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298章 周而复始
  “这边走!”看着雕琢在山壁上的浮雕,还有那沿着山体雕琢出来一望无际的城墙,十八带着我沿着那段城墙开始探查了起来。

  “前边又有一个城门!”原以为用不了多久就能走到城墙的尽头,却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两个多小时。中途我吃了两个面包,又喝了一瓶水。并且为十八焚了一炷香补充了一下之后,这才看见了新的一个城门。

  城门外依旧是摆放着很多陶俑,他们有的携手而行,有的则挑着担子。路边甚至有一个卖茶水的茶摊,城门前照旧是拥堵着一群人在排队等候着进城。和之前略有不同的是,这一次在他们身后多了几匹马在做奋蹄疾驰的样子。马背上的骑士则是面露焦急地挥动着手里的马鞭,丝毫不理会身前的行人。细细看去,在马鞍左右分别挂了一个大大的竹筐,里头似乎装满了东西。看形势,这些骑士是在赶时间,要将筐里的东西尽快运进城去。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十八仗剑凝视良久,这才缓缓开口说道。

  “我想,这些浮雕是在告诉我们一些故事吧!”十八绕着那些陶俑来回走了几圈,没有发现别的异常之后,走回我身边说道。

  “这个故事我知道,是皇帝当年为杨贵妃运荔枝的事情吧?”我依稀在某部电视剧里看见过这个场景,于是接口说道。

  “是啊,据说当年杨贵妃喜欢吃荔枝。皇帝得知便命人不辞辛劳的从岭南采摘,经驿站快马运至长安。”十八闻言说道。

  “好男人!”我竖起大拇指来赞了一句道。

  “你这个评价倒是和旁人不同,别人都是在批判这个事情的!”十八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道。

  “就哄老婆这件事的角度上,他确实是个好男人啊!你特么喝个花酒,出钱又出力的还得哄着人家呢。”我闻言耸耸肩膀道。

  “就因为他哄啊,结果把天下哄乱了!”十八闻言老脸一红,接着跟我抬杠道。

  “天下大乱也不是一朝一夕就乱了的,在这之前肯定有别的原因存在呗。反正我就觉得,把天下大乱的责任推到一个女人身上,不是很公平。还有,天下被一群男人把持着,结果就被一个女人给弄乱了?就算真是这样,那也是那群男人的无能!人大多是这样,出了纰漏,恨不能把责任摘得一干二净。别人都是错的,就自己是对的。历史嘛,本身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表子!咱们接着走?”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十八继续扯下去,说完我问他道。

  “接着走吧,如果我没估计错,下一个城门描绘的应该是安史之乱了吧!”十八看来历史学得不错,迈步前行的同时不忘在那里预言一句。

  果然是这样,又走两个小时,城门外呈现的就是一群乱军在肆意砍杀着平民。城头的兵甲则是在做那挽弓搭箭的姿势,看起来似乎是在抵抗着乱军攻城。

  “果然是这样,那么最后的浮雕,应该就是杨贵妃死在马嵬坡的那一幕了。”十八绕着陶俑转了一圈,然后回头看着坐在地上歇脚的我说道。

  “不管最后的浮雕说的是什么,我觉得现在要找个地方休息了。”我脱掉脚上的鞋子,将汗透了的袜子从脚丫上剥了下来在那抖动着道。走了这么远的路,我的脚底板都快磨出泡了。

  “你特么脚真臭!”十八抽动了两下鼻子,随即掩鼻飘到远处说道。

  “你能闻到味儿?”我拧开一瓶矿泉水,往脚上冲洗着问他道。

  “你说呢?”十八等我把脚上的味道冲洗掉之后,这才飘了回来说道。

  “今天休息,明天咱们接着走!花费这么大的工夫,筑就这么大的工程,不会仅仅只为了绕着山体雕刻出这么一圈浮雕的。这其中肯定有某个地方,隐藏着玄宗真正的陵寝!”十八走到我身边,靠在一棵树干上轻声说道。

  “要真是那样就好了,吃点儿?”我用瓶里的水洗了把手,又擦了把脸。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面包来对十八示意道。

  “你那只手刚抠过脚。”十八似乎并不领情!

  人说:不吃就是没饿着,不睡就是没累着,这话是真真有理。吃完面包,我找了处草丛躺下去,又将手里的空水瓶枕在头下当枕头。不几分钟,我就发出一阵鼾声。十八飘到我的身边,从我背包里扯出一件衣裳。盖在我身上之后,飞身上到了树顶,站在那里监视起四周的情况来!

  一通好睡,等我醒来的时候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上午9点了!翻身从地上起来,拍打了几下身上的尘土,又活动了一下酸痛不已的身体,我张嘴招呼起了十八!

  “你睡了六个时辰!”十八从树上飘下来,第一句就是告诉我我睡了多久。

  “你在树上站了一夜?”我抬头看了看大树问他道。

  “曾经我很想撇下你小子回去喝完花酒再来!”十八伸了个懒腰在那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我拧开一瓶水开始洗着脸道。

  “万一你被弄死了,我那四筐金元宝找谁要去?”十八自顾自从我背包里翻出了三炷香插到面前,然后示意我点上道。

  “走吧!先把这圈浮雕看完再说!”等我吃完了面包,喝下了一瓶水,十八紧吸了几口香火之后说道。

  两个小时,依旧是两个小时。我们的面前出现的不再是之前那般的城门和城墙,转而出现的是一座垒砌而成的土山。土山上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正对着一个身穿龙袍的男子盈盈下拜。

  “看来这里想要表现的,就是马嵬坡当时的情形了!”十八看着土山缓声说道!

  “这里也没有陵寝,陵寝到底在哪里?我们已经绕着林子走了整整一圈了!”十八和之前一样,绕着那些陶俑转悠了一圈。回到我的身前,脸色有些凝重的自言自语道。

  “水潭!”好半晌之后,十八忽然开口说道。

  正^W版》:首9H发^

  “只剩下水潭的下边,我们没有去看了!”他这一句话出口,我顿时就觉得后脊梁一凉!

  水潭,大蛇,这是要玩死我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