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31章 老熊的怨言
  +"mn

  “活着的放着不查,先查死的?你是怀疑......”刘建军听我这么一说,当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就是你所理解的那个意思。”我很肯定的对刘建军说道。

  “好!就这么办!”刘建军说完将电话挂断,转身就照我的建议去安排了。

  “1800人,死亡的只有一个。死者名叫熊天明,江城市人,现年50岁。据调查,在一周之前于江城家中跳楼身亡。据邻居们反映,跳楼原因是因为单位裁员。”过了几日,刘建军再度把我叫到局里。许海蓉拿着文件夹,在那里一字一句地向在场所有人宣读起调查结果来!

  “熊天明,难道就是那个老熊?”我听着从许海蓉嘴里念出来的调查结果,单手撑着下巴在那里说道。

  “老熊?你认识这个人?”坐在我身边的刘建军闻言急忙问道。

  “不认识,只不过一周之前我在江城的时候,目睹了他跳楼的过程。当时我听见有人喊他老熊!”我将老熊跳楼的过程对刘建军细说了一遍,包括最后我脱下T恤将他的脸遮挡起来的细节也一并告诉了他。

  “一起去趟江城,找熊天明的家属谈谈?”要想知道熊天明到底为什么跳楼,最好的办法是去他的家里和他的家属谈谈。因为很多话,他不见得会跟别人说,但是一定会跟自己的老婆说。

  “去吧!”我点点头决定和刘建军一起去老熊的家里看看。

  “小伙子,你怎么来了?”当天赶到了江城,来到熊天明的家中。敲开门后,老熊的老伴儿一眼就认出了我。事隔多日,当时不过匆匆一瞥,想不到她居然还能认出我来。

  “来看看老熊,您节哀!”走进老熊家中,正当门的位置摆放着他的遗像。我走到遗像前头,冲遗像打了个稽首。然后从桌上拿起一支香来点燃了,插进遗像正当面摆放着的那只香炉中。随后回头对面含感激的妇人说道。

  “谢谢,谢谢。你的衣服,我给你洗干净了。”熊天明的老伴儿连连向我还着礼说道。

  “关于老熊被裁员的事情,您了解多少?他休息回家,有没有在您面前提过厂子里的事情?”简单地寒暄了几句之后,刘建军找了个机会开始询问起来。

  “您是?”熊天明的老伴儿很警觉,看着素不相识的刘建军在问她关于老熊生前的事情,马上反问起刘建军的身份来。最近来她家打听这些事情的人不少,其中有一部分是记者,有一部分是某些单位的。总而言之,大家都想从这件事当中得到自己想要的。记者想从里面挖出一则轰动的新闻,而某些单位则是不想让这件事在社会上引起过激的反应!熊天明的老伴儿不想掺和到这么复杂的事情当中,她只想安安稳稳的守着孩子过自己的小日子。

  “我是小城公安局的,关于老熊同志的这次事件,我们需要和您谈谈。您放心,今天的谈话内容我们不会泄露给任何人。”刘建军掏出自己的证件,送到熊天明老伴儿的手中对她说道。

  “老熊,在厂子里做了30年!”老熊的老伴儿迟疑着看了我一眼,直到我微微向她点点头,这才缓缓开口道。对于我这个愿意脱下自己的衣服,去给一个陌生人遮挡遗容的人,她心中饱含着信任和感激!正是基于这一点,她才愿意开口对我们诉说。

  “年轻时候的老熊,肯干,肯吃苦。基本上年年都是先进。他不止一次对我说,他要凭借自己的双手干出一点成绩来。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失去了当初的那种雄心。取而代之的,是回到家中谈论着厂子里的各种不公平。他说,他们分厂,总共才900个人。可是各级干部,就有270多人。平均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干部。老熊说,以前想要得到提拔,只需要踏实工作就行了。现在人家只需要走走门路,或者松松裤带就能胜过他苦干几十年!”老熊的老伴儿起身给我和刘建军各倒了一杯开水,然后坐到小凳上缓缓道来。

  “出事之前,老熊在家里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吗?”刘建军闻言轻叹了一声,随后轻声问道。

  “异常的举动,我不知道算不算。就在老熊走之前的那天晚上,他看着报纸忽然在那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没有那个本事,上位了也是个害人的货!我当时问他在抱怨什么?老熊说厂子里的一把手,只知道盲目扩建,丝毫不顾及现实的情况。钢铁企业现在形势这么差,他还敢那么往外砸钱,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这么下去,到最后会把厂子玩垮的!”老熊的老伴儿抹了抹眼角的泪花,转身看着老熊的遗像喃喃道。

  “基本上,老熊对我说的就是这些。”稍过片刻之后,等情绪缓和了一些,老熊的老伴接着开口道。

  “这些已经足够了,打扰您休息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再来看望您!还望保重身体,多向前看看。”我和刘建军听到这里,对视了一眼起身向她告别。

  “我打电话让人24小时盯着钢厂的一把手,我估计要真是老熊回去报复的话,下一个目标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他了!”从老熊家里出来之后,刘建军拿出电话说道。

  “要真是老熊,你们去了也没用!好吧,咱们做两手准备。你派人暗中盯着那个谁,我回去之后也过去帮忙。”我一抬手准备阻拦刘建军,随后一想,由他去吧!要不然啥事都是我做了,他会很没有存在感的。

  “咱们辛苦一下,今天就赶回去。等事情完了,我请你吃饭!”刘建军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室内,他回头对我说道。

  “走吧走吧,吃饭就算了。和你吃饭,就没个不出事的。为了以后能消停一些,咱俩还是别在一起吃饭了!”我坐进车里,摇下车窗点了支烟道!

  “那是因为你太衰,怎么赖我头上了?”刘建军发动汽车向前开去道。

  “你特么才衰!”我在车里和他斗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