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59章 识破
  “后将军黄忠听令,主公急事相召,得令速速前往!”

  “征西将军夏侯渊听令,主公急事相召,得令速速前往!”

  隔日半夜,整个定军山脉四处均响起了阴兵传令的声音。而我,则是坐在父亲早已经派人建好的大帐之中,静候着老黄和夏侯两人的到来。抠死的服装和道具以及在傍晚时分全部到位,看着骚年那对熊猫眼,我忍不住又多给了他几百。让他带着连夜赶工的那些同学们去馆子里搓一顿,也算是我对他们工作的奖励!

  “你真有把握把他们骗出来?”父亲站在我身边,拿着把扇子替我扇着风问道。

  bK*s

  “试试呗!能引出来自然更好,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我身上穿着一套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汉服,坐在大帐之中实在是闷热难当。汗水顺着下巴上沾着的胡子滴落在地上对老爸说道。

  “这,你又怎么知道那两个谁会先来呢?”父亲看了看我身上的袍服还有靠在桌边的宝剑问道。

  “简单啊!黄忠先来,我就在腰间挂上雌雄双剑抠死刘备!夏侯渊先来,我就在腰间挂上倚天剑抠死曹操!”我伸手拍了拍靠在桌边的道具对父亲说道。因为时间实在是很赶,所以衣裳人家只给我做出了一套,但是道具却按照刘备和曹操两人的标准给我整了两套。只不过爪黄飞电和的卢马,人家实在是无能为力。

  最后我索性让十八找老爸,为我在山巅搭建了这么个帐篷。只要不出去溜达,也就不需要那些劳什子的马匹了!至于胡子,反正老刘和老曹都有胡子,就先这么对付着吧!我的目的也不是要和那两个猛人面对面谈人生,聊理想,我只需要把他们从山里诓出来就行了。

  “老爸放心吧,只要让你那500刀斧手藏好,别让人家看出破绽。等他们从山里一出来,到了帐前听我摔杯为号,然后一拥而上把那俩货拿了就走!”我享受着从父亲折扇上传来的阵阵阴风,伸手抖了抖领口对他说道。

  “那要是他俩一起来呢?”父亲始终有些放心不下,闻言追问了一句!

  “不会那么巧吧老爸……”闻言我开口对老爸说道。两个一起来?万一真来了,我该先抠死谁呢?经老爸这么一说,我心里开始琢磨了起来!

  “臣后将军黄忠拜见主公!”正琢磨着,打远处传来一声参拜道!我心中一喜,老黄来了!既然是老刘头这边的人先到,那么我就先抠死老刘吧!拿定主意,我在腰间挂上雌雄双剑,端了一杯酒水从大帐里走了出去。

  “汉升劳苦功高,切先满饮此杯!”我刻意压低了喉咙,走到跪拜在地的黄忠身前说道。

  “臣受重恩,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又何来劳苦一说!”老黄心情激荡之中,并没有听出我的嗓音有什么不同。趴伏在地,说罢就准备起身接酒。我见状就准备砸了手中的酒杯,想趁他此时完全没有警惕的情况下将他给拿了。

  “臣,征西将军夏侯渊拜见主公!”就在我准备砸烂酒杯,放出信号将黄忠给拿了的时候,打远处传来了夏侯渊的声音。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这两猛人果然如同老爸所说那般,特么一起来了!这下完了,要穿帮!我一握拳,在心里急道。

  “妙才且进帐一叙。多年前孤就曾经说过,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时过境迁,你我二人的恩恩怨怨,今日就这么解了如何?”关键时刻还是父亲急智,他轻咳一声,站在帐中高声说道。这么一来,就有点刘曹二人在这里把酒言欢,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意思了!

  “大善,汉升且随我进帐歇息!”我闻言,顺着父亲的话往下说,伸手就去扶还跪在地上的黄忠来!

  “主公素来秉承汉贼不两立,为何今日却要与这曹贼同处一室把酒言欢?”夏侯渊不疑有他,掀开帘子进了帐篷。可是这个老黄却是一根筋的在那里质疑起我来!

  “啪啷!”一声摔杯声从帐篷里传来,夏侯渊进帐之后发现眼前所立之人并非是他的主公曹孟德,当即就要拔剑。父亲见势不妙,也顾不得等老黄头进去了,摔烂了手中的酒杯就大喝一声拿了!父亲这一声拿了,顿时让我身前的黄忠再不迟疑,就见他兀地从地上翻身而起,伸手就要去拔腰间的佩刀。

  随着号令传出,隐藏在四周的众阴兵一拥而上。将夏侯渊死死压倒在地,随之抛出的十数根锁魂链七缠八绕的就将他给捆了个结实!

  “黄汉升快跑,此人非是我等主公,诓骗我们到此想必是要捉拿我等的!”夏侯渊在地上不住挣扎,却奈何身上的锁魂链越捆越紧,任由他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无奈之下,他开口冲帐外起身准备拔刀相抗的黄忠大吼道。

  “想不到你俩千年的死仇,他今日居然肯开口提醒你!”黄忠刀已出鞘,我监视连忙向后退了两步说道。

  “只怪某老眼昏花,居然错认了你这贼人为主公。”黄忠鬼目一睁,从眼中泛起两道精光扫视过我的面庞。在他鬼目扫视之下,我的真容顿时显露无遗。他看着我这张年轻的面庞,不由恨恨道。

  “杀!”说完这句话,老黄不等我开口,边是一刀劈向了我的面门!

  “一剑化三清!”见他举刀砍来,慌乱之中我一伸手拔出了腰间的雌雄双剑,一个一剑化三清就攻了过去!

  “你傻呀?”就在这时,十八从我身旁出现,一脚将我踢开然后举剑架住了黄忠这一刀。

  “干嘛?”我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对十八怒目道。

  “你那剑能杀人么?”十八双手撑住剑身,和黄忠在那里较着力道。

  我闻言往手上一看,特么这才想起来雌雄双剑只是人家给我用木头做成的道具。刚才要不是十八那一脚,我恐怕已经被老黄头一刀两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