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70章 道长帮帮忙
  “对方有多少人?”对于自己的这个手下,强哥还是知道的。不谈别的,就凭他手下那几十个马仔。真和人打起来,也吃不了亏。今天能让斌哥吃亏,那就证明对方的人数比他多得多。

  “最开始是一个,后来来了好几十个......”斌哥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

  “最开始是一个,后来来了好几十个。你带去了多少人?”强哥头也不抬的替对面的道长续满茶水问道!

  “我,我把所有的兄弟都叫上了......”斌哥站在强哥对面,低头说道。

  “那也就是说,在对方的帮手赶到之前,你们几十个人还没打过对方那一个人。你们可真是有出息,越来越有出息了。你们连打架都不行,我还养你们干什么?”强哥将道长面前的茶杯续满,坐回沙发上对斌哥缓缓说道。

  “不是啊老大,现在想起来,我觉得那小子有些古怪。就好像是刀枪不入似的,任由我们怎么打,都好像对他造成不了什么伤害!而他倒是对弟兄们下狠手,刀刀见血。”斌哥回想着现场我的表现,开口为自己分辨起来道。

  “刀枪不入?”耳听得斌哥说出这番话,端起茶杯正准备饮茶的道长手微微一颤,然后把茶杯放回茶几上开口问道。天下能够让人说是刀枪不入的,据他所知只有两种功法可以做到。一是佛门金钟罩,二是道门六丁护身。如果斌哥是这回得罪的人是佛道中人,恐怕他的麻烦就大了!

  行走江湖,有几种人是不能惹的:和尚,道士,乞丐,女人和小孩!僧道游历四方,有救人的手段,害人的方法也不少。而乞丐,人多势众,真要说起来,哪个大哥也没有丐帮帮主牛B。人家不用来阴的,天天一群乞丐堵在你家门口,烦都能把你烦死。至于女人和孩子,你又知道对方有什么背景呢?万一是哪位大佬或者政要的女人或者孩子,等着你的就是人口失踪或者牢饭管饱的结局!

  “大师有何赐教?”自从信起了迷信,想要为自己的后代积德积福之后,强哥说话也变得文绉绉了许多。只不过话说回来,作恶太多,在恶报报完之前,德和福不是那么好积的。不然你上午杀人,晚上烧香,让那些良善还怎么混?

  “呵呵,居士这茶不错!”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道长干笑了两声在那顾左右而言他道。

  “开玩笑,人是你们得罪的,有什么事情也得你们自己去担着。贫道混迹江湖几十年,好不容易盖起了一间道观栖身,犯不上为你们出头。俗话说跑得了道士,跑不了观。真要惹上了狠人,你们跑了,贫道却是往哪跑?”道长说完,眼观鼻,鼻观口的在那里暗自想道。

  “道长若是知道些什么,不妨直言相告。观里的香油钱是不会少的。”见道长说话说一半,强哥心里起了疑。心里一琢磨,起身走进房里,打开保险柜拿出几万块钱来送到道长手边说道。他能在社会上混这么久没出事,靠的就是遇事多想几个为什么。就如刚才,这道长明明知道些什么,却不明说。他就在怀疑,是不是自己手下的小弟得罪的不是普通人。

  “这个......”财帛动人心,看着放在手边的那几摞人民的币,道长犹豫了。要知道这回强哥请他去看阴宅,可也就给了一万块而已。眼下为了打听一下消息,他给出了远超之前几倍的价钱。说,还是不说?道长一时间在那里天人交战起来。

  “不是他们无能,只是对手太不寻常。贫道怀疑,对方非佛即道。居士的手下,恐怕是惹了不能惹的人了!”琢磨了半天,终于还是钱财战胜了理智。道长把茶几上的钱收入囊中,一抬手抚须说道。

  “就算是有一身横练的功夫,硬挨那么几棍不倒是有可能的。可若是刀劈不动,据贫道所知只有两种功法可以办到!一是佛门金钟罩,而是道门六丁护身咒。这两种功法练到极致,当可刀枪不入。不过这只是贫道个人的一点猜想,一家之言,又或许是对方身上穿了什么可以抵御刀砍的衣物也不一定!”道长伸手端起茶杯,轻呡了一口缓声道。

  “这个,金钟罩,六丁护身咒?道长可会这般功夫?”强哥听完道长的话,就如同在听故事一般。如果这道长会这般功夫,他倒是想亲眼看看有怎么个神奇法!

  “金钟罩乃佛门至高法门,就算是佛门弟子,有缘修炼的人也不多见。至于六丁护身......居士想要见识一番也无不可!”道长闻言面露矜持的说道。虽然他的六丁护身咒咒语短缺,只能算得上个半吊子。可是念将起来,生挨上别人几拳不倒,还是可以办到的。

  “居士只管往贫道身上招呼,不须留手!”道长说罢起身,嘴唇微动着念起了残缺的六丁护身咒。片刻之后,只见他面红耳赤的憋着一口气对强哥说道。

  “道长,我可真打了!”强哥左右看了看,从茶几上拿起烟灰缸来掂量了两下对道长说道。

  “居士莫要拖延,快快动手!”道长觉得自己体内的道力流失得飞快,再啰嗦两句六丁护身咒就要失效了。面色一整,开口催促着强哥道。

  “啪啷!”一声,烟灰缸砸到了道长头上变成了几瓣。

  首》发

  “道长果真神人,这么砸都没事!”强哥看着面色如常的道长,心悦诚服的开口说道。同时对道长刚才说的那番话,也就信了十分!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道长忍着脑门处传来的眩晕感,强自控制着自己的步伐走回沙发坐下说道。

  “对对对,刚才我们和那人干仗的时候,他就是这么生挨了我们几棍,然后跟道长这般半点损伤都没有!不如,道长,您出手帮我们教训教训那小子?让他也知道天高地厚!”斌哥见道长所言非虚,连忙趁势上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