念了一遍开眼咒!开眼咒生效,我眼前不再是一片漆黑,取而代之是一片绿茫茫的镜像!

  “嘟呜!”陡然间,一阵号角声从我身后传来!闻声我快速趴伏在地回头看去。之间一面青色大纛正在迎风招展,大纛上用金线绣了斗大两个字,夏侯!大纛下勒马直立一员大将,身背硬弓,手持丈二铁枪。虎背熊腰,面相肃穆,下颚三寸青须随风微动,端地叫个威风凛凛!

  “通,通通通!”不等我心里暗赞完毕,转瞬间一阵战鼓声响起。我随即扭头放眼看去,但见一面黑色大纛迎风猎猎。绣着黄字的大纛下,一员老将正手持寿头刀,身背铁弓虎视眈眈的只是前方!两面大纛后头,均跟着黑压压一片士卒。此时正随着号角战鼓声跃跃欲试!

  “黄忠,夏侯渊?”我趴在地上,轻轻挪动着身体向一旁爬去。现在我所处的位置,正是两阵中央。少时这两人火并对冲起来,恐怕首当其冲遭受无妄之灾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夏侯妙才!”正爬着,耳听得老将黄忠举起手中寿头刀大喝一声!

  “黄汉升!”听得黄忠叫阵,与其相对的夏侯渊平端铁枪亦是针锋相对道。

  “诸君,杀贼!”通通通三通鼓罢,等麾下将士士气攀至顶点。黄忠寿头刀前指,一声怒喝率先打马冲了出去!

  “众将听令,讨逆!”夏侯渊一提马缰,将战马人立起来,举枪过头同样大喝一声道!

  “大盾上前,长枪居中,弓箭其后,骑马队护住两翼,听我号令!”等到麾下众将整顿好兵马,夏侯渊横枪于鞍上,摘弓搭箭遥指率军冲阵的黄忠大喝道!

  “奶奶的,敢不敢晚点再开打?”我顾不得暴露行藏,从地上翻身而起,弯腰就向前头疾奔而去道!

  “举盾,架枪!”夏侯渊缓缓拉弓,心里估算了一下对方的速度和距离。一箭射了出去道!

  “吼!”无数人高的大盾齐齐斜插在地。盾兵一手把住盾牌,前腿弓,后腿蹦的用肩头死死顶在盾后,试图借以阻止敌军骑兵冲阵!枪兵等到盾牌竖起,连忙上前将手中长枪搭在盾牌之上。枪尖斜斜向上,枪柄插入地下并用脚死死踩住不放,严阵以待对面骑兵的到来!

  说话间夏侯渊射出的箭簇擦着我的头顶插到了地上,我惊出一身冷汗回头这么一看,迈开双腿就狂奔了起来!尼玛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转瞬间老黄策马已经距我不足十来米距离了!我甚至能看见他高高举起的寿头刀,刀锋正向我身上疾落下来!十米距离,策马不过两个呼吸。老黄已经算计好了,一呼一吸之间战马正好经过我的身侧,他只需要顺势拖动刀锋,就能把我一劈两半!

  “放箭!”等黄忠战马再进一步,夏侯渊才压弓大喝道!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无数箭簇铺天盖地的向黄忠和他身后的骑兵覆盖而来!

  “哼!”说时迟那时快,夏侯渊的这一轮羽箭救了我一命。我隐隐听见黄忠鼻腔里传来一声冷哼,随后就听见身后叮叮当当一阵乱响。他顾不得取我性命,此时正挥舞着寿头刀拨打起那些射向他的羽箭来!

  “咻!”夏侯渊远远看着舞动寿头刀拨打羽箭的黄忠,拉弓就是一箭向他面门射去!

  “鼠辈!”黄忠听得弦响,坐在马背上的身体一个向后疾倒,等他翻身而起时,嘴中俨然咬着一支羽箭!抬手将咬在嘴里的羽箭拿了下来,他将寿头刀横置马上。嘴里喝骂一句,摘弓就是一箭射向了夏侯渊!

  “呵呵呵,你还是来了!”正在我抱头鼠窜之时,忽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一把拉住,随后就听见十八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特么的,敢情你一直躲在这里隔岸观火?我特么差点被老黄弄死!”我喘着粗气对蹲在草丛里的十八竖起中指怒道!

  %最1新s$章`节^F上-H

  “你爹有令,让我在这里打探战况。待到他们两败俱伤之时,发信号给他!在此之前,不得暴露行藏坏了他的安排,不然军法从事!”十八将我按伏在草丛里,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这些话是我家老头说的?”我闻言有些不可置信的问十八道。老爷子何时会排兵布阵了?我在心里暗自纳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