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374章 入昆仑
  “天寒地冻的,老子憋了一路的尿了!”一个佣兵趁着寻找柴火的时候,走到我藏身的石缝旁边,掏出那被严寒冻得如同蝉蛹般大小的物事,嘴里骂骂咧咧的就冲石缝里尿了起来。

  “!”眼看就要尿到我身上来了,我嘴里喝骂了一声,举起剑鞘对着那货的物事就杵了过去。

  “嗷!”冷不防要害处挨了一击,就见那货捂着物事尿液横流地倒在地上开始哀嚎起来。一剑鞘将那厮放翻在地,我随即从石缝里钻了出来。抬起脚在他身上擦干净脚底沾的尿液之后,猫着腰就向一旁躲闪过去。

  “有人!”听见同伴的惨叫声,几个围坐在一起准备生火取暖的佣兵提枪起身喊了一句,随后端起枪就朝我打了过来。

  “姆呜姆呜!”子弹打在岩石上迸出点点火光,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呼啸声。我一矮身,蹲在一方半人高的岩石后头,拔出长剑就准备和这些佣兵放对。

  “官人别动,让我去!”顾纤纤见那些人举枪压得我抬不起头来,兀一下从我体内钻了出来化作一道阴风直奔佣兵们而去道。

  “哒哒哒!”顾纤纤附身在一个佣兵身上,操控着那个佣兵转身对着他的同伴就是一通连射。

  “你......”佣兵首领胸前被打成了筛子,喷出一口血来。抬手指着忽然倒戈的同伴轻喝了一声,随后仰面向山下的湖泊掉落了下去。

  “我,我,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等佣兵清醒过来,看着眼前被自己打成了筛子的几具尸体。嘴里惊恐的连声说道。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之间就对同伴们开了枪,他只隐约记得,刚才自己是那么的身不由己。

  “啪!”一声枪响!

  “反骨仔,该死!”方才被我杵了物事的那个佣兵,一手捂着裤裆,屈身跪在地上。一手颤抖着举起手枪,将子弹打进了那个被顾纤纤附身的同伴胸口骂道。

  就在他准备调转枪口对我射击的时候,我一个乾坤一掷将剑投掷了过去切下了他持枪的胳膊。而山峰间的那个湖泊此时忽然发出了一道七彩光芒,光芒直逼峰顶,隐约间我似乎看见了刚才坠落下去的那个佣兵首领的身影逐渐湮灭在光芒之中!

  “嗡!”一声响。整个湖泊忽然腾空而起。就当它升腾到跟几座山峰平齐的高度之时,忽然调转了个个头湖面朝下,露出了湖泊背面的景物来!

  一座座山峰呈现在我眼前,山峰之间白云犹如玉带般缠绕在山腰。山上郁郁葱葱一片。细细看去,似乎还能看见一只只青色的大鸟飞翔在其中。侧耳倾听,又似乎有声声虎啸从山中传来。

  一道彩虹从群山中浮现,一头连在群山之中,一头却连在了我所立足的山巅之上。放眼看去,它就犹如一道彩虹桥一般矗立在我的眼前。桥上无数的彩蝶翻飞起舞着,间或有几只翠鸟在其中穿梭往返。

  “官人,这是...”顾纤纤痴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轻轻挽住我的胳膊问道。此时此刻,我和顾纤纤都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过去看看!”我仿佛嗅到了那漂浮在半空的群山之中飘来的花香,沁人心脾的同时也吸引着我的脚步向前走去。

  “看似湖泊,想不到内里却隐藏了这么一番天地。难道这就是眼见为实未必是实的由来?”我牵着顾纤纤的手向那道彩虹走去,嘴里喃喃说道。

  “或许,想要找到昆仑虚,需要一个引子才行?”顾纤纤痴迷的看着彩虹上往返翻飞着的彩蝶说道。

  “你是说,刚才掉下去的那个佣兵?想要找到昆仑虚,需要用生命为祭才行?”我嘴里答着话,抬脚踏上了已经近在咫尺的彩虹桥。

  “我不知道!”顾纤纤随我踏上了彩虹桥,相拥向对岸走去。

  r/Wx首发hS

  “啊!”等我和顾纤纤走过彩虹桥之后,忽闻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声。我两从沉醉中醒过神来回头一看,却见彩虹桥正在急速地消散着。而那个被我切断了胳膊的佣兵,正张嘴惨叫着从桥上跌落了下去。

  “他想跟着我们一起过来,却不料彩虹桥消失了!还好我们没有太过犹豫浪费太多时间,不然此时掉下去的,恐怕也有我们两个了!”顾纤纤眼睁睁看着佣兵跌落下去,手抚着胸前有些后怕的说道。

  “走,峰顶有大殿,那里或许有我要找的人!”我抬头看着巍峨的群山,隐约间发现其中最高的那座山峰上矗立着一座雄伟的大殿。又看看周遭几座山峰,除了山林走兽飞禽之外,似乎并没有任何建筑物的存在,于是我决定和顾纤纤先到那座大殿的所在之处去看看!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踏上了通往大殿的山间小径,一阵若有若无的吟诵声从山间传来。随着吟诵声起,山间的走兽飞禽纷纷停下的动作,安静地待在原地侧耳聆听起来。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我刻意放轻脚步,生怕惊扰了那些走兽飞禽。又走几步,又是一阵吟诵声传来。细细聆听之下,我确认了吟诵声正在从山巅大殿处传来。

  “吾得真道,曾诵此经万遍。此经是天人所习,不传下士。吾昔受之于东华帝君,东华帝君受之于金阙帝君,金阙帝君受子于西王母。西王母皆口口相传,不记文字。吾今于世,书而录之。上士悟之,升为天官;中士修之,南宫列仙;下士得之,在世长年。游行三界,升入金门。”沿着小径直上,又过片刻,一阵让人振聋发聩的吟诵声自山巅大殿中传入我的耳朵。再由耳朵进入我的内心,最后从内心刻入了我的大脑。三五步距离之间,我对道的领悟又精进了许多。