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61章 封印
  “此洞在我离去之后,会封印起来。这里会有专人守卫,但有贸然闯入者,后果会很严重,稍后还要麻烦你带手下的弟兄对附近的乡民进行宣讲。”我走到洞口前头,站定脚步又对刘建军嘱咐着。

  “这个没问题,我会让辖区派出所挨家挨户进行宣传,然后还会贴通告。只是,这个地方是要地方部队来看守还是......”刘建军站在我身后轻声道。

  “专人,专门干这个的人。你就别打听那么多了,明天他们就会来接手这里的一切事物。”我回头看着刘建军笑了笑说道。

  “看来你现在,应该也属于专人那个行列了吧?我就说你怎么坐着直升机就过来了呢。还有上次你重伤住院,一直守在你身边的那个老头子,是叫什么从良来着的?他也应该是专人吧?”从我的话里,刘建军听出了一些隐含的意思。只是对于沈从良,他却只记住了那个从良,而把人家的姓给忘了!

  “沈从良,人家姓沈!你看你脑瓜子里想的都是些啥?就记得从良了。”我没有承认刘建军的猜度,只是开口在那里调笑着他。我相信很多事情,我不说他也能明白,毕竟他干了半辈子警察。

  “帮我准备一张供桌,我有用。香烛在乡下应该好找,帮我买一些来。”不等刘建军开口反驳,我接着又对他说道。

  “那边的武警同志们来帮个忙,帮我找块方圆这么大的石头过来,咱们把洞口给堵上。”等刘建军去安排警察帮我买香烛借供桌之后,我又对洞口附近排列成两排的武警战士们喊道。一边喊,我一边用手在洞口处比划着。

  人多力量大,武警战士又不比一般人。人家是常年在队伍里锻炼出来的人,膀子上有的是力气。不多会儿工夫,众武警就肩扛手拽的帮我运来了一方大小跟洞口相仿的石块过来。一二三喊了声口号,砰一下就把洞口给堵上了!

  “辛苦辛苦!”我从身上掏出烟来,挨个儿给武警战士们上起了烟。几十号人,我这一盒烟肯定打不住。一转身,随手从站在身后的某人兜里掏出一盒来,继续在那里跟人道着谢!

  “唉,那是书记的......”一个秘书模样的人张嘴正要喊,却被书记同志一抬手给拦了下来。

  :看正版》章/,节66上

  “唉,唉,你要的桌子和这些啥的都给你找来了。好家伙,三更天去敲人家的门...也得亏我们穿着警服...”过了个把多小时,时间已经到了清晨6点,刘建军才一身是水的带着一众警察回到了现场。

  “你这是?”我扯了扯刘建军被水打湿的警服问他道。

  “刘局被一寡妇给泼了......”有警察忍住笑在一旁接嘴道。

  “闭嘴!”刘建军老脸绯红的冲那警察呵斥了一句。

  “泼啥了?”我牵着刘建军的警服,将鼻子凑过去嗅了嗅问道!

  “不知道是洗了啥的水!”小警察说完跳着脚就逃远了!

  “天不亮就洗...?”

  “或许是昨儿晚上洗了没泼的呢,我说你特么怎么就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不放了?”刘建军随口答了句,说完才觉得有些不对。

  “好吧,辛苦了,给我支烟,抽完我开工!”我拍了拍刘建军的肩膀,忍住笑问他讨起了烟来。刚才我的已经发光了,在开工之前,我必须抽上一支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接下来要干的事情,我以前没有干过。

  “清场吧,接下来的事情不适合当着领导同志们的面干!”站在早已经被摆放到供桌前边,我一边抽着烟一边对刘建军轻声道。话我说了,至于怎么去跟其他部门协调那是他的事情。

  “武警负责外围警戒,消防和医疗的同志们可以撤离了。市局的同志留下来配合工作,都散了吧!”也不知道刘建军是怎么跟领导同志们沟通的,不多会儿就见一领导同志站出来安排起了人员撤离的事情。人家能这么配合,或许是跟之前那些迷彩服们的出现有关系?我不知道!

  等到现场只留下刘建军和他的几个亲信属下之后,我念罢香咒点燃了三炷香插进香炉之中。然后从身上摸出父亲留给我的那枚印章,左手掐起三山鼎印托起印章,右手指剑轻压其上,绕着香火顺时针就转了那么三圈。

  “先天无极道,祖师法印真。点神神显圣,镇符符显灵。威力震八方,赫赫万丈光。驱邪伏魔宁,福禄寿安康。无极高真摄...”我口中连连念咒,手中摊开一张符纸,念罢之后仰天深吸一口气喷到印章之上,随后高举印章砰砰砰三声分别在符头符中符尾三处各盖了一下。

  “符贴在洞口大石上,除了人为揭去之外,风雨雷火不动。这也是为什么这里不许乡民进入的原因之一。就是怕他们好奇之下一把给揭开,我今日所做可就成了无用功了!”将盖了印章的符纸贴到石块上,轻轻抚平了皱褶之后我回身有些疲累的对刘建军说道。别小看了刚才我喷出那口气,其中可是饱含了我的精气神。这一口喷出来,我真个人顿时精神就萎靡了许多。

  “哒哒哒!”正说话间,数架直升运输机从远处飞了过来。

  “程小凡,你面子挺大啊,居然能让沈老亲自带队过来帮你做事?”等直升机来到我所在的上空,就看见先后近百人从上面顺着绳索滑落到了地面。穿着紧身皮衣的马悦,晃动着脑后的马尾辫走到我面前扬起下巴对我说道。而跟在她身后的正对我抿嘴轻笑的那位,就是上次在长白山被我救出来的那位。

  “不是帮我做事,是帮人做事。人,你我他,他们,我们!你的,明白?”我揉揉鼻子,眼神不露声色的从马悦胸前掠过道。

  “好了小悦,怎么一见面就掐上了,我还没感谢人家上次的救命之恩呢。上次走的急还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我叫叶星钥,程小凡你好!”叶星钥上前一步向我伸出手来抿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