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05章 当年的孩子
  从陕西回来之后,父亲托梦给我说:双王已经知道了我此行的结果,并且勤王的兵马也已经赶到,双王殿的危机解除了。我问父亲接下来我是不是要去昆仑了,父亲嘱咐我暂时别动,一切看双王的意思,不要自己没事找事。

  一觉醒来,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称呼:官人!

  “纤纤?你回来了?”我揉了揉眼睛,看着静立在窗边身着一袭纱裙的顾纤纤惊喜的问道。

  “双王和鬼王火并一场,双方谁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顾纤纤走到我身边,轻轻依偎在我身上说道。经此一别之后,她也不再对我隐藏自己的感情了。

  “后来呢?”我伸手轻搂着她问道。

  “后来就各自收兵,地府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呗,要不然我怎么回来陪官人呢。双王托我给官人带个话,说是这次的事情官人办得不错。三个条件虽然要等到事情彻底解决之后才能兑现,不过先把我送回来,以安君心!”顾纤纤说到这里,面露娇羞的往我怀中钻了钻。

  最a新,f章B节I…上4@-

  “大善!”我轻嗅着顾纤纤身上的体香大喜道。

  “喂,喂,一大早就一个人在那里发癔症。我要去店里了,你今天不去开店?”说话间,颜品茗推开房门探进头来问我道。顾翩翩去上学之后,她如今的胆子也大了,进我的房间都不带敲门的。有一次我对她说:信不信我下次光着站在门口?她当时冷笑一声说:脱就脱,我又不是没看过。别忘了,我还帮你搓洗过呢!打这之后,我再见她就不自觉感到矮了一头。

  “你是开茶楼的,我是开花圈店的,你管我什么时候去开店。”我轻轻松开搂在顾纤纤腰间的手,站起身向卫生间走去道。记得曾经看过一个小品,里面一个演员问另外一个演员,每天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人家答:上厕所!眼下我就准备去清空一下大肠里的库存,然后出门去花圈店。

  “懒得管你!”颜品茗见我起身进了卫生间,这才撇撇嘴将房门带上,转身向楼下走去。

  “你别站我面前看着行不行?我拉不出来!”坐到马桶上,我点了支烟正准备气沉丹田,一抬头看见顾纤纤站在我面前低眉浅笑着。菊花一紧,刚刚要露头的那坨翔又被我憋了回去。

  “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官人可是和别的女人相处得甚是融洽呢!”顾纤纤走到我身前盯着我说道。

  “额,有吗?”我闻言连忙装傻充愣道。

  “没有吗?”纤纤走近身来,坐在我的膝盖上伸手揽住我的脖子朝我脸上吹了口气道。

  “有吗?”我觉得程小二有些蠢蠢欲动的态势,慌忙眼观鼻,鼻观心的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道。老爹说过,想要活得长久一点,就不要和女鬼啪啪啪!不过看着顾纤纤这诱人的姿态,我心里想让她和顾翩翩双魂合一的念头愈发的强烈了!

  “没有吗?”顾纤纤轻勾起我的下巴,红唇微启在上面轻咬了一下呢喃道。

  于是,这泡屎我一直忍到她勾搭调戏完我之后才顺畅地拉了出来。等我洗漱完毕整理好衣服从卫生间出来,在房间里飘荡着的顾纤纤一个旋身就隐进了我的体内。感受着体内久违了的那种感觉,我张开双臂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这才开门往外走去。

  “小凡,你这孩子多少天没来开张了?”等我晃荡着走到花圈店门口,就看见鲁阿姨正在里面帮我整理着花圈纸人。一抬头看见我来了,就是一句埋怨。花圈店里被洒扫得很是干净,看来我不在的时候鲁阿姨没少帮我打扫。

  “送女朋友上学,顺便在那边多陪了她几天。鲁阿姨您放下,我来吧!”我走过去接过鲁阿姨手里的纸人说道。

  “你时常不在,店里乱七八糟的。再说了,你买的空调,阿姨享受着,帮你打扫打扫也是应该的!”鲁阿姨笑眯眯的转身又帮我挪起了柜台。

  “对了,昨天卖了两个花圈。这是160块钱,你数数!我说小凡呐,开门做生意,就得守得住。跟你这样儿天天往外头跑,还赚什么钱呐?阿姨知道你有钱,可是坐吃山空不是?”将钱递我手里,鲁阿姨又开始苦口婆心的教育起我来。

  “那个,怎么没见兴亮呢?”每当鲁阿姨开始教育我,我就把兴亮给扯出来。这个办法屡试不爽。

  “这孩子,现在拼了命似的,每天念叨着挣钱挣钱。我都担心这么下去,给整出什么毛病来!”果然,兴亮替我成功地转移了目标。

  “请问,程真一是不是住在这里呀?”正和鲁阿姨聊着天,打门外进来一个看起来60岁上下的妇女。女人身上的穿着很破旧,脚上的那双布鞋,也是补丁摞补丁的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式和颜色了。进店之后,显得很是拘束的开口问了一句。

  “请问您是?”我回头看着门口的妇女,有些狐疑的问了一句。父亲过世已经快两年了,怎么现在还有人来找他?

  “我,他当年捡了我的孩子。我,我想来问问,我的孩子在哪!”妇女这句话一出口,当时就让我和鲁阿姨两人愣在了那里。捡了个孩子?父亲这辈子就只捡了我一个孩子。难不成这位......想到这里,我只觉得胸膛内怒气满盈!

  “程真一死了,这里没有你的孩子。”不等鲁阿姨开口,我抢在前头冷声道。

  “程真一死了?我找了这么多年,才打听到这个人,他怎么就死了?怎么就死了呢?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去了哪里,你知道吗?小哥你知道吗?”女人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地伸手拉着我的袖子连声问道。

  “我哪儿知道,这间店我盘过来两年了。之前的事情,我一无所知。”我使劲甩脱女人的手背过身去说道。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女人闻言滴落下两行泪水,口中喃喃着转身往外走去!

  鲁阿姨见状不忍,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我一伸手捏住了她的胳膊,使劲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