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08章 得意的笑
  M*☆N首发;√

  “况且十年前,你的工资应该还没有5000!所以十年,你把所有的工资都存下来给儿子买了辆车,真是让人佩服。”我丝毫不关心人家在说什么。我不能跟着他的节奏走,我要将话题扯回到我想说的问题上头来。

  “孩子他妈妈开了家超市…”节奏被我打乱,中年男人一时按捺不住吼了一声。往常他说话,有谁敢东扯西拉的?除了上级之外,哪个不是毕恭毕敬等他说完然后再鼓掌?可是这一次不同,他压根没有从我的话语里感受到哪怕一丝的阿谀奉承!

  “你别忘了,你可是一个区的带头人物。家里开超市?呵呵!你没把文件精神当回事呀!”我笑着点了支烟说道。

  “哦!”围观的人到此时,已经听明白了我想说什么了。嘴里齐齐轻哦了一声,随后把本来对准了我的手机,转而对向了我对面的那个男人!

  “文件精神我比你领悟得透彻,你不要在这里煽动群众。要是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事情,你是要坐牢的!”一看周围风向有变,那人赶紧大声说道。

  “貌似是你一直在煽动吧?我只不过问了你几个问题而已。还有,你的宝贝儿子似乎交规没学透。不但把车开上了人行道,而且还撞伤了一个年龄看起来比你还大的老人。事后不仅不把伤者送去医院,反而还纠结一帮子弟兄要人家赔他的车。”我吸了口烟,扭头看向那些围观者说道。

  “哦!”众人又是一声齐叹,然后看向那个男人的眼神也变得鄙夷了起来。很多事,因为各种原因大家只是不说而已。不说并不代表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某些残疾人,大家的智商都不低。

  “当然,作为一个正义的热血青年,我也不应该在义愤填膺的情况下动手打人。为此我也愿意接受惩罚,并且我始终坚定不移的相信,我们的法律是公平的,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不等人家开口,我抢先一步继续在那慷慨陈词着。这番话一出口,跟人家刚才质疑法律的那番话一比较,高下立判!

  “啪啪啪!”围观者闻言,掌声雷动!

  “耽误大家的时间了,都散了吧!”等掌声平息之后,我又抱拳说道。

  “你今天把人得罪死了!”派出所的警察们就着我的话,趁势把那些群众劝离了出去。等我回到屋里,那个警察叔叔跟进来看着我连连摇头道。

  “额,一时没控制住情绪…”我挠挠头冲警察叔叔说道。

  “老赵,出来一下!”正说着话,门外有人喊了一句。

  “来了!”警察叔叔姓赵,闻言一整身上的警服,嘴里答着话就迈步走了出去。

  “你跟刘局很熟?”半晌,人家走进来问我。

  “刘建军?我跟他就差拜把子了。他给你们打电话了吧?”我拿起刚才没喝完的那半瓶水,喝了两口问老赵道。

  “行了,待会等人家走了,你也回去吧!真有啥事,我们再跟你联系。”老赵冲我笑了笑,然后轻声在那说道。

  “他还没走呢?”我勾头往门外瞅了瞅问道。

  “在跟所长谈有法必依呢,回头替我们所全体干警向刘局问个好。就说城关派出所欢迎领导前来检查工作!”老赵分得清孰轻孰重,在顶头上司和区里边比较起来,他和所有同僚都一致地选择了站在顶头上司这边。

  “一定带到,老赵问你个事儿呗?”我从兜里掏出烟来,递了人一支说道。

  “啥事你说!”老赵接过香烟很爽快的说道。

  “那个被撞了的女的,怎么处理的?”我替人把烟点着了问道。

  “没咋处理啊,做完笔录就让她走了。这事儿吧老弟,说实话,你还能指望人家赔钱?人没事儿就是万幸了,你说呢?”老赵吸了口烟对我直言不讳道。

  “那是,那是!”我轻声回着老赵的话,脑子里却不由自主浮现出那个衣着寒酸的身影来!

  “得,他跟所长谈完了。待会你也回去吧,脸上的伤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过了不多会儿,区里那位脸色很不好看的从所长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老赵目送他离开之后,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对我说道。

  “哎哟,怎么出去一天,被人打成这样了?”等我回到家里,颜品茗正在厨房做晚饭。听见动静出来一看,当时就在那里一惊一乍起来。

  “谁被人打了,斗殴,斗殴懂么?我有还手的!”本来没觉得脸上有啥感觉来着,经颜品茗这么一问,我倒觉得脸上有些疼痛起来。

  “好好好,斗殴,你有还手的。坐着别动,我给你倒水洗洗!”颜品茗哄孩子似的把我哄到沙发上坐下,完了转身进了厨房准备给我打水擦脸!

  “嘶,特么的下手真重!”等颜品茗端了个盆儿走到我旁边,我伸手把盆里的毛巾拧拧覆脸上道!此时的我已经完全忘记把别人开瓢了的事情,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和谁啊?”颜品茗拿起毛巾,仔细替我擦拭着脸上淤青问道。

  “一个不姓李的二代!”我龇牙咧嘴的回答着她!

  “噗,你这人就没个正形,啥叫不姓李的二代呀。等着啊,我给你煮个鸡蛋去!”颜品茗闻言忍俊不禁道。

  “呐,放脸上滚,可以消肿散淤!”过了十来分钟,颜品茗给我拿来一个煮熟的鸡蛋嘱咐我道。

  “乖乖在这滚鸡蛋,看电视,我做饭去!”看着我躺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脸上滚着鸡蛋,人家伸手在我胸前拧了一把道。

  “你敢袭胸?”我一伸手捉住了颜品茗的手道!

  “怎么啦?不服气你袭回去呀!”人把胸一挺娇嗔了一句。

  “服气!”见状我松开手,继续在那滚鸡蛋。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名和利呀,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片刻过后,从厨房里传来了颜品茗得意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