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82章 死战
  “举旗,结阵!”富曲见势不妙,双锤连挥将逼向自己的先锋营将士扫倒一片后对身后掌旗官喝道。打一开始他就不屑亮旗,可是打到现在,他需要亮旗鼓舞一下士气,收拢一下士兵了!也就是从此刻开始,他才把先锋营当成了一个对手!

  “嘟呜!”随着掌旗官展开手中的大纛,一阵绵长的号角声响起。那些略显慌乱的阴兵见状纷纷后撤向旗下集结起来。大纛就是他们的精神寄托,大纛所向之处,就是他们兵锋所指之地!

  “捡兵刃铠甲!”趁着富曲大军后撤之时,肖云捂着肋部的伤口,忍着伤痛在爷爷的搀扶下对先锋营将士们喊道!地上满是富曲部遗留下的兵器和铠甲,这些东西正是先锋营将士现在急需的。有了它们,相信将士们的攻防能力会再上一个台阶。

  “我们也有旗!”爷爷将肖云搀扶着,看着远处富曲部亮起的大纛对肖云说道。说完解开长袍,将那面一直缠绕在身上的紫红色战旗迎风招展开来。

  “亮旗!”肖云见状,从地上捡起一杆铁枪,将战旗绑在上面长身而立道。旗面上画着一头猛虎,紫红的旗面配上这只通体泛着金黄的猛虎,给人一种威风凛凛的感觉。这面旗是先锋营的旗,战旗所过之处,必攻无不克,必战无不胜!想当年,东吴大将甘兴霸,正是手持这面战旗,率领百余勇士勇闯曹营而毫发未损!

  “咚,咚咚!”旗亮,鼓响!肖云回头看去,却看见自己身后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许多先锋营将士们的家眷。有家眷脱去勾栏中的霓裳,换上了粗布衣服。洗掉了脸上的风尘,扔掉了头发上的步摇,将勾栏中娱客的大鼓搬到街上充当起了战鼓。她们此时在用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来支持着自己的丈夫在前方作战!身入勾栏,不过为生计所迫。此时此刻,她们的身份是先锋营将士的娘子。不是勾栏里的小翠,小红!

  “举盾,进!”肖云手持战旗迎风而立,待到众将士披甲持械之后,这才双臂挥舞着战旗斜斜指向对面已经严阵以待的富曲部道!

  “咚,咚,咚!”战阵前行,战鼓擂动,每一步将士们都踩在鼓点上。鼓声和他们前进的脚步合二为一,浑然一体!

  “嘟呜!”一声号角响起,富曲部也动了!两方人马结阵毫不退让的相对而进,长枪斜指对方,各不退缩!

  l正A版p9首L发;T

  “进,进,进!”先锋营校尉举盾持刀,眼看双方间距仅仅只有二十几步距离的时候,口中连发三吼,随后率先跑动了起来!

  “杀,杀,杀!”先锋营众将士紧随其后,一时杀声震天!

  “剿灭乱军,杀!”富曲眼神缩了一缩,随后手持双锤大吼一声,率领部曲也是迈步跟先锋营将士对冲了起来!

  “讨逆!杀,杀,杀!”掌旗官挥舞起大纛,伴随着绵长的号角声高声喝道。

  “杀!”两支人马砰一声撞到一起,打前的士卒当时被撞了个人仰马翻。随后而进的人则是挥动着各自的兵刃,对着那些撞翻在地的敌人劈砍起来。一个照面,双方各自损失百余人!以命换命,以死换死!

  “噗嗤!”一个先锋营将士被对面的长枪刺了个对穿,他低头看了看那柄穿过自己身体的长枪,对着面前那个阴兵张嘴笑了笑。然后迎着对方就冲了过去,长长的枪身彻底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带起一片四散的鬼气。踉跄着跑到枪兵面前,他横刀一抹,就将对方的头颅砍了下来。两人先后倒地,稍后各自化作一股黑雾飘散在空中!

  “都别乱,跟我走!”富曲挥舞双锤一脸砸翻十几个先锋营士卒,站在那里振臂高呼一声道。听闻将令,众阴兵纷纷集结在其身后对先锋营发起了冲锋。

  “砰!”富曲一马当先,挥舞着双锤硬生生砸开了一条血路。先锋营大阵被他拦腰切断,转眼又是数十将士倒了在他的双锤之下!

  “围了他们!”眼看先锋营阵型被切割开,富曲一边奋战一边对麾下众军士吼道。众军听令,随即分成两队,将被切割开的先锋营将士包围了起来!

  “仗打到这个份上,再打下去也没意思了。你们的任务应该已经完成,如果能放下武器归降本将,本将可以既往不咎!”富曲没有急于进攻,先锋营的战力让他起了爱才之心,他定尝试着招降这群人!

  “降不降,降不降!”听得主将招降,众阴兵纷纷以兵刃相击大声喝问道!

  “只有战死的先锋营将士,没有投降的先锋营将士。”肖云在爷爷的搀扶下登上一处高台,挥动着手里的战旗大喝道。

  “不降,不降,不降!”见战旗依旧飘扬,先锋营众将士大声回应着富曲的招降,随后一鼓作气跟包围自己的敌军展开了对攻!

  “将军,此等逆贼留之无用,剿了吧!”副将走近富曲身边对他拱手道。

  “可惜,俱是好汉......剿!”富曲闻言沉思了片刻,终于轻叹一声道。

  “突出去,向战旗靠拢,结阵再战!”先锋营校尉一刀将一个敌军砍翻,指挥着左右的将士们就准备突围。

  “向我靠拢,向我靠拢!”肖云站在高台上,拼力挥动着战旗嘶喝道。

  “将军,乱军战力尚在,这么打下去我们就算胜也是惨胜。”看到先锋营上下并没有因为被包围而失去斗志,副将皱眉对富曲说道。

  “谁去砍了那个掌旗官,夺了他们的战旗!”富曲抬臂指向犹自挥动战旗不止的肖云说道。

  “末将愿往!”副将看了一眼肖云,自认为手到擒来,一抱拳毛遂自荐道。

  “去吧!”富曲点头准其所请道。

  “鼠辈受死!”看着肖云单薄的身躯和腰间绑扎着的伤处,副将狞笑一声,拔刀直逼高台而去。

  “护旗!护旗!”但见有人要去夺旗,先锋营顿时有些慌乱了起来。他们一边跟眼前的敌人作战,一边在那高声喊了起来。可是眼下他们还没有冲出重围,又有谁能去护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