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35章 及时雨
  当夜,我提着金元宝和纸屋走到距离家中不远的一处空地上。画了个圈儿用纸钱引着火,开始焚化起这些物事来。

  “十八爷,你那忧郁的眼神和欷歔的胡渣子,无一不深深地吸引着我。可是我们熟归熟,这过夜钱也是要给的吧?”就在此时,在青楼之中,十八正被俩妹子拉扯着不让离去。

  “额,最近实在囊中羞涩,可否宽容两日?两日之后,我必定还钱!”十八摸出身上仅有的两个铜钱看了看,摇摇头又塞回腰包里对那俩窑姐儿拱手道。

  “十八爷您是堂堂的狱长,该不会是想赖账吧?姑娘们赚几个皮肉钱不容易。整天迎来送往的,还得陪着小心,陪着笑脸。十八爷,今儿您要是不把账给清了,恐怕您出不去这门。”一膀大腰圆的老鸨子见手下的姑娘和十八拉扯起来,走过来一甩帕子说道。

  “你在威胁我?”十八本来不欲生事,想着过两天等金元宝到了,一并把过夜钱给结清。可没想到这老鸨子居然敢这么对他说话,十八是谁,那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闻言就伸手准备拔剑,可是摸到腰间却摸了个空。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宝剑之前早已经抵押在青楼里了。

  “虽然十八爷是狱长,在这片地界上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可凡事也要讲个法度,讲个道理。青楼是买卖,不是善堂。您来捧姑娘们,姑娘们必会扫榻相迎。可若是说十八爷您是来瓢霸王鸡的,就算闹到十殿阎罗甚至双王那里去,妾身也必然奉陪到底!”老鸨子眼角闪过一丝讥讽,伸臂拦住十八说道。

  “过得两日,等我朋友把银钱汇来,必然还你的钱。老鸨子如此目中无人,咄咄相逼,就不怕今后我不再登门花销?”有钱男子汉,无钱汉子难。饶是十八这种狠人,眼下也只有咬牙忍下这口恶气。官阶在身,若是把事情闹大,势必会坏了名声。

  “十八爷,这话还是等您有钱之后再说吧。”老鸨子断定十八无钱,于是冷笑一声甩了甩帕子道。

  “俗话说表子无情,戏子无义,这话真真不假。十八大人以前可是在这里长住的人物,为了这么几个银钱就被老鸨子如此刁难。老弟,看来我们以后也要悠着点儿了啊。”围观的瓢客当中有人如是说道。

  “哼哼,好得很。今日十八就算砸锅卖铁,也会将欠你的钱还上。诸位有认识十八的老少爷们儿,这是我的腰牌。今日某厚颜向诸位讨个人情,有谁腰包宽裕的,暂且借我个百八十两银钱了了此账。待到我朋友汇款之后,某必加倍奉还!”十八看着得势猖狂的老鸨子冷笑两声,随后解下腰间的腰牌举起来大声说道。

  “这......”一见十八要借钱,那些个瓢客们纷纷向后闪去。不是他们没钱,而是打阳世时他们就知道,现如今欠钱的是爷爷,借钱的反而成了孙子。加上十八官阶在身,借了之后他要是赖账,谁敢去问他要?

  “十八爷,十八爷可在?”正在十八为难之际,打青楼门外窜进一身穿皂白褂子,脚踏薄底短靴的小鬼来。一进门,就扯着喉咙在那里高声喊叫起来!

  “嚷嚷什么?我在这里!”十八回头一看那厮,觉得面生得很,一抬手对他招呼了一声道。

  “哟喂,敢情十八爷您在这儿呐?小的是冥府钱庄的,刚才十八爷账户上可是多了黄金2400锭。掌柜的吩咐小的来找十八爷,想问问爷的意思。看看是不是把这笔钱,继续存在钱庄。当然利息的事情是不会让爷吃亏的,稍后我家掌柜,会在城中醉鬼楼设宴和爷您详谈!”那小鬼谄媚着走到十八身前,矮下半个身子搁那儿说道。一席话出口,当时就让整个青楼里看热闹的老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黄金2400锭,那得狂瓢滥赌多少时日才能花完啊?他们心中纷纷盘算起来。恨不能此时扑上前去,喊十八一声干爹方才称心如愿。

  “存与不存的咱们稍后再说,身上带钱了没?先借我百八十两把账给结了!”十八闻言脸上笑得跟菊花儿盛开似的,一伸手对那小厮说道。

  “就这地儿,也敢拦十八爷?这尼玛是何等的卧槽。要账是吧?明儿自己个儿去冥府钱庄拿去。爷,您跟小的来,掌柜的还在醉鬼楼等着您呐!”小厮问一抖长褂下摆,瞪着眼就冲那目瞪口呆的老鸨子趾高气昂道。随后回头对十八将身子一矮,抬手虚引着十八向门外走去。

  “哦呵呵呵,这风水,尼玛也转得太快了!”十八走到门外,回头看了看窑子的招牌,放声大笑道。随着他的笑声,老鸨子觉得自己的身上一阵透心的凉!

  “人来!”十八站在当街大喝一声!

  “大人!”随着话音落地,几个鬼差兀地出现在十八左右抱拳道。他们正在狱里当值,忽然听闻上官的声音在耳边炸响,赶紧慌忙不迭地赶了过来。

  “本官怀疑此间窝藏逃犯,尔等拿我腰牌抽调差役前来盘查。一定要好好儿的查,仔细的查!”十八说完将腰牌扔到几个鬼差手中,拂袖扬长而去。

  “爷,爷,您这话儿怎么说的......”老鸨子一听,当时就瘫在地上。稍后回过神来,连滚带爬追出大门高声喊道。

  “爷爷,眼看天气渐冷。孙儿准备找个避风的地方搭盖一间房子,好让您有个安身的地方。”在一处简陋的客栈中,肖云摸出身上为数不多的几两银钱对爷爷说道。阴司和阳间相差仿佛,俱都生活不易。就算他省吃俭用,也仅仅是勉强租的起这间四处漏风的柴房来给爷爷住。

  $!%正版首z发

  “能省则省,盖房子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爷爷将身上的薄被裹了裹,笑着摸了摸肖云的头说道。他知道肖云不曾有半分懈怠,每日都在努力想办法挣钱。无奈地府通货膨胀得厉害,挣的钱永远跟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至于房子,他压根就没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