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55章 意料之外
  “嘭嗡!”一声弦响,夏侯渊终究是没有黄忠沉稳。两人对马兜了十数个圈之后,他率先射出了手中的羽箭!羽箭划了一个弧线,直向黄忠面门飙去!一箭射出,夏侯渊伸手从箭壶又抽出一支箭,紧接着开弓射向了黄忠战马的马头!

  “希律律!”黄忠扣弦隐忍不发,眼看夏侯渊两矢发来,这才一夹马腹又将战马的速度提升了少许。刹那间夏侯渊两箭已到,就见黄忠一箭射落袭向自己面门的箭簇。然后空出手来一提马缰,将战马拉了个人立让过了射向马头的那一支羽箭。趁着战马人立的工夫,黄忠抽箭转身,把弓开了个满月一箭射向了夏侯渊!

  “来得好!”夏侯渊大喝一声,反手从箭壶抽出一支箭,如同长虹贯日一般射向了黄忠。就这么地两人你来我往斗了个不亦乐乎,很快箭壶中的箭簇就已经告罄。两人缓下战马的步伐,相隔对视了一眼,各自抛下手中的硬弓,摘下挂在马鞍上的兵刃就准备策马对冲。

  “这得打到什么时候去?”我抬头看了看已经当空的明月,又看了看两个不知疲惫的千年悍鬼低声嘟囔了一句!

  “谁知道呢,先看看再说吧!”十八伸了个懒腰,也是有些百无聊赖。他的任务是要等着两支阴兵打到两败俱伤之时发信号给我老爸,然后老爸再引兵前来以逸待劳一网成擒。可是眼下看来,黄忠和夏侯渊两人还远远没有到那两败俱伤之时。

  就这么的,两支阴兵一直酣战到后半夜,战局终于出现了变化。黄忠一刀劈向了夏侯渊,夏侯渊虽然举枪挡住了这一刀,座下的战马却是有些体力不支。前膝吃力不住,就那么跪倒了下去。战马失蹄,夏侯渊猝不及防就觉得座下一空,一跟头就那么甩了出去。

  “纳命来!”黄忠见势大喜,居高临下一刀就斩向了夏侯渊的脖颈。夏侯渊摔了个七荤八素,还没等他从地上翻身起来,就听见黄忠的这声吼。性命攸关的关头,夏侯渊也顾不得狼狈不狼狈了。抱着头一个赖驴打滚,就那么滚进了黄忠座下战马的腹下。黄忠一刀砍空,正准备打马前移找补一刀。就看见马腹下边剑光一闪,一柄长剑直直刺进了马肚子。原来是回过神来的夏侯渊,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将黄忠的战马给刺伤了!

  肚子上挨了一剑的战马长嘶一声,四蹄翻飞一阵狂颠,将马背上的黄忠给甩了下来。黄忠砰一声摔落在地,一道剑光随之刺向了他的脖子。

  “铛!”一声,黄忠拔出腰间佩刀架住了这一剑。缓过神来,反手一刀就向举剑偷袭的夏侯渊斩了过去。两个人都来不及起身,就那么躺倒在地,你来我往的互相劈砍缠斗了起来。而一见主帅落马,双方的士兵也是急了。当即也顾不得保持阵型,纷纷向两人落马之处蜂拥了过来。

  “乱了!”十八见势双手互击了一下,很是兴奋的在那说道。

  “救将军!”双方士兵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的那么纠结在一起。一边向各自主帅身边抢去,一边挥动兵刃向身边的人劈砍了起来。一人动,全军皆动。然后就见战场上刀光飞舞,惨叫声四起。一时间两军伤亡呈直线上升。

  “是时候了!”十八冲我点点头,伸手摸出信号筒扯动了底火。一朵烟花带着一声凄厉的尖啸声直飞冲天,然后砰啪一声炸开!

  “嘟呜!通通通!”信号起,稍过片刻整个武侯坪四周忽然响起了阵阵战鼓和号角声!

  “奉命平乱,胆敢反抗者,杀无赦!”鼓号齐鸣声中,我隐约听见了父亲的声音在那里吼着。随后就看见武候坪四周旌旗招展,杀声震天。无数阴兵从山中冒出头来,对着下方武候坪中尚在鏖战的乱兵就是一通射!三轮箭雨之后,乱兵倒下了一大片。剩下的乱兵则是哄的一声做了鸟兽散,这个时候他们也顾不得去救将军了,只想着从这些前来围剿自己的阴兵手中逃出生天!

  “奉命平乱,投降者不杀!”父亲的声音再度从山中传来。只是人在惊骇之中,哪里会听得见旁人在说什么?那些乱兵们依旧四散奔跑着。

  “杀无赦!”一声杀无赦,山中再度射出几轮羽箭。盏茶时间之后,山坡上躺满了阴兵的尸体,又过片刻,尸体们纷纷化作团团黑雾消散不见!整个武候坪,很快就只剩下了黄忠和夏侯渊两人还在那里厮杀着。

  “铛!”一声,两人兵刃相交,迸发出一团火星!

  “你我二人已成瓮中之鳖,不如就此罢手,从这里逃出去之后择日再战如何?”夏侯渊架住黄忠劈砍而来的腰刀,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在那里急促说道。

  “好,就依你所言!”黄忠闻言收回了几分力气说道。

  “你东我西,逃不逃得出去就各安天命了。三日后,我们再战!”夏侯渊见黄忠也有心罢战,随即撤回手中长剑道。

  “三日后再战!”黄忠闻言亦是收刀后撤!之后两人各寻了一匹无主战马,翻身打马各奔东西而去!

  、最新章_节上V%@

  这两人可不比那些杂兵,打马冲了起来,眼前居然没有一人能抵挡得住。父亲见势,连忙下令弓兵齐射,想要将他们留在武候坪。一轮箭雨之后,眼前哪里还有夏侯渊和黄忠两人的踪影?偌大个定军山,这两人早已经不知道奔逃到哪里去了!

  “坏了,老子宁可逃出去100个杂兵,也不想这两个逃出去。”父亲见势一跺脚道。原本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哪里想到这两位事到临头,居然就此罢战各自奔逃了呢?要是让他们进入了城市,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乱子来。

  “你父亲在上边,我带你过去吧!”十八等一切消停了下来,这才轻扯了扯我的衣裳说道。

  “小王八蛋,你来干什么?受伤没?”等十八带我来到父亲身边,他抬头喝骂了我一句!然后再走过来,上下打量着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