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24章 驱鬼
  “信了,信了我们信了。还请大师快收了神通吧!”李沐梓和吴楸婷被那些游魂吓得不轻。闻言慌忙摆手说道。

  “你们俩回去换身干净衣裳,然后我们找个地方坐坐?”见人家是信了,我一拂袖将那些游魂赶开,随后收回了他们身上的开眼咒说道。

  有人会问了,既然游魂这么多,那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跟它们打交道?看不见不代表它们不存在,既然存在,它们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来害人了?

  其实人的身体有三盏明灯,一盏位于天灵盖,也就是头顶正中的位置。剩下两盏分别位于左右肩头。人体正气充盈之时,这三盏明灯足以助人抵御外邪。君不见,那些鬼上身的人,大多是体弱多病之辈么!?其实中医上有个句话可以解释,那就是正气不足,外邪入侵!

  这也就是,很多懂得道术的人,会提醒自己的好友亲朋们,晚上有人在背后喊你的名字,不要随便回头去看的原因。不管你从哪个方向回头,最后的结果就是肩头的明灯肯定会被你的下巴撞翻一盏。灯一灭,正气三去其一,那些邪祟就有机会来祸害人了。最好是不管不问,实在非要回头,先站住了,然后慢慢整个身体一起转过来。

  还有一句话就是:无知者无畏!这句话并不完全是贬义词。起码在灵异事件中不完全是。鬼怕人七分,人怕鬼三分。其实鬼相对来说更惧怕人,因为人体的阳气和正气会对它们造成伤害。如果正阳二气充盈的人和鬼撞在一起,吃亏的一定是那个鬼。但是如果正阳二气缺失的人撞了鬼,那么后果不用我说了。我们平常看不见鬼,对于看不见的东西,自然就不会去惧怕。你不怕它,自然就正气充盈,百邪不侵。

  这也就是为什么鬼要害人之前,总会找机会让人看见它的原因。对于鬼这种面目狰狞的东西。你看见它了,自然就会害怕。心里一怕,还剩下几分正气?身上正气缺乏,邪祟自然相侵!有人说了,我胆大我不怕。好,就算你不怕。你总有怕的东西吧?只要那鬼摸准了你怕什么,它就一定会以那种形态出现在你眼前。

  要问鬼是怎么窥探人心的,两个途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是其一。其二就是平时的观察,鬼是人死后的一种形态,我们会的它都会。我们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会有个预先的准备。就算是撸,也要先看看环境,准备点片儿之类的东西助助兴不是?鬼也一样不会冒然行动的。

  没有了开眼咒的功效,看不见那些游魂,李沐梓和女友也就不再那么害怕了。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回学校换衣服,然后再来听我到底要对他们说些什么。陪两人回到了学校,我目送两人从侧门溜了进去,然后站在门前抽起烟来。

  “找个地方坐坐!”等两人换好衣服出来我说道。学校不远处就有歌厅,咖啡厅和网吧。当然还有宾馆。我带着李沐梓他们来到了一家歌厅,要了一个小包又点了一些吃的,然后就准备和他们谈谈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先喝点酒压压惊!”等到两人相继坐下,我把桌上的啤酒起开,给他们一人递了一瓶说道。

  “如果你想你的女朋友今后不会再发生今晚的事情,那么待会我或许要接触到她的身体。也只有那样,才能把她体内的东西给赶出来。”喝了几口酒之后,我开门见山的对李沐梓说道。只有争得了他们的同意,我才好动手把附身在吴楸婷体内的那个恶鬼给赶出来。因为在驱鬼的过程中,我难免会和她有个身体的接触。话不说明,万一人家告我耍流氓怎么办?!

  “这个…”李沐梓闻言有些犹豫。身体的接触分很多种,他不确定我待会是普通的接触,还是要深入的接触!

  “当然,仅仅限于正常范围内的接触。并且你可以全程陪同。”我看出了李沐梓的担心,这事儿要搁我身上,我也会同样如此。这怪就怪那些打着替人驱邪幌子的神棍们没干好事,本事不大,胆子不小。从替人开光到骗人开苞,没啥事是他们不敢干的。到最后,连累所有修道之人替他们背黑锅。

  “这样的话,倒还可以!”李沐梓听我这么一说,心里就踏实多了。他就怕我会跟电视里的那些大师们一样,待会把他往外一赶,继而再把房门一锁。若干时间后,门开之时,我通体爽利,他女朋友哭哭啼啼!

  有了方才见鬼那事儿打底,李沐梓他们跟我之间很快达成了一致。稍后,就由贫道开坛做法,替吴楸婷把体内那物事给驱赶出来。酒过三巡,贫道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赤红着眼珠子,咽了口口水便把手往吴楸婷身上摸去!

  “大师…”李沐梓见状起身喊了一句!我禄山之爪所向之处,可是连他都未曾得手的。

  “啪!”我手掌一抬,一巴掌拍在了吴楸婷的后背上。一掌下去,就见妹子呕一声,把刚才喝进去的酒又给吐了出来。李沐梓首当其冲,被妹子喷了个满头满脸!

  !看a正版》章节`上,

  “大师…”李沐梓伸手从头上拈下一根尚未完全消化掉的金针菇,冲我苦着脸喊了声!该…谁让你站妹子头前死盯着贫道作法的?我在心中暗自爽道。

  “把香点上!”我一只手掌按在吴楸婷背后,不停催动道力驱赶着她体内的那只恶鬼,一手从兜里摸出支约莫寸长的香来对李沐梓说道。

  随着香火燃起,吴楸婷就觉得有一股透凉的东西,顺着她的五官往外涌动着。我见时机已到,手中猛一发力。

  “啪嗒!”一声,几团漆黑的黏液从吴楸婷的五官内掉落在地。随后纠结到一处,翻涌着就奔桌上的香火而去!

  “就是这东西差点害了你!”我摸出一张道符,啪一声贴到黏液上面,然后抬头对掩嘴作惊骇状的吴楸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