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26章 蛀虫
  “省里说,还会扶持三年!三年后自生自灭!真是举步维艰啊!”小城某大型钢铁企业,总经理办公室内,邓建国敲打着桌面对身边的副总说道。

  “大趋势如此,你我也无能为力。前年扩建,我们对形式盲目乐观了。”副总轻叹一声说道。

  这家钢铁企业,建立于1958年。整个厂区是那一代人一锹一锹的挖出来的。从最开始的年产几十万吨钢,发展到现在年产600万吨的规模,倾注了几代钢厂人的心血。用一句调侃的话说就是:献完了青春献子孙!虽然和首钢宝钢那种巨头比起来,它不算什么,可是当年整个小城的税收,它也曾经撑起过半壁江山。

  时过境迁,从90年代后期开始,厂子就开始走起了下坡路。曾经辉煌一时的厂子,在大气候的影响下,每况愈下!那身曾经让人羡慕,让钢厂人自豪的土黄色工装,如今也变成了让人另眼相看的装束。是的,穷!穿着这身工装的人,在他人眼里就代表着穷鬼,下等人!

  在论坛上,甚至有小城本地的人在嘲讽他们的同乡:一群穷鬼,除了污染环境,什么贡献都没有!或许有一天,别人用同样的语气对他说:一群蛀虫,除了上网喷人浪费电,什么贡献都没有。他才能明白,他如此喷人的时候,他人心中的感受吧!

  钢厂人的性子淳朴,懦弱。甚至可以用逆来顺受来形容。几代人,工人加上家属,已经达到了五万之众。他们生在钢厂,长在钢厂,工作在钢厂。很多人到最后,死在钢厂。他们的工资,从60年代的19块钱,一直拿到现在的2600!多也好,少也罢,他们从来不会去争些什么。他们在现在的人眼中,就是一群傻B,因为不懂得为自己争!可就是这么几万个傻B,撑起了小城60年代到90年代前期的税收和经济发展!

  “宽厚板那边,全部停产吧!几个亿下去,一直没有正常生产过。这条生产线,不是从德国进口的么?”邓建国看着手里的报表,皱着眉头问副总道。生产线是副总当初亲自去德国买回来的,为了这条生产线,他甚至前后去了六次法兰克福!邓建国就不明白了,考察了这么久,花费了那么多钱的生产线,怎么连个正常运行都做不到呢?

  “好吧,我去召集中层干部们开个会。宽厚板厂就从下周开始停产大修算了!”副总闻言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说话就要回自己的办公室!

  “邓总,虽然厂子不景气,可是我建议对职工们的培训工作还是要如期进行下去。现在的职工,文化素质太低了,根本不会操作新设备!”走到门口,副总回头对紧皱着眉头的邓建国说道。

  “同意,你去安排!”邓建国点了支烟,靠在老板椅上缓声道。是的,德国的设备自打运回来,从安装调试开始就屡屡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邓建国也认为应该对职工们进行培训,不然光有先进的设备却没有匹配的操作者,宽厚板就得永远这么停下去。那可是几个亿堆起来的厂啊!

  “王总,邓总又不愉快了?”回到办公室,办公室主任余小丽走到王维汉身前低声问道。

  “是啊,又为了宽厚板的事情不愉快咯!”王维汉一把将余小丽搂进怀里上下其手着道。对于这个女人,他有着特殊的欲望和好感。因为这个女人,在伺候他的时候,什么招儿都肯使。甚至有一次在法兰克福,他们还在酒店露台上来过几盘!

  “管他呢,三年以后,就算厂倒闭,也是倒闭在他手上。这个黑锅啊,他是背定了。谁让他那么不长眼,人家把钱都捞走了,他还敢来接这个烂摊子。反正啊,人家捞得,你也捞得!再捞两年,咱们就辞职享福去!”余小丽吃吃笑着,扭动着身躯迎合着这个能给她荣华富贵的男人道。

  “傻!辞职干什么?买断,咱俩加起来也能搞20万呢。这钱,不要白不要!”王维汉手里使劲捻动着,嘴里轻声笑道。

  “噗嗤!你特么真贪!”余小丽伸手握住了王维汉的第五肢媚笑道。

  “来,用嘴!”王维汉将女人按到身前跪下道。

  更_新最}快;,上l

  “大姑娘美滴那个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了轻纱帐……”等到下午下班,余小丽扭动着身子哼着曲儿走到一辆全新的甲壳虫跟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这是王维汉给她的礼物,她很喜欢这辆车!

  “哟,余小姐又来洗头发?”把车开到一家高档的发型屋门前,才一下车,老板就亲自迎了出来!

  “洗洗!麻利点儿啊!”余小丽将车钥匙扔老板手里,完全把他当做是代客泊车的侍应生一般使唤着。

  “余小姐来了,麻利点儿啊!”老板接过车钥匙,冲店里喊了一句!

  “余姐,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人家怪想的呢!”一个皮肤白皙,打着耳钉,舌钉的娘炮走过来替余小丽拿捏着肩膀说道。

  “你是想姐啊?还是想姐的钱啊?”余小丽反手捉住娘炮的手掌,一边揉捏着一边问道。

  “都想可以么?!”娘炮左右看了看,伸手从余小丽领口探了进去道!

  “姐,今晚要不我陪你啊?”娘炮伏下身子,在闭目享受的余小丽耳边轻声道!

  “今晚没空,姐今天上班累死了,改天吧!”余小丽从坤包里拿出十几张土豪金来,塞娘炮手里说道。

  “那可说定了,过几天我可给姐打电话的!”娘炮把钱揣兜里说道!

  “行了,今天实在累。快给姐把头发弄好,我要回去休息了!”余小丽拍拍娘炮的脸催促道!

  “好嘞,我麻溜的给姐弄!”娘炮知道什么时候该撒娇,什么时候该听话。挽起袖子,将椅子缓缓放倒在洗头池边沿。调节好水温,抹好了洗发水以后,就开始为余小丽洗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