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64章 回家看看
  “下午我要回乡下去一次!”告别了鲁阿姨,回到家里,颜品茗已经把饭做好了。我端着饭碗扒了口饭咀嚼了两下轻声对她说道。虽然跟乡下的父母还是有隔阂,但是血缘在那里,是避不开也躲不掉的,我决定回去看看他们。

  “去吧,今天回不来吧?”颜品茗替我盛了碗汤,放到我面前问我道。在我去见鲁阿姨的这段时间里她也想明白了,我要做的事情,她压根阻止不了。既然是这样,反倒不如把我伺候好了,让我专心去办事情,别别扭扭的那不是她的风格。

  “路程有点远,今天怕是回不来了。明天中午我会回来,然后晚上陪你看看电视,后天一早就出发。顺利的话,顶多一周的时间我就会回来了。对了,中元节就要到了。到时候你别忘了打电话提醒一下顾翩翩,让她给她老爸烧些纸钱。”我喝了两口汤,放下筷子对颜品茗嘱咐着。

  “好的,我记下了。”颜品茗见我不吃了,也放下筷子坐在那里不动筷子。

  Z《永OR久√(免“…费;看小7`说L“

  “家里有钱吗?给我拿几万,没来得及去银行取。”我点了支烟深吸了一口问她。

  “有,我去给你拿!”颜品茗没有问我要钱干什么,也没有问具体要多少。闻言只是点头应了一句,随后转身向楼上走去。

  “家里有5万!”过没多一会儿,她就从楼上下了来了。走到我面前,将几摞钞票放到我面前轻声说道。

  “我拿走了!”我起身拿了一个挎包,将钱塞进去拉上拉链道。

  “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不许跟那些喝茶的客人勾搭,不许跟小鲜肉眉来眼去......”走到门口,我忽然停下脚步,一回头对跟在身后送我的颜品茗说道。

  “知道了!”颜品茗闻言眼神一亮,然后笑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她面前说这种话,她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三儿?三儿你咋回来了?”坐在中巴车上一路颠簸了几个小时,下车又走了不短距离的山路之后,我回到了乡下的那个家。此时天色已经擦黑了,我推开家门进去,妈妈和大姐二姐坐在堂屋吃饭。听见门响回头一看,连忙惊喜的起身迎了过来问道。

  “想回来看看你们,老头的身体怎么样了?”我走到桌边,看着桌上的炒白菜和一碟子酱菜皱皱眉问道。老头,是乡下的土话,意思是父亲,我知道妈妈能明白里面的意思。人就是这么奇怪,心里承认了,嘴上却始终喊不出那声称呼。

  “还好吧,吃得少,整天就那么躺着。”妈妈替我拂去了裤腿上的灰尘,将我拉到桌边坐下道。

  “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炒个鸡蛋!”看了看桌上寒酸的菜肴,妈妈伸手准备将它们撤回厨房去。家境就这样,关上门吃差点也能凑合,可是她实在不愿意让我看见她的境况。

  “就吃这!”我一抬手拦住了她,然后自己去锅里盛了一碗饭吃了起来。白菜里没什么油水,酱菜早就凉了,咸得让人一阵心疼。

  “上次给你的钱,都用完了?”我扒完一碗饭,接过大姐递来的茶水问道。

  “娘说,想存着以后你娶媳妇用。而且爹的事儿,也得花钱。”二姐见我有些不悦,小意的在一旁解释起来。

  “下次我回来,别让我看见你们过得这么寒酸。咱家没儿子?撑不起这个家了?老头想吃啥就给他买,你们也是,看上什么了就买。对了,你俩怎么回来了?”我将杯子里的粗茶灌完,喉咙里那股子咸得发苦的味道才被冲干净。放下杯子,我点了支烟问大姐二姐道。

  “放心不下娘,我们就回来看看,住上两天!”大姐接过我的杯子,又给我续了一杯茶水说道。

  “婆家没意见?”我磕了磕烟灰又问。乡下地方,讲究的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出去之后,老回娘家会被人家说三道四的。我这么问,是怕两个姐姐在婆家受人白眼。

  “没有,你两个姐夫你又不是没打过交道。老实,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去玩弯弯绕!”二姐连忙开口解释着,生怕我会对她们的婆家有个什么误会。

  “那就行!我今天在家住一晚,明天就要回去。”我闻言满意的点点头。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我琢磨着等回来了,再去两个姐姐家里窜窜门,帮她们镇镇场子!

  “这么急?多住几天不行么?”妈妈从厨房端了一碗鸡蛋面条出来对我说道。她是怕我没吃饱,偷摸着又去给我煮了碗面。

  “有急事要出差,我寻思着在出去之前来看看你们。等我忙完了,再回来多住几天。呐,这里是5万块钱。妈你拿3万,家里有个病人,花钱的地方多。两个姐姐一人拿一万,回去跟你们的公婆说,就说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之前家里困难,多谢他们伸出援手帮家里过了难关。”我接过那碗面条,轻轻放在面前。然后拉开挎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5万块钱来放到桌上说道。

  “这,上次你给的还没花呢。这孩子,妈知道你有钱,可是也不是这么个糟践法不是?”两个姐姐倒是有心将钱收下,这么一来她们这次回去,也能在公婆那里挣挣脸了。可是妈妈不许,将她们已经拿在手里的钱又夺了回来塞我手里嗔怪道。

  “妈,您知道我有多少钱么。行了,别争了,给你你就拿着。”我将钱又分到她们手里笑道。这一声妈,我喊得自然而然。不为别的,就为刚才那碗面条。

  当晚,我们看着电视,随意聊着天,一直到很晚才各自安睡。这一觉,我睡得很踏实。第二天一早,我就起身告辞了。时间不多,隔天我就要出发前往昆仑虚去完成一个前途未卜的任务。

  “出差回来记得回家,土鸡蛋我给你攒着,下回你带回去!”走出去很远,身后还传来了妈妈的喊声。我回头冲她使劲挥了挥手臂,深吸一口气回头踏上了返城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