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81章 虽死无悔
  “爷爷,我决定了!”肖云和爷爷拥抱了一下,随后伸手探入面前的瓜果筐说道。筐里有一柄刀,他握住了长刀那冰冷的刀柄。

  ,看:正8版j、章}$节#?上ru.

  “决定了就去做吧!”爷爷紧紧按住肖云的肩膀使劲摇了摇说道。先锋营将士,守护天门山鬼门的时候苦。身陨下到阴间,更苦!或许这一次,真能借此事翻身也说不定呢?老人家松开肖云的肩膀,握拳看着场中的那些阴兵暗道。

  “一群鼠辈,螳臂也敢行挡车之事?哈哈哈!”顷刻间,富曲就带着手下将挡在身上的那些游魂打了个魂飞魄散。一张嘴仰天长笑三声,一挥锤看着尚在围观的那些游魂们狞笑道。

  “嚯!”富曲眼神经过之处,众游魂纷纷后退不已,生怕惹恼了这个杀神,他顺手将自己也给料理了!只是众多人中,有那么一些人不退反进,眼神中迸发出一丝杀意的跟富曲和他的部下们对视着。

  我坐在马背上,回头看着那些为我阻挡富曲而身死的游魂们,心中泛起一丝愧疚。自此以后,他们就是魂飞魄散,再无转生的可能了。忽然眼角扫过一个熟悉的面孔,他站在当街,手中握刀挡在富曲身前巍然不动。

  “肖云!”我一提马缰,口中大喊一声。

  “记得你的承诺,追兵我们替你挡了,你大可放心去办自己的事情!”肖云提刀回头,冲我大喊一声道!

  “必不敢忘!多谢!”我冲他一抱拳,忍住上前寒暄的冲动一夹马腹催马而去道。

  “先锋营将士何在!”肖云看了看我渐行渐远的背影,一举刀怒吼一声道。

  “先锋营在此!”随着肖云一声喝,顿时打街边涌出数千游魂。他们手中拿着各自能够找到的兵器,齐齐聚拢到街心齐声应喝道。终于要开始了吗?为将者当马革裹尸,为卒者亦是一样。守护天门山时,他们无名于天下。下到黄泉之后,他们泯然于众鬼之中。这一次,就算是彻底消散于天地,他们也要做出一番轰轰烈烈,天下皆知的事情来!何谓先锋?以一当十,无惧生死者矣!

  “结阵,碾压过去!”富曲但见眼前这一伍游魂杀气腾腾的样子,心中不由抽搐了一下。千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地府的安逸。他是鬼王麾下能征惯战的大将不假,可那是在千多年之前。如今的富曲,勇则勇,心中却缺少了当年的那股信念。与敌玉碎的信念!手里提着双锤,他指挥着麾下阴兵结成了方圆大阵向肖云他们迈步行进了过去。

  “锋矢阵迎敌,先锋营出,有我无敌,杀!”肖云回想着打小爷爷给自己看的那些兵书,看着对方那个防御型的大阵,一举长刀喝道!他没有统军的能力,甚至对阵法也不算太熟,可是他勇气尚存,血气尚存!狭路相逢勇者胜,他坚信这一点!

  “吼!先锋营出,有我无敌!”数千先锋营将士迅速集结成了攻击型阵法锋矢阵,口中齐齐大吼一声道。他们身上没有甲胄,他们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刃,他们很多人甚至没有一身像样的衣裳。他们有的,只有勇气。

  “杀敌!”肖云身处锋矢大阵最前端,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街边的爷爷,长刀一挥率先就对富曲冲杀了过去!

  “杀,杀,杀!”先锋营将士们似乎回到了那个战火四起的年代,他们面前的富曲似乎成为了曹魏的大军,又似乎成为了蜀汉的大军。不管来的是谁,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破阵,斩将,夺旗!

  “举盾,起枪,碾压过去!”缩在阵中的富曲透过人间的缝隙,看着迎面直来的这群游魂,心头没由来的颤了一下。随后他发出了将令,指挥着阴兵们踏步迎向了先锋营!

  “吼,吼,吼吼!”方圆大阵在盾牌的遮挡下,如同一只钢铁巨龟一般缓步挪动着。盾牌缝隙处,伸出无数铁枪。直等先锋营将士过来,他们就会刺出这蓄势待发的一枪!

  “锵!”一声,肖云挥刀拼力将一杆刺向自己的铁枪削断。然后快步上前,双手握刀使尽浑身之力砍向了面前的那面盾牌!

  “噗嗤!”一支铁枪从斜里刺了过来,枪尖捅进了肖云的肋下。

  “砍盾,破阵!”一个先锋营士卒抢步过来扶住肖云,他咬牙握住铁枪不让它抽回去,回头对袍泽们喊道。

  “砍盾,破阵,斩将,夺旗!”先锋营众将士前赴后继地扑到了方圆阵前,任由那些铁枪刺进自己的身体。然后他们纷纷伸手握住枪身,不让阵里的阴兵将铁枪抽回去。一时间大阵正面再无铁枪能够刺出,他们用这种办法,废了方圆阵的铁枪攻击。后方的先锋营将士们顾不得去看那些袍泽们的生死,趁着大阵无法发出攻击,快步上前用手掰,用脚踹,试图将面前的盾牌破开!

  “我来!”一个孔武有力的先锋营将士一把从肖云手中接过长刀,大吼一声跃身而起道。一刀刀光闪过,肖云身前的盾牌被这一刀砍成两半,那柄长刀也随之寸断!

  “冲进去,杀!”肖云这个时候才把手一松,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抬手指着眼前那道好不容易才被撕开的缝隙对众人喊道!

  “破阵,斩将,夺旗!杀,杀,杀!”先锋营众将士口中大喝着,从摇摇欲坠的肖云身边鱼贯而出,顺着那个稍纵即逝的缝隙冲进了方圆大阵之内!先进去的人被里面一阵枪刺刀劈身陨当场,后进的人踏着前人的尸体,扑倒了那些尚未来得及收回兵刃的阴兵。一时间,方圆阵一隅大乱了起来!

  “爷爷......”肖云手捂着伤口,看着从指缝中飘荡出来的鬼气。回头看了看正拄拐而来的爷爷,轻声喊了句!

  “不后悔?”爷爷走到肖云身前,撕下身上袍服的下摆,将他肋部的伤口紧紧裹扎了起来问道。

  “虽死无悔!”肖云看着白发苍苍的爷爷,嘴角勉力露出一丝笑意道!

  “阵破了!杀!”正说话间,打前方传来一声大喝,随后就看见方圆阵一隅已然崩塌。阵内的阴兵正面露惊恐的看着那些悍不畏死的先锋营将士,脚下缓缓后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