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40章 由北而入
  “那算了,还是你费心给我送家去吧。对了,你知道我家在哪?别给送乡下去了!”我见沈从良这么说,随即将带剑装B的想法给打消了。

  “知道,颜品茗女士在十五分钟前出门,五分钟前抵达品茗小筑…对了,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刘建军开车去你家门口转了转,现在调头离开…”沈从良发来的信息让我后脊梁起了一层毛汗!

  “你别紧张,这只是在你执行任务期间组织上给你家人的一种保护措施。等你执行完任务之后,负责保护的人自然会撤离。而且他们并不会去打扰你家人的生活!”沈从良似乎通过短信感觉到了我的情绪一般,随后安抚起我来!

  “既然已经抵达目的地,剩下的事情就看你自己的了。手机随身带,方便联系。同时里面有定位系统,可以让我们知道你在哪。”沈从良发完这条信息,就没有再搭理我。而我则是起身向房东讨要了一张长白山风景地图,洗漱了一番之后,坐在屋里开始研究起附近的地形和进山的路线来。

  “不能打无把握之仗,地形不弄明白,万一迷路了呢?万一过界跑到朝鲜了呢?到了朝鲜万一碰上金三胖了呢?”坐在一动就吱嘎作响的椅子上,我手捧地图开始浮想联翩!

  “北坡,西坡,北坡,西坡!”人生地不熟的,看着地图不多会儿工夫,我就在屋里纠结起该从哪边上山这事儿来。到最后,我使出了读书那会儿做判断题的必杀技。摸出一个硬币,字面儿去北坡,徽面儿去西坡!

  “好吧,北坡!”将硬币在桌上一转,等它停下来之后,我看着朝上的字面儿,终于拿定了主意!

  午饭是在农家小院里吃的,冷面加泡菜。吃饱喝足,我背着背包,将长剑横放着包上就出门拦车准备上山。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才抵达了北坡的售票口。付过车钱,将打车的票根揣兜里。又花了125块钱买了张联票之后我这才迈步向山上走去。山脚处的路修得不错,也有许多环保车在那里等着准备上前的游客。不过我没打算坐车上去,因为我不是来旅游的,坐车或许会让我和目标擦肩而过。

  “喂,你的剑挺不错,能给我看看吗?”步行上山的,只有我一个人。反倒是下山的人有不少,一个汉语不怎么流利的年轻人从送客下山的车上下来,走到我的跟前问道。我不知道他是哪国人,但是我能看出来他不是中国人。看了他一眼,我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看一看有什么关系呢?你们不是不允许携带管制刀具出行吗?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景区的,但是你不给我看看的话,我想我会去报告给景区的警察,说你带管制刀具进景区。”见我不搭理他,那人紧赶几步跟我并肩走着道。

  我素来吃软不吃硬,更听不得威胁。而且现在威胁我的,还是一个不知道是从哪个犄角旮旯儿来大中国旅游的外国人。我侧过身去看了他一眼,然后一伸手一个一剑化三清打在他脸上。趁着他发懵,向前迈了一大步,抓住他的胳膊一个背摔将他撂倒在地。

  “欧,猜你是功夫!”一金发老外带着自己的婆娘站在远处目睹了这一幕。随后连连点头,拍着巴掌说了句。

  s《更√#新,最快Wt上k5'

  “你猜对了!”我将背包颠了颠,对他耸耸肩笑道。对于不找事的老外,我们要以礼相待,让他们体会到泱泱大国国民的热情好客。对于那些来找事的主,一个字,揍!四个字,揍翻在地。十个字,揍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别特么以为说着鸟语就能在咱们面前装B。要装也只能去那些见了老外,就跟见了他爹似的人跟前装。

  “刚才不算,那是你偷袭。有本事咱们再来,你输了把剑给我怎么样?”那货趴地上,老半天才醒过神来。摸了摸脸上火辣辣的巴掌印子,翻身起来摆出一副跆拳道的架势来冲我喊道。

  “傻B!”我瞅着那货说了声,然后转身向山上走去。

  “端午节是我们的,屈原是我们的,白头山是我们的…啊呀!”那货见我揍完人就想走,就开始在那振臂高呼起来。才喊没几句,就看见一半大小子捡起一砖头拍他脑袋上。看着转身跑远的半大小子,我心生无限感慨:少年强,则中国强!

  一路渐行渐远,一直走到天黑,我终于脱离了大路来到一处峡谷之中。峡谷处于一片巍峨的崇山之中,四周围尽是参天的大树。森林中的野草和植物,具都有齐腰高。峡谷里湿气甚重,向里走不几步,我的外套就被露水给打湿了。

  “呱,咕咕咕!”一阵夜枭鸣叫的声音从树杈上传来,给安静的峡谷更是增添了几分让人忐忑的感觉。

  我停下脚步,将背包从背后解下来,从里面拿出一瓶水和一个面包来开始进食。我决定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过夜,等天亮了再继续前行。吃完东西,我将背包重新背回身上,在左近找了棵树枝繁密的大树爬了上去。在离地两米左右的高度,我找到了一根足以支撑住我体重的树杈半靠在上面。

  “就这样吧,天亮再走。”我左右活动了下身体,确定树杈不会折断之后,这才缓缓闭目养神起来。

  “栀子,这一年辛苦了。等回去之后,我一定会替你请功。”在峡谷的另一头,一个身穿黑衣,把自己藏在夜色之中的男人正认真地对身边那个看起来只有20来岁的女人说道。

  “为了大日本的未来,个人的辛苦又算什么呢?小次郎君!”名叫栀子的女人穿着夜行衣,伏下身子轻声道。

  “樱小路栀子,佐佐木小次郎,你们两个又在聊天?让先生发现,又要罚你们了!”说话间,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两人的身前警告着他们道!

  “哈伊,给您添麻烦了,今后不会了!”两人闻言齐齐趴伏在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