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79章 路遇富曲
  “马来!”等到脚踏实地,我猛然睁开双眼一抬手喝道!随着一声长喝,打半空飘落下一匹纸马,待到落地之后陡然变成了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来。这匹马,正是上一次通灵之时丽姨娘赠送给我的那匹。上一次返回阳间之时,它也变成了一张用纸裁剪而成的纸马随我一起上界了。这一次下来,正好派上用场!

  “驾!”我翻身上马,辨明方向后一路向着双王殿打马而去!

  “前方何人纵马?”一路上安静得可怕,路边就连一只游魂都没有。就在我正暗自纳闷的时候,陡然从前方走来一队阴兵。为首一个狼腰虎体,身披重甲,双手各持一柄金瓜锤的鬼将挥锤直逼我喝问道。

  “缉查司办事!”我亮出了令牌,马速不减地向前奔去道!

  “拿下他!”鬼将一见令牌,眼神一冷,双锤互击出一朵火星来喝道!

  “你是何人?缉查司办事你也敢拦?”我闻言一提马缰问道。

  “鬼王麾下大将富曲!来者想必是程小凡?某家等你多时了!拿了!”富曲说话间抡起双锤就向马匹砸来。

  3?首^发v

  “鬼王?这里可是通往双王殿的必经之路,尔等兵甲胆敢非命前来,鬼王莫非是要作反不成?”我一提马缰促使骏马向后撤退了两步,堪堪避让开富曲的这一击喝问道。看着富曲杀气腾腾的眼神,我心中暗暗涌起了一丝不祥的感觉!

  “休得废话,吾王有命,但凡见到手持缉查司令牌之人,无论生死当即拿下。儿郎们,上!”富曲一击不中,紧接着又是两锤砸向了马头吼道!

  “一再相逼,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乾坤一掷,正气八方!”我咬牙看着攻来富曲说完这句,一甩手将金钱剑掷了出去。随后跃身而起,脚下一点马鞍手握剑柄迎向了富曲砸来的双锤。金钱剑发出一阵尖啸,正点在富曲双锤之上。噹一声传来金铁交鸣只声过后,我和富曲各自后退了几步!不等富曲挥锤再攻,我紧接着一个正气八方将那些涌上来的阴兵齐齐笼罩进八卦阵内。剑气纵横之下,阵内的阴兵纷纷化为一团团鬼气四散而去!

  “驾!”剿灭了这些近身的阴兵,我不再和富曲纠缠,翻身上马从对方阵型的缺口处冲了出去!

  “可恶的小子,给我追!”富曲回身看着我打马而去的背影怒声长喝一声,随后率领着剩余的步卒紧随其后向我追了过来。就见他将双锤往腰间一别,随后整个人趴伏在地,四肢齐齐迈动着对我越追越近。我回首看去,此时的富曲就如同是一只下山的猛虎一般紧紧咬在我的身后。

  “踢踢踏踢踢踏!”我不停加鞭提升着骏马的速度,却怎么也甩不开富曲的追踪。眼看前方有一座镇子矗立在那里,我一提马缰将策马向镇子里奔驰而去。我想利用镇子里的建筑,将富曲给甩开。这家伙的速度和耐力实在是太惊人了,在野外根本没可能甩掉他!

  “让开,都让开!”我骑在马背上,冲镇子里的人群不停高声喊道。骏马速度极快,如果撞在这些阴魂身上,很有可能就将他们撞得魂飞魄散了!

  “爷爷,那个人,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路边一对爷孙正在那里贩卖着瓜果,见快马驶来,爷孙两人连忙合力将装着瓜果的大筐向里移动着,生怕待会我的马匹会将他们的瓜果筐给撞翻!将瓜果筐移了几寸之后,那个面相年轻的阴魂忽然开口问道。

  “是很眼熟啊!容我想想,这不是那晚识破了我们计策的那个年轻人吗?他怎么也到下边来了?”长者拂须端详了良久,这才一抚掌对自己的孙子说道。

  “是他,程小凡!孙儿记起他来了......”年轻人经爷爷这么一提醒,一拍额头作恍然状道。

  “看样子,他是在逃避身后那个鬼将的追捕啊!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情,会惹到鬼将的头上。”长者看着打马狂奔的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穷追不舍着的富曲,沉声说道。

  “毕竟是相识一场,爷爷我们要不要帮帮他?”年轻人终究是做鬼不久,打心里还没有觉得自己已经是个鬼魂。对于他来说,此刻更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在里面。既然是故知,他觉得就应该伸手帮我一把!

  “霄云不可莽撞,你我爷孙最好不好随意参与到阴司里的任何事里去。我俩和那些老弟兄们,只需要安稳的在这里生活下去,然后静待时机去投胎转世即可!”长者一伸手,拦住了自己的孙子说道。没错,这个霄云就是天门山的那个肖云,本名正是唐霄云!为三国时,吴国大将唐咨将军的后裔。

  “程小凡,哪里跑?”我算计失误了,本想着进了镇子,能够利用这里的建筑将富曲给甩开。却不想进了镇子,骏马的速度倒是被那些游走在街道上的游魂给挡慢了下来。马速一慢,身后的富曲和我之间的距离就又近了一步。见我的速度慢了,富曲狞笑一声,探手在腰间摸出一柄金瓜锤,倾尽全力就向我投掷了过来。

  “希律律!”急切中我滚落马鞍,顺势将骏马按伏在地,堪堪避让开了这一击。金瓜锤呼啸着从我头顶飞过,砸到了街边一处庭院的屋檐上,掀掉了半间屋顶之后这才砰然落地!

  “回来!”富曲迈开大步向我逼来,一抬手大喝一声。随后就见那柄金瓜锤在翻着跟头回到了他的手中!

  “缉查司办案,无关人等散开!”富曲的大锤势大力沉,被擦上只怕是非死即伤。我看了看街上面露惊容的那些游魂,掏出令牌大声喝道。

  “哄!”一声,众游魂见是官差和阴兵打起来了,慌忙向街道两旁躲去。瞬间,整条街道就剩下我跟富曲和他的那些个阴兵们在对峙着!

  “程小凡,乖乖跟我回去面见鬼王,还能少受些罪。若是要本将军动手,怕是待会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富曲手提双锤,大踏步逼向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