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54章 阴兵鏖战 为大宝剑加更1
  “不要小看你爹,若没有几分本事,他又怎么能入得了双王的法眼?”十八拍拍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雕虫小技!”正说话间,忽闻一声大喝在我们耳边炸响。我和十八躲在草丛里遥遥看去,就看见夏侯渊一抖铁枪将黄忠射来的羽箭挑落马下。看样子这两人的武艺不相上下,统军的本事也在伯仲之间。

  “举弩,射他下来!”夏侯渊一枪挑落黄忠射来的羽箭,随后枪尖直指黄忠大喝道。

  “咻咻咻!”弓箭兵闻令向后撤退几步,为弩兵让出地方来。弩兵将校向前踏出几步,齐齐举弩对着黄忠就是一通射!

  “上,保护将军!”紧跟在黄忠身后手掌大纛的掌旗官见势,挥动大纛对身侧的骑兵吼道!随着大纛挥动,一众骑兵打马从侧里贴近黄忠将他团团围在当中。一阵箭雨袭来,那些骑兵当时就倒下了一片。

  “蒙马眼,随某冲阵!”黄忠见状探手入怀,从护心镜后扯出一方布巾迎风啪地展开。随后用布巾在马头上缠绕了两圈,将马眼牢牢遮住之后吼道!紧随其后的骑兵眼见主帅的动作,也随之有样学样的展开布巾将马眼遮挡了起来。数千条布巾一齐迎风展开,发出啪地一声脆响,直叫人心里生出一种震慑感来!

  “加速冲过去!”黄忠不顾箭雨,抬臂横刀控制住身后骑兵们的速度吼道。骑兵冲阵,讲究的是团结一致,一鼓作气!零散的骑兵对于眼前的枪盾大阵来说,起不了什么作用!黄忠这么做,就是要等身后速度不一的骑兵通通集结在一起。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一个点上,冲破夏侯渊的大阵。破了阵,这仗就好打了!

  “射兵三矢后退,长枪御敌,大盾阻敌,骑马队听我号令准备冲!”夏侯渊举枪大吼,随后将马缰咬在口中,双手持枪站在阵中准备迎接黄忠的这轮冲锋!

  “给我破!”三矢之后,黄忠身后的骑兵又倒下了一些。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率军冲击夏侯渊阵式的决心!眼看已到阵前,敌军的枪尖近在咫尺。但见黄忠一提马缰,整个战马人立而起。随后他双手握刀,人借马势一刀横扫向眼前的枪盾吼道!

  “嘡嘡嘡”一阵金铁交鸣,大盾连带着盾后的士兵一起被劈砍成了两半。回手一刀,将刺来的那些长枪削断,黄忠纵马闯入了阵中!

  “南阳黄汉升在此,夏侯妙才可敢一战?”黄忠将寿头刀舞动得滴水不漏,刀锋过处一阵人仰马翻。待到身边丈余范围再没有敌军胆敢停留,他大刀直指夏侯渊怒喝道。

  “划擦,武将单挑?这个我喜欢看!”我蹲在十八身边,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黄忠说道。

  “沛国夏侯妙才在此,老匹夫我来会你!”夏侯渊耳听黄忠叫阵,一夹马腹径直向他迎了过去道。

  “踢踢踏!”两人找准了目标,双双信马由缰挥动着各自的兵刃向对方疾奔而去。见到主将对垒,双方士卒纷纷擂鼓吹号为他们鼓起劲来!

  “嘟呜!”绵长的一声号角响彻云霄!

  “通通通!”一阵急促的战鼓声随之而起!

  “嘡!”随着号角和战鼓的节奏,两人兵刃磕碰在一起,绽放出一朵火花。一击之后,两人也不看对方,就那么错马而过。等到战马冲出去十来丈,这才勒马转身为下一次对冲蓄势!

  “吼,吼吼!”双方士兵砰一声接触上了,在枪刺刀剁之余,他们还不忘为各自主将呐喊助威!一时间战场之上是兵对兵,将对将。双方厮杀了个不亦乐乎!

  “来!”黄忠刀锋直指夏侯渊喝了一声!

  “来!”夏侯渊抖了抖枪,一夹马腹率先对黄忠发起了冲锋!

  “此战必定斩你!”夏侯渊双手持枪,猛地朝黄忠点出三枪后说道。

  “哼,大言不惭!”黄忠一提马缰让开夏侯渊这一击,提刀直劈向他后背冷哼道。

  “骑兵随我上,冲散他们的中军,敌军必败!”黄忠和夏侯渊两人激战正酣,双方的指挥权自然交到了各自的副将手中。黄忠麾下副将见敌阵已乱,打马引军直逼夏侯渊中军大帐而去!

  !5首发

  “骑马队跟我上,冲散对面的骑兵!”夏侯渊麾下副将集结好游弋在阵型两侧的骑兵,扯起大旗就针锋相对的冲向了敌军的骑兵!两支骑兵如同两股洪流一般,互不退让的相对发动了冲锋!

  “乱了,都纠缠到一起了,现在可以给我老爸发信号了吧?”我扒开眼前遮挡着的杂草,看着杀声震天的战场低声对十八说道。

  “再等一会儿,现在他们的实力还在。等到他们两败俱伤,双方到了强弩之末再发信号不迟。”十八凑到我身边,冲战场上看了看然后说道。

  “千年之前能斩你,千年之后依然能斩你!”这边我在和十八说着话,那边黄忠已是三刀将夏侯渊逼得连连后退不止。趁着夏侯渊马步微乱之际,黄忠一刀横斩向他的腰际吼道。

  “老匹夫昔日用计赚我,算不得大丈夫所为。今日你我二人堂堂正正一战,看看谁斩谁!”夏侯渊在马上调整好重心,一枪点在黄忠的刀锷上喝道。刀枪相碰,发出嘡一声响。两人座下战马吃不住力,均是向后趔趄了两步!

  “哼,有勇无谋之辈,今日某就让你心服口服!”黄忠顺势横刀于鞍,解弓搭箭一箭射向夏侯渊道。

  “比射术,某未必不如汝!”夏侯渊一枪挑飞黄忠这一箭,同样将枪挂在马鞍一侧,摘弓搭箭还射了回去道。

  “踢踢踏!”双方对射了一箭之后,各自策马绕着场子跑起了圈来!

  “他们这是干嘛?”我看着这两人也不交手,只是彼此相望着在那里策马跑圈,有些不解的问十八道!

  “蓄势待发,待会马速提起来,就是他们比箭的时候。”十八略微看了两眼,随后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