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14章 转危为安
  “行了,进来矫正断骨吧,不用转院了!”如此这般反复了半个小时,一直到柱子腿上的那道黑线彻底消退之后,我才揉着腮帮子起身对门外喊道。

  “真是奇迹,你是怎么办到的?”学医的人始终只会相信科学,对于我这种封建迷信的手段是闻所未闻。进来仔细检查过柱子的伤势之后,主治医生一把握住我的手追问道。

  “抓紧时间矫正断骨上夹板吧,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们的了。”我没有回答医生的问题,只是趁着跟他握手的时候,暗中拍了几百块钱到他掌心说道。

  “忙完了晚上一起吃个饭!”见人家不露声色的将钱揣进兜里,我又找补了一句道。

  “没事了!”和医生洽谈好了,我转身出了急救室。二姐见我从里面出来,连忙迎了上来。没等她开口询问,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着她道。

  “真牛,小舅子你到底干嘛的?”墩子见医生都没办法的病症,我半个小时就给料理妥当,走过来竖起大拇指问道。

  “专治疑难杂症的!”我冲他笑了笑开了句玩笑!

  过了半晌,医生把柱子的伤腿绑扎好过后走出来告诉我们病人一切正常之后,一直悬着心的二姐才算踏实了下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去办理住院手续,支付急救费用了。因为事出突然,二姐身上根本没带多少钱。所以这笔钱,最后还是我垫付的。说是垫付,我是绝对不会去问她要这笔钱的。

  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医院这边已经没什么大事了。我让墩子先回家对大姐说说情况,好安安她的心。随后跟着二姐来到了柱子的病房!

  “桂兰!”转进了普通病房的柱子很快就从昏迷之中苏醒了过来。一眼看见了陪在身边的妻子之后,伸手拉住二姐的手轻喊了一声。

  “你醒了,我都差点被急死,你干活怎么那么不小心啊?算了,开山炸石头这活儿太危险,咱不赚这个钱了。等你好了,咱们回家安心种地!”二姐见柱子醒了,喜极而泣的在那里说道。

  “好,咱不干了。”柱子眼神中闪出一丝恐惧,随后点头道。

  “知道吗?刚才要不是我弟弟在,医生都要给你办理转院手续了。说是你腿上的伤他们治不来,你在山上到底怎么了?”二姐不忘在自家男人面前替我这个弟弟邀功。

  “山上...你别问了,总之以后麻阳垴那块儿你以后尽量少去。”柱子听自家媳妇问起山上的事情,身体不觉打了个冷颤说道。

  “麻阳垴?那块儿怎么了?”二姐闻言不由有些诧异。

  柱子干活的那片山区名叫麻阳垴,据说当年抗战时期,游击队曾经在这片区域和日军发生过几次激战。如果运气好,甚至还能在山上刨出已经烂得只剩枪架子的三八大盖和刺刀等物事来。

  以往每年清明节,乡里都会组织学生到山上祭奠那些在抗日战争中为了保护乡亲们牺牲的先烈们。只不过后来乡里想要发展经济,带动了村民开始在那片山域开山炸石。慢慢地,祭奠活动也就取消了。现在偶尔会有几个老人,还会记得当年的血战,自发的上山去祭拜一下。或许再过几年,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就再也没有人记得。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担心山上会有没炸的炮眼,你打那里接过万一炸了怎么办?太危险,你没事尽量别去那里了!”柱子闻言眼神有些闪烁的对二姐嘱咐道。他是个不擅长说谎的人,从他的眼神中我就能判断出他在说谎。

  “没那么倒霉吧?再说我去镇上,打那儿经过要省一半路程呢。我又不从山上过,只是从山脚绕而已!”二姐闻言给柱子掖了掖被子说道。

  “说了不许去!”柱子见二姐不听他的话,当时显得有些激动的吼了一声。

  eK看正:☆版Ka章O节b;上)

  “你!”当着我这个弟弟的面挨了丈夫的吼,二姐面子上显得有些过不去。当时眼眶一红,眼看着就要哭出声来。

  “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别吵吵了,大不了坐三轮儿去镇上呗,车钱我给你报销怎么样?”见夫妻两要吵吵起来,我赶紧开口劝道。一听我说报销,二姐噗嗤一声破涕为笑。倒不是为了能省那几块钱车钱,而是她觉得,我能这么说,就代表了我逐渐在融入这个家庭!

  “等他伤好了,让他上山打兔子给你吃!”二姐指了指躺床上的柱子对我说了句。

  “伤筋动骨100天,二姐你还是别馋我了,我估计这顿兔子,得等明年才能吃进嘴了。你想啊,现在9月份了。等他伤好了,不得年底了?冬天兔子都躲窝里不出来吧?”我闻言笑着回道。说完话之后我才觉得,什么时候我居然叫她二姐了?难道我真的已经开始融入到这个家庭里边来了?

  “我去山里下套子,一准给你整一只兔子。”柱子咧咧嘴对我许诺道。

  “我去问问医生,看看你这需不需要忌口。”看着丈夫苍白的脸色,二姐有心想给他做点好吃的。可是又怕在治疗期间会有什么忌讳,想到这里,二姐起身向门外走去道。

  “说句实话,你在山上,是不是遇见什么奇怪的东西了?要知道,你中的是尸毒。我能把你救回来,就证明我对你的遭遇不是一无所知。”等二姐出门之后,我低声问着柱子道。

  “我不能害人!说了又能怎么样呢?那个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得了的!”柱子面色凝重的说道。

  “你觉得,我能治好你体内的尸毒,会是一般人吗?把你看见的,经历的对我说说。早点把祸害解决掉,这里的乡亲们才能踏实的生活。你不是担心我二姐吗?只有把祸害解决了,我二姐出门你才能放心不是?它能咬你,证明已经苏醒了。而且它已经见了人血,凶性被激发了出来。等它从山上下来,你就算想瞒也瞒不住,而且你现在不说,会害更多的人!”我回头看了看门口,确定门口没人之后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