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93章 原是守陵人
  “嫂子,今天不年不节的,你咋舍得杀鸡了呢?”老人家烧了一锅开水,正蹲门口拔鸡毛呢,娜娜妈就领着她表叔回来了。她表叔一眼瞅见盆里那只三斤多重的老母鸡,顿时喜笑颜开地问道!

  '…永o久免…费1看mL小N说…

  “救娜娜的恩人今天来家了,也没个好招待的,待会熬鸡汤喝。对了,你待会多陪人几杯啊!”娜娜妈一边扯着鸡毛,一边对人说道。

  “表叔,你把你从三爷爷那里听来的故事对人说说呗?人家可就指着听你的故事才来的呢!”村头打的谷酒,配着喷香的土鸡汤,不多会儿我就吃喝出了一身汗。娜娜妈从厨房又端出一碟油炸花生米和一盘子尖椒炒肉来对她这个表叔说道。

  “都是胡说八道的,说出来惹人笑话。”表叔闻言摆摆手笑道。

  “就当说评书了,您说,我听!”我掏出烟来递了一支过去说道。故事扯不扯淡我不关心,我眼下关心的,就是能不能从人嘴里打听到真墓的下落。毕竟我现在是两眼一抹黑,就算人家胡诌个地方,我也得去找找!

  “那好,那我就把我听来的故事,说给你听听!”表叔把烟点着了,缓缓说道。

  “要说起来,那还是我爹小时候。听他说,我们祖上也曾经阔过的。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从西安迁移到了这个穷乡僻壤里来了。以前家里还有些古书,我爹说那些故事,都是我爷爷照着上头读给他听的。可是那些书在运动中都被烧了个一干二净。我爹说的那些故事,真假也就无从考究了。”表叔吸着烟,沉浸在回忆当中道。

  “我记得最深刻的,同时也是我爹说得最多的一个事,就是说泰陵了。我爹始终相信泰陵是座空坟,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他也不说。”几口将烟抽完,表叔端起酒杯喝了口酒。

  “没啥可说的了,没啥可说的了,酒话而已。泰陵要真是空的,国家还能不知道?还会花那么大力气去发掘?”话说一半,表叔忽然住嘴不说了。这让我有种感觉,他一定知道些关于泰陵的事情,只是不愿意说给我这个外人听罢了。

  “唉呀表叔,你这人怎么婆婆妈妈的了?以前你可是最爱说这些事给我听了,我不愿意听你还不高兴。怎么今天人家想听听,你反倒是不说了?”娜娜妈见表叔话说个半截把我晾在那儿了,连忙给他碗里夹了筷子菜说道。

  “那个,也就是些不靠谱的谣传而已。”表叔看了我一眼,端起酒杯来又喝了一口道。

  “你就挑几段儿随便说说呗,实在不能说,我也不勉强。你也别怕我到处乱说,咱们今天的话是哪儿说哪儿了好不好?来,表叔,我也管你叫表叔了。咱们走一个!”见娜娜妈在帮我说话,我趁机端起杯子来劝起了表叔的酒。再严实的嘴,喝多了也会酒后吐真言。

  “故事你不说,酒你总不能不喝吧?再说了,就你那点儿故事,也就你把它们当宝贝了。你就藏着掖着吧,赶明儿带棺材里去,烂在肚子里好了。”我是娜娜妈带回来的客人,又是娜娜的救命恩人。好容易我开口找她帮点忙,结果这忙还只是帮了半吊子,娜娜妈当时就来气了。她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从这个表叔嘴里掏出点话来。

  “这孩子,咋说话呢。她叔,别往心里去啊!”娜娜外婆见闺女说话没轻没重,生怕这个亲戚着了恼,连忙开口劝道。

  “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祖祖辈辈把这些话憋在肚子里,人都快被憋疯了。今天我就接着酒劲给你们说道说道。”表叔伸手从碗里拈起两颗花生米扔嘴里,打了个酒嗝说道。

  “说起来,咱们祖上可不是普通人。当年,也算是皇帝身边的忠贞之士了。娘娘被赐死在马嵬坡,皇帝终日闷闷不乐。驾崩之前,召集我们的先辈,让他们发下毒誓,世世代代守护在这里。”表叔一席话,让我想起了肖云。两者不同的是,肖云是祖祖辈辈看守鬼门。而表叔他们,却不知道在守卫着什么!

  “让你说故事,你这倒越说越玄乎了。咱们祖上,要真是皇帝身边的亲信,还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娜娜妈一听,在那里抢白着道。

  “你这孩子,我好歹是你表叔,我能诳你?当然这些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不知道也是正常的。”表叔闻言替自己续了杯酒,一仰脖喝了下去道。

  “坐吃山空懂不懂!据说当年皇帝给了不少的赏赐,可是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嘴啊。到后来,改朝换代,赏赐也没有了。咱们这群人,就算是彻底的落魄了下来。”打了个酒嗝,表叔拿手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道。

  “那表叔,您说了半天,玄宗皇帝到底让您祖上守护什么呀?”我见表叔貌似有些喝高了,赶紧开口问道。

  “嘿嘿,你问到正点子上了!坟!皇帝的真陵,就在这里!所以丫头,这也是为嘛,我和我爹总说那个泰陵是座空坟的缘故了。”听我一问,表叔嘿嘿一乐道!

  “古籍都烧了,皇帝的圣旨也烧了,我要是再不把这些话说出来,以后谁知道我们是谁?这么多年忠心耿耿的在为皇帝守陵呢?呜呜!”表叔确实喝高了,说着话,趴桌上哽咽了起来。

  “得,让他说个故事,倒把自己给说哭了!”娜娜妈见状一拍手道!

  “我送表叔回去吧!”见表叔趴桌上打起了呼噜,我连忙起身道。

  “我去拿手电!”天色已经全黑了,娜娜妈冲门外打量了一下转身道。

  “皇帝的坟呐,就在这座山里。里头有好多金银财宝,财宝!”我架着表叔走在路上,就听他嘴里嘟囔了一句!

  “去打探打探!”我搀扶着表叔,嘴里轻声说了句。我知道十八就在身边,这个活儿非他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